分享:

从暗度陈仓到明目张胆,即将写入日本国家战略的“对敌基地攻击能力”

2022-01-24 09:46 中国航空新闻网 看航空 专栏

2021年12月6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日本国会发表施政演说,表示明年日本政府将修订《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开展“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等领域的讨论和研究,从根本上“加强防御力量”。

这不是日本政府首次提出要开展关于“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的讨论,此前的两届日本政府也曾提出这一议案。

在安倍晋三第二次当选日本首相之后,日本的军备预算和相关法规就开始“大松绑”——在解禁了集体自卫权、通过了“新安保法”之后,安倍晋三又提出了日本要拥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

“新安保法”通过引发了日本民众的游行反对。

什么是“对敌基地攻击能力”?

其实直到现在,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作为执政党的自民党都没有对此给出一个准确定义。根据2013年日本自民党的提案和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可以理解为是对另一国的导弹进行“策源地攻击”的能力,即切断发射源。2020年,日本自民党的一份提案中还提到了“拥有在对方领土范围内拦截弹道导弹的能力”。

此前,由于与日本自民党联合执政的日本公明党反对,安倍晋三和其之后的菅义伟政府都选择推迟了明确“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的进程。但现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上任后不久,就明确地表示,要将“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写入2022年将修订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

“出云”级直升机母舰

虽然迄今为止,日本政府还未正式落地“对敌基地攻击能力”,但从实际行动上看,从2018年颁布“新版防卫大纲”开始,日本就已经开始着手进行“对敌基地攻击能力”所需要的军备建设。这些装备和建设主要包括:

1,改装“出云”级两艘直升机母舰,并搭载F-35B隐身战机。按照日本目前的计划,日本将成为除美国以外保有F-35战机最多的国家。

2,发展防区外空射导弹。日本还计划改良日本产的12式岸舰导弹,使其射程达到900至1500千米。

3,发展高超声速武器。

从各种军备情况来看,日本目前所设想的对敌基地进行攻击的流程如下:

首先由卫星、侦察机等发现对手国家要进行攻击的征兆,并将信息传递到日本,之后日本再借助隐身战机发射远程巡航导弹,或者“宙斯盾”舰发射巡航导弹对敌基地展开攻击。

这也是为何日本近些年来不断加大对隐身战机、侦察机、卫星、远程巡航导弹和盾舰等战略装备的投资和建设。

“买爆”F-35

2011年12月,日本政府向美国订购了42架F-35A战机,将其作为F-4“鬼怪”退役之后的后继机型。到2018年,日本发现自己面临的不仅是F-4退役的问题,还包括F-15的陈旧化问题,因此又追加了28架F-35A。

部署在三泽基地的F-35A

除此之外,日本还计划采购约40架可短距起降和垂直起降的F-35B,与之相匹配的,是对“出云”级两艘直升机母舰进行“航母化”改造。

不过,虽然是“盟友”,但美国卖给日本的F-35绝不是“友情价”。不少日本防务领域的专家,甚至自卫队前高官都对日本“爆买”F-35的行为提出了质疑,特别是采购F-35B——引进F-35B就意味着对“出云”级的改造势在必行。而且F-35B的单价也高于A型。更麻烦的是,由于F-35A和F-35B两种型号的空中加油方式不同(F-35A采用硬式机背加油,而F-35B是软管加油,而目前日本自卫队只有硬式机背加油),这意味着未来日本机队空中加油的方式也要进行转变。

2021年10月,F-35B首次成功降落在“出云”级上。

目前,日本现有的F-35A机队主要部署在日本东北部的航空自卫队三泽基地,目前这里已经有了2个F-35A中队。

将F-35A部署在三泽基地,主要的原因是这一基地主要负责应对俄罗斯方面的潜在空中威胁,相对于其他基地,任务的紧迫性不强,因此日本将其作为F-35最开始的训练基地。

日后,随着F-35交付数量的增加,日本计划未来在日本海一侧的石川县小松基地和日本西南的宫崎县新田原基地分别部署F-35A和F-35B——这些基地可以说是日本对敌的“前线”地区。

增强导弹射程

在导弹领域,日本航空自卫队将为F-35战机引进挪威JSM导弹。JSM导弹射程约500千米。从射程来观察,这些导弹一旦从日本海发射,能够覆盖朝鲜;而从东海上发射,则能抵达中国。也就说,这些导弹实际上已经是具备“敌基地攻击”能力的武器。

此外,近年来,日本开始计划对12式岸舰导弹进行性能改进,使其射程达到400千米,并将其部署到日本九州到冲绳一带的“战力空白地带”。

2021年日本政府确定了进行新型远程巡航导弹开发的方针,该导弹的2021年度预算也由27亿日元大幅增长到335亿日元。这一方针表明,日本防卫省计划改变12式反舰导弹的形状、燃料等,将其作为远程巡航导弹来开发12式反舰导弹的性能升级型,开发时间约5年。

无人机,又娇又贵又得买

2014年,日本政府编列了510亿日元的预算,计划采购3架美国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的RQ-4“全球鹰”无人机用于监视周边地区。

不过,这笔无人机采购计划,从起意到最终敲定,日本也经历了一番挣扎:首先是美国提出涨价“两成”;其次,2019年伊朗在波斯湾上空击落了一架美国海军的“全球鹰”,让日本一度对这一侦察机的性价比产生了质疑。毕竟RQ-4价格昂贵,生存能力却不高,而且日本周边国家的空中力量实力也远远高于伊朗。

尽管有所疑虑,但日本政府也没什么其他选择:在对敌基地攻击的步骤中,侦察机是一个必要的工具,但由于日本自身的无人机产业起步较晚,因此滞空时间超过32小时的“全球鹰”就成为了其必选项。

因此,日本政府依然决定在2021年度采购3架RQ-4无人侦察机。今年4月,首架将交付日本的RQ-4B实现首飞。

太空战,与美国“绑定”

在太空领域,早在2011年日美防长、外长进行“2+2”会议时,双方就提出“将在具有共同利益的太空与网络空间领域加强情报共享”。

2013年,日美又签署了《日美太空状况监视(SSA)合作协议》。该协议规定日美两国具有共同监视太空状况、相互共享情报的义务。

2019年,日美双方在“2+2”会议上宣布,美国将协助日本开发深空雷达。而日本则计划,在2023年发射的日本版准天顶卫星“みちびき”上搭载美国的SSA任务设备。

目前,日本航空自卫队已派遣人员在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学习SSA信号解析技术。根据日本公开的计划,2023年日本将部署用于太空监视的深空雷达。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准天顶卫星的地上基地几乎全部集中在日本的“西南诸岛”——如石垣岛、宫古岛、种子岛、久米岛,而这些岛屿被视作监视中国的最前线。

综合观察近年来日本装备升级的趋势,尽管此前日本政府并没有明确定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并且将其写进相关军事法规,但从其装备更新、部署的行动上来说,日本政府已经在推进其防卫路线进行转向。如果未来真如岸田文雄所言,要明目张胆地将“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写入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或许将意味着日本尝试突破二战后防卫路线的既有规划,未来日本防卫路线将出现根本性转变。

责任编辑: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