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21年,买飞机与造飞机的悲欢并不相通

2021-12-31 09:31 中国航空新闻网 看航空 专栏

客运市场骤变,货运继续扩张

2021年,全球航空客运市场在艰难之中迎来了一定的复苏,航空公司们也在乐观中畅想着圣诞节假期能够创造一个出行高峰,为2022年创造一个美好的开端……但这样的向好之势,在新冠肺炎病毒新变种奥密克戎横扫欧美大陆后戛然而止。

在刚刚过去的西方圣诞节假期中,仅美国地区就有超过3000个航班被取消;受此影响,本周一,也就是12月27日,美股市场上航空公司与旅游相关板块的股价齐齐下跌。

在这样的阴霾下,2022年的民航客运市场会如何?大家期待中的那条昂扬向上的复苏曲线,到底何时会真正出现?只有时间知道。

相比航空客运市场,这一年的航空货运需求则在稳步增长。

一方面,虽然疫情阻隔了人们面对面的交易,却激发了电子商务业务量的猛增。另一方面,以公路运输、海运为代表的传统物流手段因人力短缺而近乎中断。这两个原因联合促成了航空货运需求的猛增。

在美国为例,由于缺少公路运输司机、港口作业人员等人力,传统运输方式的工作周期被一再拉长,并且成本也水涨船高,失去了以往价格低廉的优势。

在这样的困境中,一些原本以海运业务为主的物流公司也开始在2021年投资航空货运,其中不乏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物流公司马士基等物流巨头。

UPS公司自己也表示,疫情时代线上购物所带来的航空货运需求激增,让UPS获益匪浅。

航空货运市场的繁荣,也让波音在2021年中创造了货机订单的新纪录:在已累积获得80架新宽体货机、80余架“客改货”订单后,近日波音又获得了UPS价值42亿美元的19架波音767货机订单。目前,波音货机已经占据全球货机市场的90%。

对于未来,波音也在其报告中乐观预计,未来20年航空货运需求将保持每年4%的增长幅度。

前所未有的抢单和法律战

在波音收获UPS货机订单时,它的竞争对手空客也在36小时内接连拿下3笔新机订单。

其中两笔订单的买家,澳洲航空和法-荷航集团,旗下的中程客机机队以往都以波音机型为主。而这一次,空客不仅“抢单”成功,就购机量而言,法-荷航集团的100架订单更是该集团历史上的最大单笔订单。在百架订单外,法-荷航集团还签署了4架A350货机的意向书。

采购A350货机的新加坡航空在疫情时代下日子并不好过。受到疫情、国境关闭的直接影响,新航客运业务下跌,航空货运业务一度占到其营业收入的三分之二。

A350客机对空客来说可谓是一款意义重大的型号。此前,新加坡航空采购的正是空客A350货机。新加坡航空计划以7架新A350货机订单(以及另外5架增购选项)来取代旗下7架老化的波音747货机。从这个角度来说,空客冀望A350货机能够撼动甚至打倒波音飞机目前在货机市场上近乎一家独大的地位。

而法-荷航集团的这一意向订单,或许对空客A350来说,是一次关键的用户“投票”。

一张未注明日期的图片显示,这架被卡塔尔航空监管机构停飞的卡塔尔航空A350,机身出现油漆剥落、开裂,并漏出了涂装下的机身铜网。

但关于A350的并不全然是好消息。在8月的早读中,我们关注了一则卡塔尔航空公司的新闻:因“发现机身蒙皮加速老化”,卡塔尔航空公司停飞了A350。

随后卡航便就此问题与空客之间交涉了多个回合,梗概如下:

空客表示,A350蒙皮的这一表现只是个别情况(受当地气候因素影响)、不会影响飞行安全,并出具了EASA的调查结论书。同时,空客表示可以提供维修、重新喷漆等解决方案。

但卡航则表示其他家航司旗下的A350也出现了类似问题,如果持续发展下去,这一问题可能会严重到影响飞行安全,并且不接受维修方案。

空客直斥卡航这一结论是对其产品的“恶意中伤”,考虑诉诸法律手段。卡航则更强硬,直接提交诉讼,要求对簿公堂,“伦敦高等法院见”。

这场本来只是“口水战”的对战,现在进入了“法律战”层面,或许2022年,我们能看到其终篇。

卡塔尔航空在斥责空客A350后,转而支持波音的777X货机。媒体报道,卡航正在计划采购35架波音777X货机。

失去的工程师文化,何日重拾?

一些媒体分析指出,法-荷航集团之所以下单空客客机,部分原因是波音787的交付一再拖延。

2021年的“梦想客机”确实让波音有些许“梦碎”之感:从发现波音787机身上钛合金部件存在问题后,其生产制造环节上暴露出的问题越查越多……最后,FAA不得不明确表态将加强监管。受此影响,波音787总装线在2021年一整年内近乎停产。

华尔街日报以此为题报道了波音公司文化的问题:“当波音公司在737MAX上将利润置于质量之上,结果是悲剧的”。

但美国方面的检查监管并不是故事的终章。临近年底时,意大利检方发布调查报告,表示意大利MPS公司在最近5年内为波音787生产的零件中,有4000多个存在缺陷。

正如多家媒体报道的,这则新闻似乎又一次印证了,由于将利润置于质量之上,波音的产品与企业文化正江河日下,背离了曾经的工程师文化、抛却了完美主义的初心。

意大利MPS公司。意大利检方在调查中指出,该公司“以次充好”,使用的材料在机械和结构强度性能都远低于钛合金,而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节省成本。

一个具体的表现是,波音在客机生产制造环节上的转包是以利益最大化为导向的层层转包,最终的生产商只有一个关键指标:便宜。在此次关于意大利供应商的新闻中,波音先将787的机身生产转包给了意大利莱昂纳多公司,而莱昂纳多又将787机身的第44和46部分转包给了MPS公司。

恰如电影《黑客帝国》中的一幕,选红色药丸,还是蓝色药丸?航空巨头如波音空客也面临这样的抉择:是选经济回报,还是保证质量?是造新窄体机,还是再一次升级波音737?

彭博社在一则报道中如此“拷问”波音:当一家“伟大”的美国公司选择经济回报而不是质量时会发生什么?是选择让波音737退役,推出全新的替代机型?还是选择对波音737再做一次升级?

这一组抉择的本质,是花200亿美元(搞新机),还是只花25亿美元(改旧机)?显然,最终波音的选择是推出“新的”737MAX8。这款飞机“新”在出奇大的发动机吊舱,和一款名为MCAS的软件程序,而这一切成了后来血色故事的开端……

资本与大众期待的里程碑时刻……

由发动机巨头罗·罗牵头的全电动飞机“创新精神”在2021年9月首飞,并在随后的试飞中创造了623千米/时的全电动飞机飞行速度纪录。

亦如去年的年终篇所言,2021年的天空依然毫不“赛博”。

电动飞机、飞行出租车、氢能源、零排放、超声速客机等近年来高频出现的“新概念”,虽然在2021年中发生了一些后续,并且得到了空客、巴航工业、罗·罗等行业大厂的持续支持和跟进,但这些距离我们最期待看到的跨时代景象,依然相当遥远。

2021年内,多家主打eVTOL、电动出租车概念的航空类公司在华尔街敲钟上市。但表现依然有待观察:资本市场的宠儿是否能真正成为技术变革的推动者?

展望2022年,在“绿色经济”大趋势之下,航空业界依然将继续追求更低的燃料成本、更低的碳排放(“脱碳”乃至零排放)。但不论是初创企业、或是老牌航空制造企业,都依然需要工程师文化的光芒和理想来推动这一次的技术革命,才能成就继喷气式飞机之后的再一次航空技术大变革。

近日,媒体报道,“蓝色粽子机”X-59静音超声速技术飞机(QueSST)正从洛·马的臭鼬工厂转运到德州,即将进行结构方面的测试,这算是这一轮超声速客机复苏大潮中的一朵“前浪”。

站在即将进入2022年的门槛上,我们大声呼唤脚踏实地的工程师文化能够深度浸润全球航空业界,抵御资本的不良侵蚀,让安全、先进、绿色的理念引领航空技术与产业界的良性发展。

责任编辑: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