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澳大利亚政府推动国家国防制造领域优先事项发展简析

2021-09-14 16:30 中国航空报 CAN译讯 专栏

MM.jpeg

波音澳大利亚公司在澳国防部项目安排和资助下研制的“波音空中力量编组系统”无人僚机,2021年3月2日在武麦拉试验场完成首飞。

II.jpeg

2015年6月,皇家澳空军的KC-30A大型加油机(空客公司的A330MRTT多任务加油机/运输机)为E-7A“楔尾雕”预警机提供空中加油。

PP.jpeg

2021年4月,皇家澳空军的E-7A“楔尾雕”预警机与美空军F-22A隐身战斗机在“太平洋利刃”21演习中。

q4.png

皇家澳海军的采购的MRH-90“太攀蛇”多用途直升机。

3月31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发布了《国防领域国家制造发展的优先事项路线图》,旨在确定澳大利亚国防领域优先发展事项并提出未来发展愿景。

《路线图》的发布背景

2020年7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了《2020年新版国防战略》和《2020年军事力量编成规划》两份文件,提出要提高国防能力,为自身安全承担更大责任。2020年10月1日澳政府发布《现代制造业战略》,从资源技术与关键矿物加工、食品、医疗产品、回收与清洁能源、国防,以及太空六个方面,分别确定了优先发展领域,并提出了相应的发展建议,目的是帮助澳制造业扩大规模、提高竞争力和增强产业韧性,同时着眼于未来,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此次发布路线图,是澳政府在响应新版国防战略提升自身国防能力的同时,将国防工业确定为国家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概述了国防制造业的发展机会,制定了发展计划,以期实现其拥有“领先世界的国防制造基础”的愿景。

《路线图》的主要内容

该路线图于2020年10月由澳国防行业专家组成的工作组牵头制定,得到了来自澳政府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国防部、工业部、创新科技部等机构/部门技术专家的支持,并广泛听取了工业界的需求。该路线图主要针对未来两年、五年和十年制定了澳国防领域国家制造基础与能力发展的清晰目标,指出关键的发展机遇,并提出了相应的指导性行动方针。 

1.提出未来愿景,明确发展机遇未来发展总体愿景是:建立可为澳国防军提供具有国际竞争力和世界领先水平的国防制造基础。其中包括与更多数量的中型企业建立长期供应商关系,同时增加与小企业的接触力度等,从而为澳大利亚提供更强大的制造业基础,维持更高的国防工业水平。

澳政府和工业界拟逐步扩大国防制造业投资,并分别制定了两年、五年和十年的发展愿景。两年愿景是:为制造商投入更多资源来解决国防优先事项和其他市场机会,改善其在国防生态系统中的联系。五年愿景是:为澳企业提高先进制造能力,更多地参与国防供应链。规模较小的制造商扩大规模,增加中型国防制造商的数量。十年愿景是:为越来越多的澳企业协助当地以及国际的国防供应链,更多的澳创新和知识产权服务于澳国防军和其他市场的产品。

基于以上发展目标,该路线图分别从以下三个方面,提出了关键发展机遇。①国防方面:主要是利用政府集成新兴技术和实施规模化产品及组件制造的投资和承诺,例如无人机、特殊军用设备(包括夜视镜和战斗防护设备等);②国际方面:主要是与战略伙伴们一起扩大能力以服务于新的和现有的产品及组件出口市场,例如,装甲车、先进雷达系统、巡逻艇等;③跨行业应用方面:该领域的特点是多样化,例如包括传感器网络在内的太空域感知设备、包括诊断工具和个人防护设备在内的医学对策等。

2.确定未来两年、五年和十年内在三个方面的发展目标

该路线图指出,澳政府需与工业界积极合作,并支持其参与澳国防制造业建设;同时利用其对国防重点领域的投资,增加国防制造商的数量,以争取更多国防工业及其他行业的出口机会,并在国防、国际和跨行业应用三个方面制定了具体的发展目标。

国防方面的目标。到2022年底,一是在有助于或配合澳国防军所需能力的项目上投资,打开商业化机会;二是对技术投资,发展自身国防能力;三是加强合作,让更多的企业参与到国防供应链中。到2025年底,一是澳国防制造商需通过大型项目提高自身能力,满足政府需求;二是提高中小型企业在国防供应链的参与度。到2030年底,一是提高自主知识产权在国防产品中的使用比例;二是大中型国防制造商在本土进行高价值活动。

国际方面的目标。到2022年底,积极寻求潜在的伙伴国家。到2025年底,生产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向伙伴国家出口。到2030年底,一是扩大国防市场,增加商业化活动;二是增加中型国防制造商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跨行业应用方面的目标。到2022年底,一是对实验室和测试设备等可共享设施进行投资;二是在适用于空间和采矿等民用部门的产品增加投资。到2025年底,一是国防制造商需进入具有跨行业应用的新市场;二是提高本地生产和关键防御的能力;三是利用更好的经验和资源,将创新产品商业化。到2030年底,多样化客户群体,进入新市场并持续满足澳国防军的需求。

3.提出两个关键因素和四个方面行动方针

该路线图指出,增强国防制造商能力的关键因素是自主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追求本土自主创新和自主知识产权可促进高价值产品研发和出口;在国防物流、分销和生产运营中采用工业4.0和先进制造技术可提高其敏捷性,生产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通过数字孪生等技术可在改善性能的同时降低维护成本;国防制造商由于其项目运行的敏感性,具有更高遭受网络攻击的风险,因此可利用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升级网络系统,提高自身网络的安全性。

《路线图》还从国防、国际、跨行业应用、解锁关键因素四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的行动方针,以加强澳政府和工业界的合作,拓展扩大业务规模的机会,并提高国防制造领域的竞争力。

国防方面的行动方针:一是在原型机生产、后期研发和商业化活动上投资;二是在可帮助参与者分享资源的设施上共同投资,开发必要的技术、流程和做法,提高国防优先能力;三是协助小型企业进入国防市场。

国际方面的行动方针:一是对外国国家安全部门或民用市场进行投资,展示或商业化具有出口潜力的产品;二是与国际伙伴进行后期研究和商业化合作。

跨行业应用方面的行动方针:一是调整非国防技术以提高国防优先能力,同时将国防创新应用到航天、医疗和采矿等民用领域;二是多样化商业产品并寻找更多出口机会。

解锁关键因素方面的行动方针:一是投资支持澳国防制造商获得、采用新技术和知识产权,进行数字化转型;二是增强国防制造生态系统中的网络安全意识和能力,协助企业获得国防安全培训。

4.以监测数据来衡量进展,评估制造业发展规模

《路线图》指出,在未来的两年、五年和十年间,将通过监测新岗位数量、利润率增长、国防制造业出口增长、进入市场的新产品增长、中型国防企业增长、国防制造业的总投资六个数据指标,衡量发展情况。澳政府试图建立一个以数据为依据的基准,来评估制造业的规模和对国家经济的贡献率。

几点看法

1.路线图有利于引导澳国防制造业发展,但落实尚需观察

该路线图的发布为国防制造商恢复产能提供保障,同时也为未来十年发展做好规划,寻找着力点。路线图中着重强调了中型企业承上启下的重要性,在分担部分大型企业项目责任的同时,更广泛地接触小型企业,从而带动整个国防制造业的发展。该路线图的实施主要涉及工业、科技、能源和资源部以及国防部两个部门。在澳政府官网,工业、科技、能源和资源部已经开放对企业扶持项目的报名,并负责汇总及审批。作为提高国防制造业能力举措的一部分,这些战略项目包括提高商业化和创新、提高生产和制造以及将现有商业成果注入新市场、价值链的相关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4年以来,工业、科技、能源和资源部部长历经6次更迭。结合以往新任部长对前任政策的一贯批评,长期扶持计划的实施前景堪忧。此外,授予制造商合同的国防部,在过去7年中,部长同样历经6次变更。这种人员频繁调整的不稳定性,可能导致长期规划落实受阻。此次新路线图能否跨越多届负责人实施存疑。

2.路线图强调军贸出口,凸显澳参与塑造印太局势的企图

该路线图中将国际市场列为关键领域,各项目标和行动方针都明确增加国防产品出口的重要性。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文中在提及国防产品出口的时候,除了传统的亲密伙伴如美国、英国、加拿大外,还将日本和韩国列为关键的区域合作伙伴(key regional partners)并试图进军东南亚的军备市场。

基于此,再结合澳2020年7月发布的新版《国防战略》中针对中国提出的国家安全威胁和军力建设计划等来看,澳政府已不满足于仅拥有防御能力的国防军,而是要发展能在“高强度作战环境下具备远程攻击能力、网络能力和区域封锁能力”的威慑型国防力量。澳不再掩饰想要发展强大军力、参与改变印太地区局势的企图。

3.路线图虽有量化指标,但未体现对国防工业整体战略关切

该路线图提出用新岗位数量、利润率增长、国防制造业出口增长、进入市场的新产品增长、中型国防企业增长和国防制造业的总投资六个量化指标来评估澳国防制造业的发展情况,以“摸清底数”,这是世界主要国家特别是美、英等国管理和促进国防工业发展的通行做法;先全面深入地掌握发展情况和指标数据,再针对具体问题进行知情决策。

路线图中虽提出了这些核心量化指标,但并未说明如何利用这六个数据进行定性评估和分析;更重要的是,澳近年来也没有像美国那样进行全面系统的国防工业能力评估,六项指标完全没有涉及美国等在国防工业评估中特别关注的供应链完整性和安全性、维持供应链的可持续发展或竞争性等战略关切或战略问题,更像是将国防工业视为国家制造业的组成部分而提出的经济发展指标,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对其国防工业发展仍是主要基于国内经济和政治因素的考虑,未来可能仍要依靠美国等盟友的支持。

责任编辑:@int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