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空射反辐射导弹是敌军雷达的克星

2021-08-31 17:05 中国航空报 CAN译讯 专栏

近日,美国海军首次实弹测试从一架F/A-18“超级大黄蜂”战斗机上发射了AGM-88G“增程型先进反辐射导弹”,成功地寻找并摧毁了辐射目标。

AGM-88G导弹采用了多模式制导套件,配备了GPS辅助惯性导航系统以及一个毫米波雷达,即使目标停止发射辐射信号或进行机动,导弹也能捕捉到目标。AGM-88G导弹的制导和数据链系统还具有与战机联网的能力,空射的载机甚至可以在没有获得目标的情况下先发射AGM-88G导弹,然后依靠其他平台的数据来锁定目标并指引导弹进行攻击。

反辐射导弹是雷达克星

众所周知,空袭作战首要打击目标是敌方防空指挥体系。而防空指挥体系的眼睛就是各种雷达,其主要用于预警探测、防空警戒、火控制导等。这些雷达采用从层次和高密度的方式配备,形成网络化的体系。在自动化指挥系统的控制之下,用于对空中目标进行预警、探测、跟踪和识别等,并且制导防空武器进行攻击,因此对于各国空军来说,干扰、压制乃至摧毁对方防空雷达,是保证空袭任务顺利完成的前提条件。而反辐射导弹就是根据这种任务而研制的。

反辐射导弹又称反雷达导弹,是指利用敌方雷达的电磁辐射信号进行导引,从而摧毁敌方雷达及其载体的导弹。它除了具有一般导弹部件外,还有一个被动式雷达导引头,用以接收敌方雷达辐射的信号,为其提供误差信息,不断修正飞行航线。其攻击目标虽然都是预先选定的,但是在攻击过程中若被攻击的敌方雷达关机,导弹仍可借助于记忆装置,继续飞往预定目标,因而命中精度极高,称得上是雷达的“克星”。

反辐射导弹屡建奇功

反辐射导弹最早是美国在越南战争中开始使用的,当时北越地面炮兵部队刚刚部署,雷达一开机就被美国的飞机发现了,而且很快就发射一种称为“百舌鸟”的反辐射导弹对地面雷达进行攻击,命中精度非常高。后来,北越部队采取一些对抗措施,比如经常转移阵地、雷达时开时停等,降低“百舌鸟”导弹的命中精度。

1982年6月,以色列与叙利亚进行的贝卡谷地空战更显示出反辐射导弹在电子战中的关键作用。战争伊始,以军就猛烈攻击叙方指挥通信系统,在无人驾驶飞机上加装雷达增效反射装置,引诱叙军部署在贝卡谷地的雷达开机、导弹攻击,从而全面掌握了叙军警戒雷达和防空导弹系统的位置和性能等情况。随后,以军使用反雷达导弹将这些目标逐一摧毁。紧接着,以军电子战飞机向叙军雷达和通信系统进行干扰,为作战飞机提供电子掩护。以军战斗机群发射“百舌鸟”反辐射导弹,摧毁叙军指挥中心。以军战斗机还使用自身机载干扰设备施放干扰电磁波,抛撒干扰箔条,发射红外干扰闪光弹。这一系列措施果然奏效。叙军飞机一进入黎巴嫩境内,就与地面指挥中心失去联系,被以军用欺骗性信号引导到以军飞机布下的口袋阵中,先后有80多架被击落,19个萨姆-6防空导弹基地被全部摧毁,而以军只损失了一架战机。

在海湾战争中,电子战竟然与陆战、海战、空战、天战平起平坐,成为第五维战场。美军专门研究对付伊拉克最先进防空系统的方法,美国海军的反辐射导弹重点执行压制伊拉克防空系统的任务,多国部队发射了“百舌鸟”“标准”“哈姆”“阿拉姆”等各种反辐射导弹约1500枚,致使伊军95%以上的雷达被摧毁,防空系统基本陷于瘫痪。

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的各种反辐射导弹再次使南联盟军队的防空雷达大部分失效,保证了北约飞机和导弹能够安全、顺利、大胆地实施突袭。

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在实施电子干扰的同时,使用反辐射导弹重创伊军电子战系统,并很快夺取了信息战主动权,使伊军防空雷达不敢开机、预警系统不敢睁开“眼睛”。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军作战飞机全部挂载反辐射导弹,如F-16装备雷达告警系统和反辐射导弹,能对探测到的雷达信号进行分析,确定重点攻击的雷达目标。

无人机是防空系统新克星

随着反辐射雷达诱饵的出现及雷达的不断改进,新型反辐射导弹也在积极研制之中。未来的反辐射导弹将从单一的空对地发展为空对空、空对舰、地对空、地对地等,且制导方式多样化、人工智能化。同时,无人驾驶反辐射飞行器的出现使反雷达的研究进入新阶段,它将在未来战争中大显身手。

在2020纳卡战斗中,我们都见证无人机摧毁地面装甲目标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然而却不知道这背后展开的看不见的电磁空间的战场:阿塞拜疆利用土耳其“科拉尔”地面电子战系统干扰亚美尼亚防空雷达,为无人机突防开路;阿塞拜疆使用以色列“哈洛普”反辐射无人机采取电子欺骗手段,诱骗亚美尼亚防空系统雷达开机后,对亚美尼亚防空系统地面辐射源实施反辐射攻击,摧毁了包括S-300在内的地面防空系统和“驱虫剂”电子战系统。随着亚方防空系统被摧毁,阿军基本取得了纳卡地区制空权,战场逐步呈现单向透明态势。

2 0 2 0年11月21日,俄军继拥有一款擅长干扰敌方手机通信的无人机后,又测试了一款尺寸较小、难以被敌方雷达侦测、专门搜索敌方防空系统的无人机。该型无人机安装的计算机软件,采用人工智能技术,针对每种防空系统的雷达性能、特点各不相同,能高度自动化搜索目标,在极短时间内评估被搜索区域内各种防空雷达辐射波,确定雷达信号源的方位和坐标。与此同时,该型无人机及时把发现这些信息传给地面指挥站和附近的本方飞机、直升机,为其提供更加精准的作战参数和空袭目标坐标,让飞行员提前获悉危险信息后对敌方防空系统进行精确打击,或遥控指挥前方的无人机进行精确打击。

“电磁环境武器”并不遥远

在未来战争中,制空权、制海权已经从依靠对空兵器、作战飞机等“硬杀伤武器”优势,逐步转化为以电子设备、技术、战术等“软杀伤武器”优势,没有制电磁权,制空权和制海权就会成为一句空话。没有电子设备,导弹和核武器同样发挥不了作用。

目前,从发展趋势看,世界发达国家军队都十分重视研究战场电磁环境问题。在不远的将来,甚至还可能出现引发电磁环境自然因素变化,或者改变电磁波传播媒介性质的武器与作战手段,或者改变电磁波信号让敌方搜到虚假信息。这种“电磁环境武器”的出现,将从根本上改变电磁环境的整体形态,称之为电磁空间的“核武器”并不过分。谁能首先掌握“瘫痪”电磁环境、欺骗电磁环境的电子战武器,谁就掌握了信息战中的“电磁主动权”。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2019年6月17日报道称,美国陆军对“利用强大电子干扰手段阻止敌方部队之间通信联络”这一原始方式不感兴趣。相反,美军官员更倾向于“外科手术式”电子袭击的作战概念体系。这可能包括在敌人的雷达上创造虚假图像,让敌方误以为美军战机是在某个地点出现时,却在另一地点投射力量,或破坏敌方无人航空系统的指挥和控制系统。

“电磁环境武器”走上战争舞台并不遥远,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