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记录三次不同时间的旅游经历

2021-06-04 14:52:46 中国航空报 尹涛

二十来岁初相恋时,年轻的大男孩曾满脸宠溺地向我允诺:将来某天会带我去旅游,去他读书时爬过的峨眉山。那时节,我正躲寝室里为他织毛衣,虽然才刚学了点编织的皮毛,却一腔热情地沦陷于这当年的恋爱风尚中。恰似旧时代的女子,躲绣楼里偷偷为情郎绣鞋垫。至于旅游,囿于自身经济状况和对原生家庭的责任感,大学毕业工作后,还暂未列入我的日程。男孩允诺的旅游和那件编织中的毛衣,在当年,是我们对彼此爱情的一种承诺。 

两年后我们步入婚姻, 十年后女儿出生。时光如水, 逝去经年,我们彼此的允诺却都没能实现。峨眉山我至今未踏足、那件毛衣分袖洞时遇“难关”久攻未下。好在我们虽浪漫过,所幸都还不太浪漫,没能践诺彼此也都一笑置之,照旧上班带娃过日子。

弹指间,又是十年,女儿已到小学高年级。家庭的物质,基石——房子、车子之类大体夯实,远方的地平线开始在曙光中隐隐显现。

彩云之南初游记

初次远游去的是云南,我和女儿同行。爱人远在华东,几处工作扯着,脱不开身。这也是我头回独自带孩子出远门。

游大理,首当其冲免不了洱海与崇圣寺三塔。

与四川的邛海相比,洱海更辽阔、更让人心情为之一爽。站在双廊镇的湖岸,眺望前方广阔的水面和对岸绵延至苍山脚下的大理城,想这高

原之上、群山中间,竟有如此偌大的湖泊,而这山水间,竟是古时的大理国;从大理国,又想到段誉、王语嫣,一时间,我竟觉得这大理倒比丽江小资身边,一户临湖而居的白族人家近岸下网,院坝里的炉子上架起锅,捞上来两三寸长的小鱼即刻下锅油炸,其味鲜美无比。离开多日,我和丫头都还回味不已。

崇圣寺三塔此前我早已目睹过它的影像。塔名“崇圣寺”,自然是建在崇圣寺中,那是大理国的皇家寺庙。据说,段誉最后就是在这寺中出家的。游寺时,想起以前和爱人聊天,彼此还说过,将来也要去那里一游,寻一寻段誉的影子。那时节我们还都很年轻,都在迷金庸的武侠小说。

甘棠“涉险”记

二次出游,因为爱人依然无法同行,我们出游的方向便定为华东地区,旅游、探亲两不误。

爱人联系了黄山当地的一位同事,请他代寻可靠导游陪我们游览。同事极热情,一口应承。到了甘棠,才发现他找的是他父亲,一位从事过数十年旅游工作的老导游,确实可靠。

这位老父亲热情更甚过其子,全程安排并陪我们游黄山、歙县几个景点,且死活不收分文。我实在不好意思,在游览距甘棠镇不远的虎林园时,便死活不让他再陪。

那天准备返程时,可能正逢黄山上游客下山的高峰,事先说好接我们的司机联系不上,而公交已收了末班车。此地距甘棠镇有二十多分钟车程,走回去显然不行。我打算拦车,却没成功。夜色渐增,无奈,我们只好边徒步返程边继续拦车。

约莫两三公里后,我们停路边歇息。一辆电动车驶过,在前方十来米处停下。骑车人把车架起,倚着车,面无表情、一声不响地望向我们。那人五六十岁模样,个头不高,但着实虎背熊腰。

我极少有这感觉,本能地觉得危险。那人是在等待,等待合适的时机。我瞬间就紧张了,但还没乱阵脚。不远的农田里,有两个人还在忙活,短时间内他们会是我的依恃。

但很快,那几个农人收拾家伙准备离开了。“一定要趁其不备”,爱人曾一再叮嘱我类似场景下的处理方式。也是急中生智,我拿起手机拨通了老导游的号码。

在我大声报出所在位置,并以欣喜的表情更大声地表示“好,我们再等5分钟”时,余光所及,电动车朝远方而去。

20分钟后,前几天载着我们游览的白色本田停在了我们面前。

小吃寻觅记

我心目中理想的旅游,除了赏景、观风俗,品尝特色小吃也是不可或缺的一大乐事。

最意料之外的惊喜,是在南宁高铁站吃的米粉。我对车站、码头的餐饮本不抱多大希望,只想着果腹而已。谁知,一碗螺蛳粉、一碗猪脚粉不仅让我见识了广西米粉的鲜美,也改变了我前述看法。后来专程跑到桂林去吃的米粉,无论色香味都不及南宁高铁站那碗粉。

到西安这个网红城市尝美食,丫头的功劳不小。她年轻,喜览视频,发现了小哥哥小姐姐争相推荐的打卡地,中式装潢的店堂大气美观,小吃既承接传统又有突破创新,尤其重品相。从人头攒动的回民街转战“大排档”,几样小吃上桌,我们都深感不虚此行。

最让人意外的是北京小吃。关于北京小吃,我最早的认知来自文学作品,对我而言,北京小吃并非仅是吃食,而是有深厚意蕴的。但真到了北京,才发现想像与现实间横亘着一条鸿沟。在南锣鼓巷,一位北方口音的姑娘对同伴说:“爆肚真香!”我和丫头闻言相视一笑:完全不能苟同。这也许是南北的差异吧,倒是庆丰包子铺的鲅鱼馅饺子好吃。

从第一次跟团到丽江大理,至今又是将近十年过去,丫头已从小学生晋级为大学生,说起旅游,都开始流露出想单飞的意思了。也是,孩子也长大了。

远方依然令人向往。如果孩子不再同行,有谁可以一同观潮起潮落,看河流山岳?当年岁渐长、当我即将离开工作岗位之际,我想起了从前,想起了当初跟我说带我去峨眉山的那个大男孩。年富力强时,爱人的时间、精力都奉献给了工作与家庭,转眼间,几十年时光就流走了。人生苦短,是时候圆我们年轻时的梦想了。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