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家风:小脚的姥姥“强势”地撑起了一个大家

2021-06-02 10:50:58 中国航空新闻网

图片1.png

我的姥姥出生于1921年,跟中国共产党同龄,如果在世的话今年正好100岁。

姥姥出生于大户人家,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当年20岁已是大龄剩女的年龄,父母做主嫁给了比自己小5岁的姥爷。姥姥虽家境殷实天资聪颖,却没有读书。观看热播的电视剧《觉醒年代》时,我常常会想:那个年代学生运动如火如荼,无数热血青年投身到追求真理救国救民的洪流中,中国共产党已经开始登上历史舞台,而处于偏远地域信息闭塞的财主大院像大部分中国老百姓一样丝毫没有感受到社会的动荡变化,仍然麻木地过着各自的小日子,不让姥姥读书,裹脚缠足学女红,姥姥也因此成为家庭妇女,生了8个孩子,一辈子围着锅台打转。

姥姥虽没有文化,却供长女——我的妈妈读到师范毕业。姥姥尊敬文化人,舅舅的老师来家访,姥姥待如上宾,也一直待女婿——我父亲像客人一样。

我是姥姥从小带大的,同辈十几人中姥姥也格外偏爱我。姥姥不识字,也从不问成绩,但也从不夸人。1991年我大学毕业后跟随未婚夫分配到航空部625所,对于孙女到北京的大单位工作姥姥嘴上不说,但从每次回去姥姥忙里忙外的身影能感受到她的欣慰和自豪。姥姥只是关心:“单位的人对你好不?”并常常嘱咐:“好好干,就没人对你不好。” 我代表幼儿园参加航空系统幼教知识竞赛拿了一等奖,并作为进入航空系统幼儿园工作的第一个大学生接受了航空报的采访,当姥姥看到航空报上我的照片时,只是淡淡地对一屋子家人说:“我从小看大的,错不了!”

姥姥手巧。我和弟弟从冬到夏的衣服鞋子都是姥姥亲手做的,特别是做鞋,姥姥用手一量就知道大小,纳鞋底、上鞋帮一穿上准合适。上小学三四年级小女孩开始爱美了,缠着妈妈买最流行的塑料凉鞋,冬天穿手工千层底在冰面上玩不打滑,非要买塑料底棉鞋,从那时能感受到姥姥的一丝失落,似乎孩子长大了再也不需要姥姥了。我高中毕业考到东北上大学,已近70岁的姥姥不顾我的反对执意要给我做件花棉袄带上,怕传统棉袄难看,比照着买来的衣服自己琢磨了很长时间做了上肩袖。没想到东北的寒冷超出预期,花棉袄穿上真是暖和,宿舍同学都说显腰身不臃肿,看不出是手工做的。那是姥姥给我做的最后一件衣服。

姥姥做得一手好菜。每年大年初四姥姥生日这天,全家及老家的亲戚都来祝贺,里间外间炕上地下的要摆上五六桌,都是姥姥一人做,儿媳妇们打下手。后来岁数大了才放手让儿媳妇掌勺,那也要时时把关。最想念姥姥在大柴锅烙的饼,柔软咸香,一出锅孩子们都抢着吃,儿子儿媳妇们都传承了这门烙饼的好手艺。工作后看姥姥的次数少了,有一次进门看见很久不做饭的姥姥倚着拐棍坐在菜板边,正在边做边琢磨拔丝鲜奶,想让不常回来的我尝尝鲜,那一刻才觉得姥姥老了。

姥姥很爱美。经济条件好了,姨和舅妈们经常给姥姥买衣服,每当家里来客人姥姥都反复挑选穿上自己最满意的那件。姥姥的小脚以前都穿自己做的布鞋,她喜欢皮鞋,穿儿童皮鞋的最小码34码还有些大,买来后她把鞋头塞进卫生纸,穿上像孩子般高兴。那时我在北京只要逛商场,总要惦记着看看有没有34码的皮鞋。每次买回去,姥姥总要嘱咐:“别花钱了,还能活几年,可够穿了。”嘴上说着也都高兴地试穿。

姥姥有着古道热肠。住平房时常有乞讨的敲门讨饭,姥姥总是菩萨心肠给钱给吃的。姥姥经常邀请老家的穷亲戚来住上一段,走的时候买车票送上车点心水果带上一大堆。

姥姥没文化但聪明睿智持家有方,姥爷虽高小毕业但朴实憨厚愚钝木讷,所以小脚的姥姥“强势”地撑起了一个大家。日子艰难的时候,姥姥陪嫁的一箱首饰10元一个卖了补贴家用。

姥姥传统又明理。姥姥从结婚开始就照顾着小5岁的姥爷,姥爷上班养活一大家人,从来进门就开饭,不用他做任何家务。姥爷晚年得了糖尿病要控制饮食,姥姥心疼姥爷一把年纪了想吃啥就买啥,带皮带核的都剥好了递手里。姥爷病重痴呆离不开人,平时有儿女照顾,每到节假日姥姥把儿女们都赶回家,腿脚不好已经不能走路的姥姥强撑着挪下床,给姥爷洗洗涮涮,她说儿女们很孝顺,也都有家要照顾,让他们在自己的小家好好过个节。姥姥的坚强感动了老天爷,一段时间后姥姥居然奇迹般的恢复了走路。我结婚的时候姥姥拉着手嘱咐我要对公婆好,那也是爹妈。姥姥家人多,经常吃饭像吃流水席,姥姥总是最后一个上桌,关心每个人吃没吃好。

姥姥坚强而乐观。姥姥亲手带大8个孩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姥姥从来没有愁眉苦脸,家里总是回荡着欢声笑语。姥姥晚年跟随老舅生活,在姥姥80高龄时,事业有成正值壮年的老舅因车祸意外去世,儿女们担心姥姥身体,后来终于瞒不住了,清晰地记得姥姥坐在床上没掉一滴眼泪,过了很长时间缓缓地说:“他该尽的孝都尽了。”

我总想看看年轻时的姥姥,姥姥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张黑白照片,8个孩子降幂次排列,除了长女我的妈妈穿了件花棉袄,其他人都是一身黑棉衣。40岁的姥姥已经是老太太的装扮,甚至没有70岁的姥姥显得年轻有精神。姥姥看了照片也是一脸无奈,算算时间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恐怕是饿着肚子拍的照片,也难怪照片上都没有笑脸。

自从我有了女儿,姥姥四世同堂,每次回家都要带着女儿看姥姥,女儿跟老人格外亲。姥姥腿脚不好没出过远门,总说来北京住住,直到90岁去世也没实现这个愿望,留下了我终生的遗憾。

姥姥在世时每年初四生日全家大聚会,姥姥去世后这个大家庭仍然保持着每年春节相聚,也是很难得了。都说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在姥姥影响下,儿女和孙辈们诚实善良,孝顺本分,互相帮助,一大家五六十口和谐团结,乐观向善,热爱生活。姥姥家儿女多,也会跟姥姥开玩笑偏这个向着那个,但兄弟姐妹们的感情特别好,现在每个月必须聚一次轮流做东。春暖花开时孙辈们开五六辆车一起带父母踏青出游,推着轮椅带上食材埋锅做饭,几十口人其乐融融的气氛总能惹来羡慕的目光。父亲有病时频繁住院,我和弟弟在外地,家里舅舅姨夫表弟都排班照顾,姨和舅妈推父亲散心,医生护士都分不清家里的关系。家人中有工人有机关单位有个体户,有党员有干部有先进,虽没有出类拔萃者,人人都踏实工作家家有快乐生活。

如今国泰民安,儿孙幸福,姥姥如果泉下有知,也会欣慰了。(邢宇航)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