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忠实陪练!美军假想敌承包商列装三代战机

2021-05-18 16:34:16 中国航空报 何晓骁

假想敌承包商主要由退役飞机和退役飞行员组成,为军方提供训练相关服务。其基本任务是维护、改装、操作自家的装备,模拟各种各样潜在敌人的空中威胁,开展用于空对空跟踪、截获和战术拦截、进攻/防御制空,以及空中遮断科目,训练空勤人员和地面任务系统操作员熟练应对潜在的敌人的先进空中威胁和电子战(EW)。以美军为代表的北约部队,在依靠社会化资源开展军事服务方面形成了较为稳定的模式,通过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引入竞争机制,将假想敌科目交由具备条件的社会力量承担,并由军方根据合同约定向其购买训练服务。如今,这种假想敌服务已经融入了美军试训体系,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经济、有效提升了北约部队战备水平。

长期开展作用显著

假想敌承包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参与美军飞行陪练任务,此后之后业务一直在缓慢有序的扩张。美军的经费审查向来严格,加上兵力规模不断缩小和三代机机队老化,限制了各军种可用于现役假想敌业务的人员和飞机数量,且这一趋势在加剧。以美空军为例,部署在内利斯基地的空军所属职业假想敌中队几乎无法满足其对敌方部队的70%左右的理论架次需求。即使美军扩大投资组建的建制假想敌部队,普遍装备三代机,也不太可能实现扩大中队规模和飞机数量,毕竟假想敌扮演任务不是现役部队的主责主业。

随着美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军获得更多的F-35战斗机(美称五代,国内称四代),陪练需求可能会变得更加强烈。因为四代机需要更强的对抗能力来训练,以挑战飞行员。但让四代机在本单位内部作为对手飞行架次是不划算的,尤其是在基本训练任务中。这个问题相信所有已经批量装备四代机的国家都已经意识到。

目前的解决方案主要是合同制的假想敌服务或者邀请其他地方的来访部队开展联合训练。近20多年来,美国等国家一直致力于越来越多地依赖承包商提供这些服务,这种方式能提高训练灵活性的同时努力节省经费。假想敌承包商的部署是一个周期较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首要建设目标是满足更多的数量需求而不是质量需求,基本形成了以二代机如幻影F1、南非的“猎豹”战斗机(幻影III衍生产品)、F-5E等为主力的二手机队,完成了对二代机航电系统的加改装,具备了使用美军现役训练吊舱与建制部队开展联合训练的条件。承包商提供自己的飞行员,并为自己的飞机维修,这意味着美军不必把自己的资源从其他优先事项中抽离,也不必维持建制部队。使用承包商使美军能够更灵活地安排演习,以满足部队的日常训练和部署前训练需求,这样做的总体成本更低。

合同经费持续稳定

虽然假想敌承包商的形式已经减轻了军方建制假想敌的部分压力,同时军方也正在寻求激励承包商良性发展的方法,使他们在维持规模结构和装备升级换代方面持续进步。一次性授予长期合同的方法,一定程度上给了承包商经营的信心。以海军为例,在2018年11月,TacAir公司获得了1.189亿美元的合同,将在未来五年内为海军航空作战发展中心(NAWDC)和海军战斗机战术指导项目(俗称Top Gun)提供支持,这两个项目都位于内华达州法伦海军航空站(NAS)。

同样,空军也有类似且更大的投入。美空军的假想敌支援计划(Red Air Attractory Support Program)是在各大承包商机队大幅扩张的背景原因之一,目标帮助美军飞行员在美国各地各基地训练。美国空军已将这项总合同的上限定为不超过64亿美元,是美空军多年来作出的一系列重大努力的结晶,但略低于原先估计的75亿美元。据报道,在2019年至2029年期间该总合同预计的承包商服务小时数将在3万至3.7万飞行小时之间,飞机数量和架次不明。空军空战司令部于2019年10月将分包合同授予Air USA公司、ATAC公司(Airborne Tactical Advantage Company LLC.)、Blue Air Training、Coastal Defense、Draken International, Tactical Air Support (TacAir)、Top Aces公司。官方公告没有说明每家公司在各自获得的份额,这些合同将涵盖到2024年的工作量,不排除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有基于业绩的额外工作奖励。

军地陪练同步跨代

美2018年的国防战略直接强调了应对对等威胁的必要性。美军认为其主要威胁已经列装四代机,美空中装备的技术优势不再明显,处于同代竞技。出于将重点放在高端战争上的要求,一方面美空军恢复了曾经撤编的一支建制部队,并列装F-35的早期版本,提升模拟四代机威胁的能力;另一方面,有的承包商也采购或计划采购退役三代机,以三代机机队为主提供更高端的威胁模拟能力。

1、建制部队装备四代机美国空军正在计划2021年重新启用内利斯空军基地部署的第65假想敌中队(AGRS),以补充现有的第64假想敌中队能力的不足,第64假想敌中队使用约19架F-16C Block 25/32。重新组建的第65假想敌中队计划装备更先进的11架F-16C/D Block 42,以及早期状态的12架F-35A。这种隐身与非隐身混装,依靠数据链协同的作战样式似乎也是美军有意识模仿出来的,将更好地使美国空军训练飞行员如何面对敌人四代机的威胁。这证实了美国空军在2019年宣布的计划,即将最早一批的F-35A担负假想敌角色。对第65侵略军中队的改革可以说是美国空军战斗训练部队自2005年以来最大的进步。

未来,美空军的第64、65假想敌中队它将成为强大的假想敌力量,用来训练空军武器学校的新学员以及访问内利斯进行高端演习的空勤人员,保障如“红旗”等大型演训。在评估美空军最新作战能力和战术时,它还将有助于适当地向作战测试行业反馈使用情况。

2、承包商装备3代机2021年1月,第一架由私人承包商运营的F-16运往北美,使加拿大的Top Aces公司成为了首支装备三代机的承包商,标志着私人承包商跨入三代机时代。该公司的F-16机队位于亚利桑那州,飞机来自于以色列退役的F-16机队。飞行员主要来自加拿大、德国和美国的军方退役飞行员,并经过层层选拔,据说其中80%是Top Gun战斗机武器学校的毕业生。

根据该公司与以色列国防部的协议,收购的12架F-16 Block 15,价值约1亿美元。这可能只是第一批采购,总数大约是29架。这批F-16 最初于20世纪80年代初交付以色列,经历了相当多的战斗行动,于2016年退役,共有40架可供出售。这些前以色列飞机有40年的历史,且经历了艰巨的战斗任务,机体的总体状况存在不少问题。预计承包商会选择那些状态良好的飞机,进行系统性的检查和维护保养。

这些飞机一旦它们抵达北美,将改装开放式航空电子设备,从而可以根据需要安装不同的雷达、传感器、电子战吊舱或其他装设备。这些改装加上最优秀的陪练飞行员将确保F-16能够更好对抗驾驶F-22和F-35等四代机的飞行员。特别是美国空军,长期以来一直在呼吁更多有强对抗能力的敌机,以充分代表实战面临的威胁,这似乎为承包商的F-16 开辟了一个利好市场。

尽管Top Aces公司是北美第一支接收第三代战斗机的私人假想敌,但并不是唯一一个计划购买额外战斗机以满足美国空军合同要求的战机承包商。Air USA公司正在从澳大利亚皇家空军采购多达46架即将退役的F/A-18A/B战斗机用于假想敌服务。

陪练场景丰富多样

假想敌承包商提供的服务除了最耳熟能详的空对空训练外,还包括了几乎所有涉及到空中装备的任务,如舰队防空训练、空中加油服务和近距空中支援训练等,且市场前景非常大。

1、用于训练模拟反舰任务私人“侵略者”对海军最新航空母舰上的防空装置进行压力测试。

在航母战斗群准备部署之际,会将所有兵力集中在一个持续数月的演习中,涉及到航母战斗群的舰艇、潜艇、航空兵等组成一个单一的综合作战部队。这一过程的高峰是综合部队训练演习(COMPTUEX)。这种复杂对抗的压力测试了航母战斗群的防御能力。它通常包括一个由美国军方和承包商拥有的作战飞机组成的小型空中编队,这些飞机以协同方式扮演敌方战斗机、轰炸机和巡航导弹,采用类似敌方的进攻战术,以应对航母战斗群在部署时可能面对的对手。

例如,2020年12月18日,承包商使用开源的ADS-B信号追踪,发现了“罗斯福”号及其护航编队在墨西哥巴哈半岛附近训练,为新的部署做准备。通过ADS-B信号发现ATAC公司的4架Mk 58和1架F-21 Kfir、TacAir公司的4架F-5AT、Phoenix Air的3架Learjet 35、两架美国空军KC-10加油机,其中一架向南运行,保障航母舰载机,另一架环绕圣克莱门特岛,可能支持海军建制假想敌中队。现实场景中肯定还有更多的飞机,只有民间注册的或者特种飞机会使用ADS-B。由4架Mk 58组成的攻击编队大约在10000英尺(3000米)的高度以高亚声速向南推进,另1架超声速飞行的F-21在40000英尺(12000千米)的高度向前推进。通常情况下,F-21被用来模拟高速反舰导弹的攻击剖面,利用其超声速能力从高空俯冲到下面的舰艇上,然后低空掠过水面进行模拟的末端攻击。3架携带电子战吊舱的Learjet 35飞机在大约10000英尺左右高度以大约350节(648千米/时)的速度并排飞行,提供日常目标仿真以及其他服务,可以模拟从轰炸机到反舰巡航导弹多种威胁。整个活动持续了大约45分钟,而实际对抗不到30分钟。

当把某些交战规则、其他更高性能的现役美军飞机、密集的电子战以及其他独特的战术变化相结合时,可以模拟多样化的训练任务,可以提高航母战斗群的技能,使其时刻保持战备状态。

2、用于训练空中加油任务虽然假想敌市场的空中陪练服务正在快速膨胀,但商业空中加油市场业继续以缓慢的速度扩张,为军方用户提供非战斗任务的空中加油服务。加油机市场的绝大份额,都由欧米茄航空公司占有。该公司已经运营着两架KC-707加油机和2架KDC-10加油机。欧米茄航空公司于2019年11月开始从荷兰皇家空军接收KDC10,在此之前的KC-707没有配备美国空军及其许多盟国所依赖的硬杆加油系统,其软管加油系统服务对象只有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随着这些KDC-10加油机的加入,加上它们的吊杆能力,将使欧米茄有可能为美军机队中的每一种作战类型的飞机加油,扩大了用户市场。欧米茄也盯上了新加坡空军去年退役的另外三架KC-135R飞机,不久也会加入其机队。

近20年来,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一直在使用欧米茄提供加油支持,空军也在研究如何应对其上一代加油机队开始大规模退役导致的加油能力减弱的问题。空军可以在它的非战斗空中加油任务大量转移给承包商,腾出资金购买具有增强功能的新加油机。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空军一直在为商业加油支持进行实质性的合同招标,但到今天为止,仍未确定。KDC-10的交付使欧米茄具备了和空军开展合作模拟试点的可能性。如果承包商能够以低于空军目前支付的价格提供可靠和安全的服务,并且不需要空军直接拥有和维护飞机机队,这对美空军加油机队建设思路将有很大影响。

3、用于训练近距空中支援空面训练任务也是美空军2019年10月授予的训练合同的主要科目之一,美空军希望各承包商公司每年在九个不同的美军基地进行JTAC培训服务,根据承包商的空中支援合同,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员(JTAC)常规训练和演习时飞行约10000小时。这些民间公司聘请了近距空中支援(CAS)和JTAC培训的全球一流专家,开展有关CAS作战理论和训练方法研究。大部分专家曾经在美国空军服役,在编写JP 3-09.3和J-FIRE手册、A-10战术手册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继续积极参与编写教学大纲。他们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以及上万小时的飞行小时数,对飞机的驾驭炉火纯青。在装备方面,具备模拟多种空中和地面资产的能力,以及多光谱传感器和使用部分类型实弹和训练弹的资质。通过在不同时间使用不同的控制指令,CAS飞行员可以模拟其他战斗机、轰炸机和ISR飞机,从而为JTAC学员提供高压、逼真的战斗场景。CAS训练最好的方式是通过演习后的讲评去发现问题、改正问题,做讲评的时间理论上超过50%。民间公司的教员会花时间去分析每一场训练,形成讲评报告,提出教学修复建议,并为每个JTAC留有经验教训。

启示建议

装备是服务于打仗的,把装备用好,提升战斗力跟发展装备同样重要,需要让装备性能提升有效带动作战效能提升。以美军为主的北约部队获得假想敌或其他形式的训练服务已有20多年的经验,由“二代”开始向着“三代”过渡。这种军方在非作战行动中购买服务的方式的成本和效率似乎也经受住了考验,进入了良性发展的时期,基本上实现了双赢模式。大国空军的装备体系发展历程和规模结构还是比较接近的,有一定的互相学习、借鉴的可能性。

在未来5年左右,二代机基本逐渐退出主战场,最早期交付的三代机也开始面临到寿的问题,除了传统的封存外,能否更好的让使用强度不大、没经历战争的老装备发挥作用值得各国进行论证。二代机普遍采用高空高速设计思路,飞机薄,尺寸小,无挂载下有模拟小目标的优势,能在训练体系中发挥一定作用,让退役装备充分发挥全寿命周期的价值。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