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为国铸利剑 长空写忠诚!航空装备70年发展巡礼

2021-04-17 21:16:02 中国航空报 高飞

2021年,注定将是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党领导新中国航空事业发展也迎来了70周年的光辉时刻。

栉风沐雨、岁月如歌,中国航空工业已走过七十载的奋进征程。作为国有大型骨干企业,航空工业如今已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企业集团,为保卫国家安全所提供的国产先进航空装备正夜以继日地守卫着祖国蓝天,这些先进航空装备是人民军队手中的银翼苍鹰、制空利剑。

回望70年的发展,各种型号的军用飞机翱翔蓝天;以歼20为代表的第四代战斗机,以运20为代表的大型运输机,以直20为代表的战术通用直升机、轰炸机、无人机、教练机、预警机以及空空、空面、地空导弹持续装备部队,形成国内航空自主创新体系,为人民军队捍卫祖国的领空领海、为促进世界和平提供有力保障。在这片热土上,航空人肩负着富国强军的重任。

初创时期(一代机)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在这场战争中,新中国的缔造者们以战略家的眼光敏锐感到:依靠进口飞机虽然解决了空军初建时期的装备急需,但从长远看,必须走武器装备国产化道路。1951年4月17日这一天,航空工业在抗美援朝的烽火中诞生了。诞生之初的航空工业就以努力奋斗和不懈开创的姿态,投入到国防建设中来。1954年7月3日,新中国制造的第一架飞机初教5在江西南昌飞上蓝天。同年8月1日,毛泽东主席亲笔签发了给南昌飞机厂全体职工的嘉勉信,8月26日,初教5飞机被批准成批生产。初教5的生产对于从修理走向制造的新中国航空工业来说,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

1956年7月19日,歼5首飞,试飞员吴克明。.jpg

1956年7月19日,歼5首飞,试飞员吴克明。

1956年7月19日,我国第一架喷气式飞机——歼5在沈阳成功首飞。9月8日,国家鉴定委员会验收宣布:歼5飞机试制成功,可以成批生产交付部队使用。歼5飞机试制成功,掀开我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崭新的一页,标志着中国航空工业一跃进入了喷气时代。由此人民军队的航空装备开始立足于国内,歼5飞机成为20世纪50、60年代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主力装备。

1958年,多用途运输机运5和自行设计的初级教练机初教6试制成功。1958年12月14日直5试飞成功,1959年初由国家鉴定委员会正式验收,投入批生产。

在1959年国庆10周年阅兵式上,空军165架各型飞机组成6个梯队,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中国航空工业从修理到制造再走向自行设计、由生产活塞式发动机的飞机到掌握喷气式飞机的制造技术,仅用了七八年的时间。中国成为当时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够成批生产喷气式飞机的国家之一。

自主探索(二代机)

到20世纪50年代末期,中国航空工业先后成立了材料、技术情报和飞行试验等专业研究院所及飞机、发动机和航空仪表设计室,创办了22个航空专业设计所、研究所,在相对短时间内建立起了航空工业体系。有了完备的工业体系,航空装备由建国初期的仿制生产开始走上自主研制的道路。

歼6为保卫祖国领空立下汗马功劳。

1958年初,人民军队急需装备高空性能好、机动性能优良、火力配置强的歼击机,研制歼6飞机的任务随即提上日程。1963年9月23日,歼6飞机首飞成功。1964年6月,首批试制的歼6飞机交付人民军队使用,经实际使用证明该机的研制适应当时我国对敌斗争需求。歼6飞机装备人民军队时,正值我国土防空作战关键时期。歼6飞机以击落击伤22架敌机且自身无一损失的蓝天功勋,保卫了祖国东南沿海和西南边疆、海岛的领空安全。

1958年8月,航空工业局根据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提议,决定我国自行设计、制造一种超声速喷气式强击机。1965年6月4日,南昌飞机制造厂自行设计的强击机强5首飞成功。1969年底,强5飞机投入生产。10年艰辛的自行研制,揭开了我国自行设计制造超声速喷气式强击机并大量装备部队的历史,填补了我国航空工业的一项空白,成为空军的一支重要打击力量。

歼7飞机。.jpg

歼7飞机。

1966年1月17日,由沈阳飞机厂试制成功的2倍声速国产歼7飞机首飞成功。1967年3月,歼7装备空军部队。中国从此可以自行制造自己的第二代先进歼击机。

在一步跨进喷气时代后,航空工业开始大踏步地走在迅速发展的道路上。为了摆脱受制于人的境况,进一步加快我国飞机国产化的步伐,满足空海军建设发展的需要,在对引进技术进行了技术摸底、吃透工作的基础上,提出了由摸透转为自行设计的新的战斗任务。自此,吹响了新机研制的进军号,调动千军万马全面开展新机研制工作。1969年7月5日,中国自行设计的第一架高空高速歼击机歼8飞机在沈阳飞机制造厂首飞成功。

突飞猛进(三代机)

改革开放以来,国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为应对我国航空武器在世界军事格局和周边威胁环境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严峻形势,使空军到21世纪能够装备自行研制的世界先进水平的武器,并使航空工业的设计水平、研制水平和管理水平大大提升一步,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航空工业历经艰辛,突破了一系列航空关键技术,成功研制了歼10、“飞豹”飞机。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研制了歼11飞机,不断改进升级了歼8飞机,使我国歼击机研制实现了由第二代向第三代的跨越,并装备部队形成战斗力。这些先进的第三代战机,在捍卫祖国主权、保卫领空安全和支援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20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航空工业远远落后于航空发达国家,人民军队航空装备性能比国外同期装备落后,不能适应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防空作战要求。面对严峻的国际国内形势,20世纪80年代初,党中央集体决策,“我们要搞一个新的性能好的歼击机”,使空军到21世纪能装备我国自行设计的先进武器。这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也是几代航空人的夙愿。中国航空工业发展迎来新的历史机遇。

1986年1月25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新歼击机(歼10)立项并列为国家重大专项,内部代号为“十号工程”。至此,新歼击机进入正式研制阶段。经过12年的艰苦历程,1998年3月23日,中国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战斗机歼10飞机在成都首飞成功。

歼10是我国航空工业打基础、上水平、跨时代的重要标志。飞机综合性能要求高、技术创新最突出、跨度大、难度大,是涉及100多个参研单位、20多个部委和行业的国家重点工程。歼10研制是当时我国航空发展史上规模最大、技术难度最高、协作面最广的复杂系统工程。歼10工程现代管理体制的创建,不仅对确保工程各系统要求组织实施和工程目标的全面完成意义重大,而且为推动我国航空科技事业发展进步奠定了一个全新的基础。

2006年12月29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分别以《中国歼10战斗机正式列装我军航空兵》和《歼10战斗机批量装备部队》为题,向国内外播报了我国自主研制的歼10战斗机成建制列装空军部队的消息。

20世纪60~70年代,由于前线战场支援和以空制海的任务需求,歼击轰炸机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很大发展,欧洲的“狂风”、美国的F-111、苏联的苏-24就是其中代表。为满足我国空、海军的任务需求,国产歼击轰炸机研制工作提上日程。1977年2月6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下达轰5后继机研制任务。该机为空、海军通用机种,主要用于突击敌战役纵深目标和敌中型以上水面舰船。1977年10月,三机部批复轰5后继机定名为轰7。1982年6月,重新命名的歼轰7飞机被国家列为重点型号研制项目。同年12月14日,歼轰7首飞成功。歼轰7飞机研制成功,结束了我国只有歼击机、轰炸机而无歼击轰炸机的历史,填补了国家空白。1999年,歼轰7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并参加国庆50周年阅兵式。

我国武装直升机的早期探索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部队和航空工业迫切需要发展新一代直升机,此时在武装直升机方面仍是空白。80年代中期,国家颁布的直升机系列发展规划中,武装直升机成为发展的重点。

直10首飞。

1998年,直10立项研制,标志着立项论证和先期攻关告一段落,正式转入型号研制阶段,拉开了中国直升机自主研制、跨越发展的序幕。这是中国直升机发展的一个重大转折,并由此踏上直升机强军强国的奋斗征程。

直10研制从十分薄弱的基础上开始,面对采用大量新技术、新成品和新工艺的高起点,航空工业加速攻关。从总体到系统、结构、材料、试验试飞到试制批产,从型号研制到条件建设、综合保障到工程管理,其能力均有大幅提升,建立了全寿命周期数字化设计制造体系和国际先进水平的完整试验验证体系,带动了涡轴发动机、直升机专用武器、机载设备和先进材料等全面发展,建成了直升机自主研发能力与体系,实现了型号研制由测绘仿制到自主设计的重大跨越,将我国直升机技术水平向前推进了20年,进入能够自主研制高水平专用武装直升机的国家行列。

全面跨越(四代机)

运20大型运输机。.jpg

运20大型运输机。

2016年7月6日,我国首款自主研制的大型多用途运输机运20飞机正式列装服役,标志着中国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大飞机,我国成功跻身于世界上少数几个能自主研制200吨级大型飞机的国家之列。从2007年正式立项,2013年1月成功首飞,2014年11月在珠海航展公开亮相,到2016年7月正式列装,运20飞机走出了一条我国自主创新研发大飞机的成功之路,仅用国外同类飞机一半左右的时间成功实现首飞,创造了世界上同类飞机研制交付的新纪录。

运20的交付,标志着中国的航空工业正式进入“20时代”,也拉开了人民军队航空主战装备“20时代”的大幕。继运20之后,于2011年1月11日首飞的歼20战斗机成为第二个官宣的“20机型”。2017年9月28日,国防部召开例行记者会,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国自主研制的第四代隐身战斗机歼20飞机已经列装部队,试验试飞工作正在按计划顺利推进。在这之前的2016年11月1日,歼20以双机编队在珠海航展开幕式上首次公开亮相。在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式上,3架中国空军歼20组成箭形编队亮相,这也是该机首次以战斗姿态展示在世人面前。

歼20五机空中受阅。.jpg

歼20五机空中受阅。

2018年2月9日,中国空军发布消息称歼20开始列装空军作战部队,向全面形成作战能力迈出重要一步。这一年的11月11日,第十二届中国航展最后一天,4架全新涂装的歼20战机以四机编队进行了约8分钟的飞行展示。

直20天津直博会亮相。

作为“20家族”最后一个公开的机型,直20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首次亮相。仅仅数日之后,在第五届中国天津国际直升机博览会开幕式上,直20在直博会上空通场飞过,这是自国庆阅兵飞越天安门以来,直20第二次走进公众视野。这款由航空工业自主研制的中型双发多用途直升机能在昼、夜复杂气象条件下,执行机降和运输等多样化任务,具有全域、全时出动能力。从运20到歼20的首次亮相仅时隔3年,从歼20到直20的首次走进公众视野也只时隔3年。“20家族”迅速壮大,见证了航空工业创新能力的不断提升和研制速度的不断突破。

作为主战航空装备,运20、歼20和直20服役之后便被陆续投入了各种应用训练,见证了“20家族”的繁忙。

歼20战机列装空军作战部队后,飞行人才稳步成长,实战实训逐步展开,与歼16、歼10C等多型战机联合开展实战背景下的空战训练,在空军体系对抗演习中发挥重要作用,为空军新质作战能力跃升提供有力支撑。2018年5月,也就是空军宣布歼20列装作战部队3个月之后,歼20首次开展海上方向实战化军事训练,进一步提升空军综合作战能力。

2020年2月13~17日,人民空军在5天内先后派出10架次运20大型运输机驰援武汉,将支援湖北的医疗队和大批医疗物资运抵抗疫一线。继紧急执行国内紧急运输任务之外,为大力支援友好国家的疫情防控工作,中国空军于4月24日首次派运20向巴基斯坦等国运输疫情防控物资。之后,运20还先后前往泰国、斯里兰卡、乌兹别克斯坦等国执行抗疫物资运输任务,也充分展示了该机优良的远程飞行能力和战略运输能力。在军用领域,运20表现更为出色。2020年8月下旬,运20在实战训练中首次完成高原重装空投,在连续空投多件重型装备后,上百名伞兵以“三门四路”离机方式离机,精准平稳着陆,快速实现人装结合。在这之后不久,运20首次依托民用机场执行跨境投送任务,将130余名官兵运抵俄罗斯。

70年来,航空工业筚路蓝缕、奋发有为,实现了航空装备对航空强国从望尘莫及到同台竞技的跨越,为国防装备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在新时期,航空工业紧紧围绕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对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战略部署,精确瞄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军事需求,牢牢抓住当前世界军事革命蓬勃发展的历史机遇,加强对航空武器装备体系近、中、远期发展的顶层设计,加快以空中进攻、战略投送、战略打击、侦察预警、舰基航空、空基反潜、无人作战、空天作战、电子作战、陆上立体机动为代表的装备体系能力建设,以歼20、运20、直20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新质航空作战力量陆续装备部队并形成作战能力,为我军战略转型和有效履行使命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空中进攻能力方面,代表我国航空工业最高技术水准的歼20飞机横空出世,使空军综合作战能力跃上新台阶;歼10系列飞机、歼11系列飞机陆续装备空海军部队,三代和三代半飞机已经成为我国空中对抗力量的主体;以“霹雳”12导弹为代表的新型进攻武器的更新换代并陆续形成战斗力,大大拓展了空中作战的攻击包线,大幅提升了我空、海军在空空对抗、空面打击、警戒巡航等方面的作战能力。

在战略投送能力方面,运20大型运输机正式列装部队,使我军提升战略投送能力迈出了关键一步;运9运输机的大量交付实现了战略投送能力梯次性快速增长。装备交付以来,多次出色完成千里跨区机动、大机群重载远程投送等重大演训任务。一支全域行动、全时反应、全程使用的强大投送力量正在逐步形成。未来,这支运输力量还将在抢险救灾、装备保障、空中搜救等任务中大显身手。

在战略打击能力方面,轰6K轰炸机等远程精确打击装备交付部队标志着我军空中远距精确打击能力逐步形成。近年来,围绕军事斗争准备和国家权益维护,轰6K多次经宫古海峡、巴士海峡,前出太平洋一岛链并绕飞台湾岛,日常性巡航南海并参加多场实兵对抗演练,有效拓展了空面打击范围。

在侦察预警能力方面,新一代空警500预警机装备部队,与空警2000、空警200 一起,在空地一体化、多军种一体化联合作战训练和演习中,为信息化联合作战配上了“千里眼”和“顺风耳”,有效提升了信息化条件下的战场透明度,成为当前作战体系中不可或缺的战斗力倍增器;一系列侦察、干扰、通信类有人/无人航空装备也为我军构筑起严密的空中情报、电磁杀伤、电磁管制网络。

歼15在山东舰上起飞。.jpg

歼15在山东舰上起飞。

在远海作战能力方面,伴随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交付,舰载战斗机歼15战斗机走向深蓝,初步形成远海作战能力,有力支撑了海军由“近海防御”向“近海防御、远海防卫”战略转型建设的深入推进;大量舰载旋翼装备交付海军,使我海军航空兵遂行任务能力得到大幅提升。近年来,海军航空兵作为海军实施先制、反制作战的重要兵力,在亚丁湾护航、利比亚撤侨、马航失联客机搜救、领海日常战备巡航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无人作战能力方面,以“翼龙”系列为代表的察打一体化高端无人机研制成功并出口海外用户,在反恐、巡逻、侦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得到外方用户的高度评价,也打破了西方长期垄断的局面。国内无人作战装备建设也取得了长足进步,总体性能达到国际同类无人机的先进水平,有效提升了部队低威胁环境下重点区域的持久监视侦察、攻击和毁伤效果评估能力。

在立体作战能力方面,直20、直10、直19、直8系列直升机装备,弥补了陆军在空地一体化、远程机动、快速突击、特种作战等方面的能力短板,有效支撑了陆军由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由平面陆军向立体陆军、由大陆军向强陆军的转变。陆军航空兵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成长,“飞起来的陆军”呼之欲出。

新的时期,航空人将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领导下,用“能打仗、打胜仗”的标准加快推进航空科技创新与发展,在武器装备研制中更加注重聚焦实战、更加注重创新驱动、更加注重体系建设、更加注重集约高效、更加注重能力提升,加速构建适应未来作战的航空武器装备体系。航空工业将继续集智聚力落实国家战略,服务强军目标,用一流装备和服务支撑世界一流军队建设,助力航空梦、强军梦、中国梦实现。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