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一飞院:波澜壮阔欣回首 敢在人先又续征

2021-04-17 17:01:10 中国航空报 白俊丽

2021年对于航空工业一飞院来说,意义非凡。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党领导新中国航空事业发展70周年的历史节点,一飞院迎来了甲子华诞。

60载风雨征程,蓝天壮歌;60载航空逐梦,初心不改。一飞院成长发展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党的光辉闪耀、祖国的温暖呵护、集团的指导帮助。是大海的壮阔,才有了浪花朵朵的闪耀磅礴;是蓝天的宽广,才有了鹏程万里的豪情激越。

这是一块热土,从来与祖国紧紧相依;一飞院探索实践的点点滴滴,都是波澜壮阔的时代缩影。时代的辉煌成就了一飞院的茁壮,而一飞院的茁壮更增色时代的辉煌。

在航空工业的起步中诞生

1960年9月的一天,在南京航空学院,海军航空兵首长正在商讨一件十分紧迫的任务——组建601水上飞机设计室发展特种飞机。很快,水上飞机设计室在南京正式成立。

新成立的601设计研究室不过60多人,对于落实水上飞机设计任务,力量显然是薄弱的。1961年11月13日,海军发布命令“决定以601设计室为基础,组建海军特种飞机研究所,番号为国防部第七研究院第十研究所。”“七院十所”——新生的航空工业一飞院以这样的方式,迈开了第一步。

1964年1月1日,七院十所划归六院建制,番号为国防部第六研究院第十研究所,改称大型飞机(轰炸机、运输机、水上飞机)研究所。1965年8月,十所定点阎良。

对于第一批创业者来说,一切都是困难的,一切都是“新兵打硬仗”:摸着石头过河,甚至连房子都是借的,但人们始终保持了对航空事业的坚定、执着和忘我,克服了种种困难,“发扬穷棒子精神”,以革命的乐观主义开始国防建设。

运7飞机测绘仿制是十所建所后第一个完整意义的型号任务。在国家着手第三个五年计划、全国出现工农生产和科学技术全面高涨的大好形势,航空工业开始大型飞机的探索。

1970年,被誉为“英俊少年”的运7飞机首飞成功,结束了我国支线客机完全依赖国外进口的局面。运7研制是一飞院艰苦创建时期崛起的一个里程碑,凝聚了一支投身祖国航空事业的科技队伍。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成长

恢复高考,提倡科学,这是1977年带给中国人的最大感受。这年秋天,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上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科学技术是生产力!”

同年,轰7飞机立项研制。后来,人们赋予它一个威武的名字“飞豹”。

刚刚打开的国门,给了十所放眼看世界的机会,也使人们坚定了“丢掉幻想,自己奋斗”的决心。“飞豹”历经三起三落,最终走出一条自主研发的道路。

一波三折中,“飞豹”研制始终在进行。广大科技人员对这个建所以来唯一的自行研制项目投入了全部期许。大家比任何时候都珍视这个型号任务,时刻牢记身上的千斤重担。

1982年4月19日,正是型号研制最为困难的时期,邓小平亲自批准《关于加速轰7飞机研制的请示》,为型号发展明确了方向。这一时期,各级领导到一飞院最频繁,他们即使顶风冒雪也要亲临研制现场,勉励科研人员奋斗,“努力制造世界先进水平的飞机”。

1988年12月14日15时许,“飞豹”飞机首飞成功。型号总师陈一坚形容“飞豹”首飞的18分钟为“度秒如年”。漫长又短暂的18分钟,宣告中国第一代超声速歼击轰炸机的诞生,它将一个能够自行设计、独立完成复杂机种的填补国家空白的设计研究所永远载入了新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史册。

一位美国评论员这样慨叹道:“轰7研制不能理解,无法想象。”在改革开放的重要关口,轰7飞机的研制为一飞院打开了一条发展之路。科技人员在没有原准机的条件下,自行设计研制了第一代超声速歼击轰炸机,而且留下了宝贵的“飞豹”精神:“献身航空的报国精神、百折不挠的拼搏精神、科学严谨的求实精神、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激情和谐的团队精神。”

在新世纪的曙光中壮大

2005年的一天,在我国某地,两架新式中国战鹰挂载新型空射导弹呼啸升空,数分钟内,搜索、跟踪、锁定目标,枚枚击中靶心。

一连几天,该型战机又在超视距火力圈外靶试了不同类型的新式武器,全都直接命中目标,创造出我战机在对抗演练中实射命中率100%的新纪录。

这一战鹰正是新型航空武器“新飞豹”。

1999年5月,北约投向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5枚炸弹,炸碎了国人的心,也炸醒了国人的梦。航空重任,让一飞院牢记:“研制部门要争口气,否则就要被人‘卡脖子’。”

从型号立项到首飞成功再到装备部队,“新飞豹”啸傲蓝天只用了短短5年,创造了共和国飞机研制史上的新纪录。这一“奇迹”的创造,与两个字密不可分,那就是——创新。

“新飞豹”的成功研制,创造了中国航空发展史上的多个“第一”:第一架全机数字样机;第一架在微机上设计的全机数字样机;第一次实现了国内飞机研制生产的无纸设计;第一次实现了中国飞机设计电子样机协调和预装配;首次自主研制成功中国飞机航电火控系统综合化;建立了国内首个VPM管理系统标准。用户形容:“过去开得是桑塔纳,现在开得是奔驰。”

新的跨越一旦开启,便使更多的不可能成为可能。

2003年11月11日,另一“撒手锏”工程——空警2000首飞成功。我国成为继美、俄之后有能力研制预警飞机的国家。空警2000的研制,全面采用三维数字化设计制造及管理技术,大大缩短了研制周期,为国家节约了几千万元的研制经费,使我国的飞机设计手段与世界先进水平完全接轨。从此,“我们的耳朵更灵、眼睛更亮”,一步步走向航空报国、航空强国的伟大梦想。

“飞豹”精神不断沉淀升华,成为一飞院人不畏困难的勇气、自强自立的骨气、敢为人先的豪气、永不服输的志气、言行必果的胆气,成为一飞院基业坚固的精神内核,成为一飞院成长壮大的不竭动力。

在新时代的征程中发展

大飞机是大国的象征,是强盛的标志,是中国梦的承载。

“5年首飞,8年交付。”“大运”的研制创下了“中国速度”,也折射出航空工业跨越式发展的程度。“为什么这么拼?”总设计师唐长红这样回答道:“为了改变我国多年来航空装备发展受制于人的状态,为了国家国防安全和人民生命安全。”

作为总设计师单位的一飞院,按照“一个平台、二套规范、三层综合、六个统一”的工程思路,在技术路径选择、研制模式、质量管控、手段创新及工程组织等方面均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方法。同时,瞄准世界航空设计制造技术最前沿,一飞院依靠自身力量,抓住了技术创新的主动权,掌握了核心技术的所有权,创造了国内外同类飞机研制的新纪录。

创新成为一飞院人的价值选择。“大运”研制是国内第一个运用MBD技术的型号,也是国内首个通过协同平台建立数字化多厂所研制环境的型号。通过边攻关、边实践的方法,一飞院首次实现了在线关联设计技术、三维数字标注、数字化制造/装配技术,大幅度提高了工程研制效率。经过物理样机实战检验,设计周期缩短40%,生产准备周期至少缩短75%,制造周期缩短近30%,飞机生产质量也得到大幅度提升。

“强国赖重器,鲲鹏振军威!”唐长红院士曾感慨道。“大运”研制的故事如同一本厚重的书,书里装着研制全线每位将士的家国情怀:“大飞机再难也要做!再难也不松劲!我们还要赶超对手!”攻坚团队把晚上的时间用起来,把休息的时间用起来,在长达数年的时间中,没日没夜,没黑没白。他们只关注每一个节点,关注能不能干出来!“我们无法延长时间的长度,但是可以拓展它的宽度。”后来,人们将这种“铸长空重器,挺大国脊梁”的精气神,凝练为“大情怀、大奉献、大跨越、大协同、大运载”的“大运”精神。

这是参研全线的灵魂旗帜,是继往开来的动力源泉。

在新的起点创造磅礴

“飞机设计没有天花板,整个天空都是我们的。”

在院长宋科璞的手机里,珍藏着这样一张照片。在型号研制的某个深夜,一飞院倚天大楼灯火通明。

满楼的灯光,便是一飞院人敬业勤勉的见证。

国家将科技创新上升至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在呼啸的时代洪流中,在每一个脚步里都能找到答案。因为,时代来了,就不负时代;使命在肩,就勇敢担起。

持续用户创造价值,打造高质量飞机产品,建设一流飞机设计研究院。这便是一飞院人的“诗和远方”:完成国家重点型号任务,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让全院职工过上幸福生活。

“双线作战”困难重重,但一飞院却创造了极不平凡。

科研任务高质量交卷,重大项目提前2个月交卷,另一重大项目提前40天报捷,两个项目重大节点如期完成,科研生产主轴保持了持续运转,经营指标持续向好,产业拓展超乎想象……

立足专业大趋势、行业大格局中,干事业、解难题、找出路;放眼技术前沿,敢于在全行业、全国中创先争优;结合实际,在解放思想、创新突破中推进实践。一飞院唯有不变的,是每天在变。当前,以“一体两翼”新模式、“战建结合”新思路、“先进治理”新体系、“小步快跑”新节奏、“客户至上”新理念、“奋斗为本”新文化、“风清气正”新生态、“谦逊实干”新气质等为核心表述的价值理念体系已初步形成,这正是一飞院人践行“一心、两融、三力、五化”新时代航空强国战略的施工图、路线图。

一往无前,不辱使命。在型号研制过程中,一群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发际线高了、头发白了、眼窝深了。可他们在从容淡定中,激荡出了吞吐风雷的豪气,在无悔担当中,迸发出力拔山兮的气势,在寂寞坚守中,砥砺出自主创新的雄浑乐章……太多深藏功名、不改本色的故事,无法一一详述,但研制团队赤胆忠心蓝天可鉴——标准不能降,节点不能让——这就是国之重任值得托付的团队。

风雨多经人不老,关山初度路尤长。

放眼此时的一飞院,初心使命在,盛世乘风快。情怀如磬号角催,满院追梦人!芳华流淌处,奋斗未有时,梦里看剑侠心在,满院悦目气象!

再一次勇敢出发!让更多的刮目相看,在新时代的浩荡中成为一路最生动、最美丽的风景!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