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空军“敏捷旗”演习背后的“先遣联队”概念是什么?

2021-03-29 14:47:51 空天防务观察 廖南杰

2020年10月21日至10月29日,美空军举行了代号“敏捷旗21-1”(Agile Flag 21-1)的作战演习,这是该军种首次以“敏捷”冠名所谓的“旗帜”系列品牌演习,也是其中罕见的未以颜色命名的“概念旗”。

与2020年12月中旬根据空中作战司令部(ACC)司令签署的规划文件高调落地的“黑旗”(Black Flag)演习不同,“敏捷旗”演习的官方报道屈指可数,专业网站也并未给予专门篇幅进行评述。综合现有信息分析,该演习属于“以模型演练概念”,即通过“敏捷战斗运用”(ACE)模型和“先遣联队”(Lead Wing)概念的相互嵌套,检验二者的具体效能,予以深入探索和不断完善。与外界耳熟能详的“敏捷战斗运用”相比,“先遣联队”是美空军新近提出的概念,旨在强化该军种在大国间高端战争中的大规模快速出动能力和战场适应能力。

一、序幕:跨司令部合作计划

2020年1月29日,在弗吉尼亚州兰利·尤斯蒂斯联合基地举行的技术与采办保障评审会议(TASRC)上,时任ACC司令迈克·霍姆斯上将与空军装备司令部(AFMC)司令阿诺德·邦奇上将联合签署了“先遣联队合作计划”协议备忘录(MOA)。这是“先遣联队”一词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2020年1月29日,时任ACC司令迈克·霍姆斯上将与AFMC司令阿诺德·邦奇上将联合签署“先遣联队合作计划”协议备忘录(美空军大学网站图片)

“先遣联队合作计划”是ACC对AFMC发起的“美国所需要的空军”(Air Force We Need)倡议的回应,其目的是建设“作战圈”和“采办圈”的双边交流文化框架,促进“采办圈”了解武器装备在全寿命周期的作战和保障需求,确保“作战圈”拥有“能够正确应对当前和未来威胁的技术”。

2020年10月11日,AFMC又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AFGSC)签署了“先遣联队合作计划”协议备忘录。AFMC方面称,该备忘录正是基于其与ACC先前合作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在空军寿命周期管理中心(AFLCMC)和空军核武器中心(AFNWC)下属的部分计划执行办公室(PEO)与特定武器系统“先遣联队”间传播合作、协同、创新的文化。

根据该备忘录,AFMC和AFGSC计划每年进行两次人员交流活动,互派中高级军官。AFMC的军官将深入AFGSC的“先遣联队”,了解任务生成、航线规划、勤务支援等与作战行动紧密相关的环节,并从作战人员角度分析武器系统的实际能力;AFGSC的军官将加入相关计划执行办公室,了解武器装备从设计研发、合同授予到维护保障在内的完整采办流程。

二、基础:第15航空队的重生

2019年9月18日,美空军以第24和第25航空队为主体,合并后重建了第16航空队,成为该军种的专职信息战部队。此举也拉开了ACC下属常规作战部队大规模重组的序幕。

2020年8月20日,该司令部又以支援美国中央司令部的第9航空队和支援美国南方司令部的第12航空队为主体(两个航空队保留司令部,但只聚焦本战区的作战任务),吸收其核心力量重组了第15航空队。该航空队拥有超过600架飞机和逾4.6万人,编成13个联队,全面统筹ACC战斗机、无人机、加油机、情监侦飞机、指挥控制飞机等战术兵力的训练、组织和装备等工作。

第15航空队的重建是ACC大规模重组其战术航空兵力的第二个重要举措。图为2020年8月20日该航空队举行的重建仪式,敬礼者为航空队司令查德·弗兰克斯少将,执旗者为航空队军士长本杰明·赫登(美空军官方网站图片)

在重建完成仅一个月后,第15航空队司令查德·弗兰克斯少将就提出,计划在10月对“先遣联队”概念进行首次试验。他同时透露,美空军内部对该概念的研讨已持续了一段时间,适逢马克·凯利上将接掌ACC、空军参谋长查尔斯·布朗上将发布《加速变革,否则败北》军种战略愿景文件,因此得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关键支持并实质性推进。

三、内核:战时联队任务编组

“先遣联队”概念的实质是,在大规模战争爆发时,以现有中队快速组成航空联队,高效、敏捷遂行作战任务。

美空军认为,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以来,该军种所执行的绝大部分作战任务仅需出动中队或更小规模的单位。这些中队隶属于不同联队,且任务空域相对固定、地面基础设施较为完善,这也使得美空军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未能演练联队级的作战行动。

大国间高端战争具有爆发时间、地点和规模均不确定的特点,飞行员不但要面对陌生空域,还可能缺乏完善的支援保障设施。在对手使用远程导弹和轰炸机对各主要基地发动第一波打击后,必须将分布在战区不同地域的残存中队捏合起来,编组为“先遣联队”遂行任务。

位于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西北的一条简易跑道,全长不到2440米,滑行道和停机坪非常有限,没有永久性空管设施,目前仅供C-130运输机和直升机临时起降。美空军已将其列为演练“敏捷战斗运用”的前沿设施之一,参演部队包括来自阿拉斯加州埃尔森空军基地的F-35战斗机编队和来自日本三泽空军基地的F-16战斗机编队(美印太司令部空军图片)

“先遣联队”概念与“空军远征联队”(AEW)有一定相似之处,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组成“先遣联队”的各中队不会在事先得到任何通知或预警,也没有时间详细磋商作战相关的各项事宜。

第15航空队计划把其下属的6个战斗机联队作为试点单位,在美国本土开展“先遣联队”概念演练,该演练随后被确立为“敏捷旗”系列演习,每年举行两次。

四、实践:全国抽调力求真实

美空军称,共有六个单位参与了“敏捷旗21-1”演习,包括:驻爱达荷州芒廷霍姆基地的第366战斗机联队参谋部;驻爱达荷州芒廷霍姆基地的第389战斗机中队,装备F-15E战斗机;驻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理查德森联合基地的第90战斗机中队,装备F-22战斗机;驻佐治亚州罗宾斯空军基地的第5作战通信大队;空中机动司令部某单位;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某单位。

上述单位将分散在四个基地,分别负责不同任务,包括:芒廷霍姆基地作为战斗机中队常驻地;佛罗里达州廷德尔空军基地作为任务生成和指挥控制中心;佛罗里达州赫伯特机场作为前沿作战基地;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作为应急基地。

“敏捷旗21-1”演习中,在廷德尔空军基地第601空中作战中心(AOC)监督演习流程的美空军少校弗雷德里克·迪德里希(右)和加拿大空军少校凯文·福斯特,二人均在该中心的战斗规划处(CPD)担任规划员。由此可以判定,部分美国盟国也参与了“敏捷旗21-1”演习,但美空军在新闻报道中只字未提(美国国防视觉信息分发服务网站图片)

从上述情况看,美空军在本土竭力为“先遣联队”构建贴近实战的训练环境,其突出特点包括如下几点:

典型兵力构成:美空军战斗机联队的作战大队一般下辖2个或3个战斗机中队,此次演习的核心是1个联队参谋部,作战兵力为1个四代机中队和1个五代机中队,此外通信保障大队、后勤保障分队、安全警戒分队等也全部配属到位,且均来自不同单位;

典型作战环境:从地理位置上看,作为战斗机常驻地的芒廷霍姆基地与作为前沿作战基地的赫伯特机场分别位于美国本土的西北和东南,直线距离超过3000千米。作为参考,美空军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关键支点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距台海约2600千米。从自然环境上看,赫伯特、埃格林和廷德尔三座空军基地全部位于佛罗里达州,西邻墨西哥湾,以热带/亚热带气候为主,且纬度与关岛接近;

典型演训科目:美空军并未详细报道“敏捷旗21-1”演习的具体内容,从已公开的部分图像资料分析,仍以“前沿地区油弹补给点”(FARP)、野战机场快速建设与持续保障、机场守备与火力防护、高频连续出动与快速分散避袭等“敏捷战斗运用”模型中的常规科目为主。

五、几点认识

1、“先遣联队”概念是美空军提升规模化作战能力的新尝试

根据美空军协会发布的2020年版《空军年鉴》,除专职作战试验与鉴定工作的第53联队外,ACC下属各战斗机联队一般不会混编四代机和五代机中队(第388联队目前处于由F-16CG向F-35A换装阶段,属于特例;第48联队计划2021年年底重建第495中队并配备F-35A),军种内部也仅有预备役司令部(AFRC)为便于装备统一管理,组建了部分混编联队。

美空军在首次开展“敏捷旗”演习,就选择了四代机和五代机混编为“先遣联队”,对联队参谋部的指挥控制能力、任务规划能力和装备运用能力等都提出了较高要求。在“先遣联队”概念成熟后,美空军可在短时间内编组单一机型联队或混编联队,避免对手根据部队番号研判装备型号进而分析任务能力,实现新版《空军科技战略》提出的“复杂且不可预测的规模化作战能力”。

2、“先遣联队”概念是美空军检验战备完好率的新手段

2018年,时任美国防部长马蒂斯提出了在2019财年结束之前将F-16、F/A-18、F-22和F-35四大主战机型的战备完好率提升至80%的挑战目标。美空军虽未如期达标,但F-16、F-22和F-35A分别创下75%、68%和74%的较高水平。

2020年5月22日,美国《空军杂志》网站透露,该军种将放弃传统的以任意时间可升空作战飞机的数量比例作为战备完好率标准,通过应用预测性维护等手段改变现行飞机维护模式,并对供应链成本的削减产生长远影响。该军种组建了由100名专家组成“探路者”团队,探索机队战备完好率面临的最大挑战以及如何对其进行评估和提升。该团队采用数字孪生技术,建立了KC-135加油机中队和F-22战斗机中队的数字模型,并通过可视化工具和自动填充数据测算战备完好率。通过在“敏捷旗”系列演习中编组“先遣联队”,美空军可检验上述技术对战备完好率的提升效能。

3、“先遣联队”概念是美空军增强上下级互信的新方式

新任美空军参谋长查尔斯·布朗在获得总统提名时就已指出,“敏捷战斗运用”将是其上任后力推的重点工作之一。在他看来,高度敏捷、上下互信、强韧保障是其提升军种战斗力的关键所在。为此,布朗要求将战备完好率评价权限下放至各中队,要求中队长通过综合衡量任务执行率、训练时间、经费投入、部署周期等指标,以更符合战备要求的方式来考评战备能力。通过在“敏捷旗”系列演习中编组“先遣联队”,美空军可考评各中队的真实战备水平,视情将传统的权限授予、任务分配和指挥站点等职能去中心化并进一步下放。

4、“先遣联队”概念是美空军未来兵力活动的新要素

虽然美空军强调“先遣联队”概念的主要诞生背景,是在遭对手大规模打击后组织有生力量实施反击,但从“敏捷旗”演习的规划与执行情况来看,未来该军种很可能以该概念为基础,不断实现联队指挥控制能力的独立化、完整化,及其与中队间架构的扁平化、流程的简洁化、编组的敏捷化,最终实现根据任务需要快速编成战术联队、机群迅捷远征部署、高效遂行作战任务、对抗环境强韧生存的目标。同时,“先遣联队”概念与“敏捷战斗运用”模型的结合也表明,美空军意图将“快速猛禽”等小型作战单元具备的快速到达、动态调整、迅速前推等能力,逐步扩展为成建制单位的典型作战样式。

5、“先遣联队”概念是美空军试点敏捷数字采办的新抓手

2020年9月,时任美空军部负责采办的助理部长威尔·罗珀发布《数字采办的现实》指南,呼吁通过数字工程、敏捷软件开发和开放式系统架构的“数字三位一体”技术体系建立颠覆性的敏捷数字采办新范式,维持美国军事优势。在“先遣联队”概念的驱动下,美空军负责战术与战略打击的两大司令部分别与空军装备司令部签署合作备忘录,旨在根据一线部队的能力需求及时调整装备建设重点、加快成果转化交付,使装备发展紧跟技术更新速度,不断为作战人员提供应对新兴威胁、巩固能力优势的武器装备。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