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国无人机反恐将成为常态

2021-09-14 14:19:47 中国航空报 魏岳江

index.jpg

index.png

index (1).png

从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至今,美国战略重心基本是反恐作战行动20年。前十年,美国打击塔利班,击毙本·拉登;后十年,美国打击“基地”组织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而8月2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外突发自杀式炸弹袭击已造成至少170名阿富汗平民和13名美军成员死亡表明,美国历经20年时间并耗费2万多亿美元打击“基地”组织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最终结局是猫还是捉不完老鼠。8月27日,美军无人机在阿东部楠格哈尔省实施空袭,打死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两名高级成员。

美军在作战中把自己人员的生命看得比一架高性能武器更重要,所以奉行战时“零伤亡”战略。只要飞行员和参战人员不幸落入对方纵深腹地,不管其是死是活,美军都要冒着生命危险,出动救援飞机全力以赴营救,以鼓舞士气,稳定国内厌战情绪。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为了营救落入伊军的一名女兵,营救行动计划竟然惊动了中央司令部最高指挥官及其白宫,命令采取欺骗佯动、空中掩护等战术手段,出动海军、空军特种部队搭乘直升机,从纳西里耶一家医院成功地救出了这名女兵,成为战争中世人关注的一个亮点。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导致阿富汗政局一夜风云变幻、突然变天,塔利班势如破竹、班师回朝,阿富汗总统加尼乘飞机出逃阿联酋,驻阿富汗美军仓促撤离,国际社会纷纷谴责美国政府的功利主义行径: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美国认为罪魁祸首是本·拉登,罪恶势力是“基地”组织,幕后黑手是塔利班,发动第二次阿富汗战争,重创塔利班武装力量之后,扶持阿富汗亲美政权。此后,美国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境内开始搜索本·拉登的行踪,直至把本·拉登击毙。然而在塔利班席卷全阿富汗的情势下,美国就背信弃义、用完即弃、开始甩锅,从阿富汗撤军,已经颠覆自称自己是“世界警察”的地位。这次从阿富汗撤军,正当美国政府在全世界面前丢脸、抬不起头来之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又制造一起惊天动地自杀袭击美军造成13名士兵死亡大事件,让美国政府颜面尽失。

在喀布尔机场爆炸事件发生后,拜登曾表示,美国将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分支“ISIS-K”追杀到底并让其付出代价,美军可以在任何时间对该组织的任何基地进行打击。当地时间8月27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总统拜登不希望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爆炸事件的幕后主使继续“活在地球上"。据报道,在听完美军使用无人机打死两名“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成员的情况汇报后,拜登说这次空袭不是最后一次,极端分子将遭受更多打击。

美国打击伊斯兰国斩草未除根恐怖幽灵犹在2019年10月26日晚,美国特种部队在叙利亚西北部进行的一次斩首行动中,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被逼入一个坑道尽头,随即“引爆自杀式炸弹背心身亡”。随后,美国进行基因检测确认,身亡者是巴格达迪本人。然而,美国消灭伊斯兰国头目并不等于消灭整个组织,暂首行动虽然取得胜利,但是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并未斩草除根,恐怖幽灵犹存、安全威胁尚在。

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伊斯兰国已制造超过430起袭击行动,其中4月份的袭击数量是1月份的两倍。国际反恐专家认为,伊斯兰国残余势力乘全球疫情防控之机,频繁在伊拉克西部和北部的逊尼派省份、叙利亚东部以及叙伊600千米长边界沿线人迹罕至的沙漠地带活动,扩大其势力范围。此外,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利比亚、菲律宾、埃及的西奈半岛、尼日利亚等地建立新的分支。种种迹象表明,伊斯兰国恐怖活动并未销声匿迹,欲借全球疫情防控之机东山再起、卷土重来。一些残余势力秘密潜伏在叙利亚东部沙漠地带或民间,不少武装人员还有游击战经验,可能伺机发动“独狼”恐怖袭击行动。一些离开所谓“哈里发国”的武装人员重整力量,返回他们先前在伊拉克的巢穴进行潜伏。媒体报道称,伊斯兰国结构依旧完整,还有领导者、战士、招募员和资源,仍然是一支“久经沙场、训练有素的强大力量”,能够协调发动攻势或分散作乱。据法新社巴格达消息,8月2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警告说,伊斯兰国组织“仍是一个威胁”。被指制造了喀布尔机场外袭击事件的伊斯兰国组织分支“伊斯兰国呼罗珊组织”(“ISIS-K”)是6年前在阿富汗东部聚集起来的,它迅速发展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危险的恐怖威胁之一。该组织拥护伊斯兰国在世界范围内对非穆斯林发动“圣战”的号召,通过边境来到阿富汗境内秘密发展起来,还从邻国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吸引了一大批人。据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统计,2017年1月以来,“伊斯兰国呼罗珊组织”武装分子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平民发动了数十次袭击,与阿富汗军队、巴基斯坦军队和美国领导的联军发生了数百次交火。尽管该组织还没有对美国本土发动过袭击,但美国政府认为,它对美国及其南亚和中亚盟友的利益构成长期威胁。美国官员透露,五角大楼已经开始为总统及其国家安全团队拟订可供选择的报复行动方案,包括对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的目标实施打击,据信“伊斯兰国呼罗珊组织”2000多名极端分子大多藏身于该省。

新一届美国政府上任后驻外美军遭袭一直持续自2020年1月3日美国发起的一场无人机突袭行动,暗杀伊朗高级军事将领苏莱曼尼以来,针对驻外美军军事设施的火箭弹和导弹袭击一直频繁发生。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针对美军袭击事件屡见报端、新媒体头条。今年4月,1架无人机向驻扎在埃尔比勒机场附近的美军投下了炸药。这是已知的第一起无人机对驻埃尔比勒美军发动的袭击。与此同时,美军驻巴格达基地和大使馆接连遭到火箭弹袭击,华盛顿指责是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发动了这些袭击。5月8日,伊拉克安全部门发布声明称,位于安巴尔省的驻伊拉克美军阿萨德空军基地于凌晨遭到1架无人机的袭击,但未造成人员伤亡。5月24日,驻伊拉克美军阿萨德空军基地再次遭到了一枚火箭弹袭击,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7月5日,驻伊拉克美军阿萨德空军基地和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遭到不明火箭弹和无人机袭击。7月6日,1架无人机携带炸药袭击了伊拉克北部的埃尔比勒机场,目标是机场地面上的一个美军基地,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或任何损失。

无人机反恐定点清除目标人物可能成为常态在未来作战中,无人机作为异军突起的“新生力量”,已由“侦察保障”逐步演变为“进攻主角”,不仅能有效补充卫星侦察等手段的不足,也能执行远程侦察、边境巡逻、目标识别、电磁干扰、物资运送、精确打击、自主打击、察打一体、毁伤评估、常态反恐等多样化作战任务,必将成为未来战争最重要的常态打击武器。

无人机与有人机相比,具有价格低廉、机体小、机动灵活、起飞不受限制、无人员伤亡、空勤保障简单等特点,适合反恐作战行动。在过去十多年中,无人机已经成为反恐利器。奥巴马时代美国政府称,无人机对巴基斯坦部落地区恐怖分子的打击频率提高了10倍。从2009至2015年12月31日,美国发动了473次空袭,大部分是无人机攻击,打死2372至2581名恐怖组织“武装人员”。

近年来,美国实施了数千次无人机袭击行动,精确打击、定点清除“基地”组织的不同级别头目: 2002年11月4日,美国中情局官员接到情报,得知拉登的助理、也门“科尔”号驱逐舰爆炸案主犯、“基地”头目哈里斯,正与几名手下乘坐一辆越野车高速行驶在也门西北部地区。根据线索,美军“捕食者”无人侦察机很快发现了目标,实时把红外线图像源源不断地传播到某个遥远的地面指挥站,随后它根据地面指令向那辆越野车发射了“地狱火”导弹,将那伙“基地”分子全部歼灭。2014年11月1日,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第二号人物在伊拉克对巴格达以西发起的进攻中被打死。与此同时,伊斯兰国头号人物巴格达迪的下落仍然不明。“阿拉比亚”电视台早前报道称,巴格达迪在美国空军和国际联军对叙利亚边境的凯姆镇周边展开的空袭行动中身受重伤。无论是美国官员,还是伊拉克官员都说不清巴格达迪当时是否在打击现场。2014年12月25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任命的摩苏尔市地方长官在联军空袭中被炸死。2015年,“基地”组织高级头目纳德哈里与另外三人在车中被美国无人机炸死。2016年7月,美军一架无人机在阿富汗发动空袭,炸死了巴基斯坦塔利班的一名高级领导人。这位塔利班领导人曾经参与了2014年袭击巴基斯坦一所学校的行动。那次袭击是巴基斯坦发生的最为恐怖的袭击之一。美国无人机2018年5月15日在也门南部的舍卜沃省,袭击两辆“基地”组织的汽车,造成至少4名阿拉伯半岛分支恐怖分子被当场炸死。

美国无人机反恐作战行动实践证明,无人机命中精度越来越高,现正向自主控制方向发展。未来几年内,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并不意味反恐作战行动结束,无人机必将成为打击伊斯兰国和新的基地组织的利器。但是与此同时,无人机反恐多数都在平民密集地区进行,也会造成无辜平民伤亡,届时美国可能不会对“附带损失”承担责任。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8月28日称,五角大楼出动“死神”无人机,利用不含炸药的特殊“地狱火”导弹代号“R9X”,对“伊斯兰国呼罗珊组织”(“ISIS-K”)组织负责人发动空袭,可以使指挥官精确定位目标并减少平民伤亡的可能。但是,塔利班8月28日表示,仍有两名妇女和一名儿童在袭击中受伤。

“9·11”恐袭事件,给美国人心里造成极大的心理创伤,而今如果恐怖分子使用数十架、甚至数百架的小型飞行器附加炸药对美国本土发动袭击,那后果不堪设想。随着无人机或机器人价格的亲民化以及操作的简易化,每个人将来都有机会接触到这种小型飞行器或机器人。恐怖分子可以坐在进行恐怖袭击目标远处的车内或隐蔽处,用操控杆和油门控制小型无人机的飞行,采用远程遥控操作模式操纵无人机引爆炸弹。预先给人工智能机器人安装预定程序,体内安装定时炸弹或爆炸装置,制造各种恐怖袭击事件可能在所难免。

责任编辑:int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