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全球航空减碳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2021-09-10 15:21:21 中国航空报 于占福

9月5日,在服贸会举行的2021中国碳中和发展论坛上,与会专家深入解读了我国实现碳中和面临的挑战、碳减排的路径选择以及可能带来的变革。

据介绍,截至2020年底,全球已有100多个国家或地区作出了碳中和承诺。目前,英国、日本、墨西哥、欧盟、韩国、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通过了应对气候变化的专项法律。我国也向世界作出庄严承诺:力争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在过去的几年中,全球航空业的低碳与绿色化进程在发展与清洁两个主题下稳健前行,既有显著的成果,又依然面对着巨大的技术、经济和政策挑战。

根据统计数据,2019年全球客运和货运航班共排放二氧化碳9.2亿吨。其中85%的航空碳排放源来自于客运航班,15%来自于货机。

美国、中国和英国的航空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据全球前3位,2019年的总排放量分别为1.79亿吨、1.03亿吨和0.32亿吨,3个国家合计占据当年全球总航空碳排放量的39.2%。而同时全球航空客运碳排放量前10的国家中有4个国家地处亚太地区,分别是中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

从碳排放密度(CO2/排放量/RPK客公里收入)维度看,美国和日本是全球航空碳排放密度最大的出发国,达到95gCO2/RPK,该水平均高出全球平均值5.6%;德国的航空碳排放密度居于第二,略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中国航空市场的碳排放密度为88gCO2/RPK,比全球平均水平低2.3%。

而按照主要航线通道的年度航空碳排放量来看,2019年全球航空碳排放量最大的三个航空通道是:亚太地区1.99亿吨,约占全球25.4%;北美地区1.27亿吨,约占全球16.2%;欧洲1.07亿吨,约占全球13.6%。紧随其后的是全球的四大国际航线通道,分别为:欧洲-北美通道0.56亿吨,约占全球7.1%;亚太-欧洲通道0.494亿吨,约占全球6.3%;亚太-北美通道0.440亿吨,约占全球5.6%;亚太-中东通道0.345亿吨,约占全球4%。

这其中,比较2013~2019年的碳排放总体增量,亚太地区内部以及亚太-中东通道是两个碳排放增长最为迅猛的通道。这也和全球航空市场总运输量过去几年的增量来源比较匹配。令人鼓舞的信息是,从2013~2019年间,随着飞机燃油效率的提升,航空碳排放的密度在显著下降。虽然2013~2019年间全球RPK总量增量约为50%,但同期对比的二氧化碳排放密度却下降了12%,说明包括飞机燃油效率改进等多种绿色技术的精进还是取得了明显成效。全球航空减碳的事业正在扎实前进。

2019年,全球排放二氧化碳364亿吨,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102亿吨,占全球排放量的27.9%。但从人均碳排放的角度,中国人均碳排放不算最高。其中,交通运输行业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9.7%,而民用航空碳排放规模为全国碳排放总量的约1%,占交通运输业排放总量的约10%。

今年3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正式发布,明确提出“落实2030年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等要求。

“十四五”规划《纲要》指明了国家未来5年的发展方向和总体规划,其中也包含了关于航空业绿色发展的框架性意见:“深入实施制造强国战略”中提到深入实施智能制造和绿色制造工程,推动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推动航空航天等产业创新发展。“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型产业”中对于新型产业的描述包含了绿色环保以及航空航天产业。“持续改善环境质量”中提到深入推进交通等领域低碳转型,加大问题气体排放控制力度,并积极参与和引领应对国际气候变化的国际合作,推动落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积极开展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中提到深化交通运输等领域节能和能效提升。同时构建资源循环利用体系,构建绿色发展政策体系,大力发展绿色金融相配合实现绿色转型目标。“促进国防实力和经济实力同步提升”中提及推进空中交通管理等改革。

由以上可以看出国家在“十四五”期间针对绿色航空发展的总基调集中在了高端制造、绿色金融、节能减排、国际合作、空域改革等方面。同时,加快核心技术创新应用,聚焦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航空航天等与航空业息息相关的产业创新,体现了国家发展高端制造和绿色发展的决心,也是我国航空业大发展的历史机遇。

今年3月,中国民航局印发《关于“十四五”期间深化民航改革工作的意见》,该意见是中国民航局根据国家“十四五”规划制定的行业纲领性文件,从十个方面明确了49项改革任务。其中与航空业绿色发展相关的内容如下:“提升时刻资源配置和使用效率”中提及“建立基于实际运行品质和保障资源能力的差异化航班量调控机制,实现航班总量精准控、航班时刻精细调”;“优化完善集约高效的运行管理政策”中提及了“优化运输机队结构,促进运输机队与市场需求、资源保障能力协同发展”“推进完善飞机拆解领域的法律法规,促进飞机拆解产业发展”;“强化民航发展基金的引导与调节功能”中提及“完善民航传统基建与新基建、空管、航空物流、节能减排、基本航空服务、公益性通用航空、专业技术人才以及技术性推广应用等方面的财经支持政策”;“推动空域结构优化”和“提高空域资源使用效率”中提出将继续推进空管运行体系改革,有序推进重点地区的空域优化调整,“为机场、空域规划与机队、航线网络规划充分衔接提供支撑”;“建立协同运行规范标准和工作机制”和“构建‘四强空管’标准体系”中提出将继续深化保证资源配置与组合,推进空管数字化系统建设。并积极推广“AMAN、DMAN、CCO/CDO、TBO、远程塔台”等空管运行新模式;“形成民航绿色发展的机制”中明确提出围绕国家双碳目标制定民航“低碳发展中长期路线图”和“绿色民航标准体系”。同时鼓励航空公司积极使用可持续航空燃油,并建立基于市场的民航节能减排机制。

根据民航局“十四五”深化改革工作意见,中国航空业将在空域优化与改革、政府资源调配、法律法规建设、新技术应用和绿色民航机制等方面促进航空业绿色转型。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对于中国航空业绿色转型而言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实际的工作有待于民航运输企业、机场企业和相关保障体系充分联动,以实现既定效果。

责任编辑:int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