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航西飞在737MAX垂尾项目上重整旗鼓再出发

2021-09-03 15:18:46 中国航空报 赵爽

2021年4月,在得到波音737MAX垂尾项目复工的消息后,中航西飞立即组织国际航空部件厂737MAX垂尾相关单元,根据公司生产主进度计划,进行产能和人员评估。为高质量、高效率地投入复工复产工作,737MAX垂尾单元根据产品结构特点,结合组件装配周期,评估出复工复产后所需最少员工数量,并反复推敲精简。在确保不影响其他项目正常生产的前提下,单元精心组织安排,根据组件开工顺序,自6月起,前缘、前梁、后梁、后部、总装骨架、总装蒙皮、精加工、架外等工位员工分批次返回737MAX垂尾项目复工。

万事开头难。为了让操作工人尽快熟悉装配流程和质量标准,工艺人员精心准备波音文件培训课件,结合各组件装配风险点及以往故障问题等注意事项,对所有复工复产员工进行工艺文件培训及AO模拟考核验证,邀请波音驻厂代表、检验人员全程参与,讨论工艺标准问题,以确保高质量完成各组件的装配工作。

复工伊始,用户代表每天都会到现场巡视检查,规范各工位操作过程。每台装配工装上醒目的“道道清”标识,时刻提醒着每名操作员工严格控制所在工位产品质量,不制造缺陷、不传递缺陷、不接收缺陷,每人都是产品质量的“守卫者”。每天班前班后5分钟,班组成员都会对工装及工作区域进行彻底清扫,确保工作环境卫生。

由于生产周期紧张,交付压力极大,737MAX垂尾单元和计划排产员不断调整、压缩装配周期,倒排节点计划,预警风险,合理安排和组织生产。

副厂长孙东卫6月刚刚调整到国航厂负责美洲项目生产工作,正好赶上737MAX垂尾项目复工复产。面对交付周期紧张、人员不足等诸多问题,他积极协调厂内资源,帮助单元科学组织生产,细心关注员工的思想动态,每天深入生产一线,帮助现场协调处理影响生产顺利进行的“疑难杂症”。

许多员工克服个人和家庭中的困难,默默坚守岗位。新晋“奶爸”——架外班员工彭宏辉,平日工作中话不多,干活特别利索,学什么都快。垂尾装配后梁匣内多余物检查较困难,尤其接头位置需要借助内窥镜检查,但几天工夫他就能熟练运用内窥镜配合用户代表检查,被大家赞赏为“内窥镜大拿”。

总装蒙皮铆接劳动强度较大,单侧蒙皮铆钉近万个,而且左侧铆接完成后,右侧采用的是卷铆装配方式,需要人钻到垂尾内完成紧固件涂胶及铆接工作。工作区域不开敞,两个肋之间空间非常狭小,需要身材苗条、体力好的员工在垂尾内部顶钉,一个姿势钻进去就要两个多小时。班长冀志伟冲在前头,两个小时铆接下来,肚子已被梁间肋磨破了皮。

总装工位装配周期被压缩至2天,周期特别紧张且产品质量要求特别高。总装蒙皮班张旗、宋云超、张洪军、张龙等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年龄都在50多岁。高强度的铆接,对他们确实很有挑战,但大家都不认输。在工作休息间隙,他们打趣道:“咱们几个加起来有200多岁了,但干起活来绝不能比这些小伙子差劲。”

架外班魏燕辉被称为“拼命三郎”。为不影响生产交付任务,他每天工作起来就停不下来,有时候一上午连口水都来不及喝,经常汗流浃背、湿透工装。后部班张继红身患糖尿病,每天下午下班回家匆匆打完胰岛素又赶回单位抢进度,他的小徒弟让他注意身体多休息,可他却说:“后部周期最吃紧,人员不足,我们只有铆足劲儿往前抢才能跟得上总装的装配周期。我们不能影响生产任务!”

架外班穿装电缆、封闭前缘这两项非常关键的工作是由赵冬梅、温芳菲师徒完成的,她们的工作要在梁匣喷完防腐剂后进行,而防腐剂多数都在晚上喷涂。任务紧要关头,她们总是忘记时间,常常工作到凌晨赶进度。师傅赵冬梅对徒弟关爱有加,在任务最紧张的这天下午,温芳菲要参加高级工考试,赵冬梅主动提出:“你去好好考试,任务交给我,我一个人来就可以!”雷电交加的夜晚,温芳菲考完试匆匆赶回生产现场,班里的其他同事也主动帮助师徒二人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在大家齐心协力的配合下,提前2小时任务就完成了。

苦心人,天不负。7月初,复工后生产的首批4架737MAX垂尾经波音驻厂代表总检合格后,顺利发往上海港。随着复工后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737MAX垂尾项目已开始着手准备产品速率提升工作。这里有在垂尾项目工作几十年的老师傅,有新加入垂尾项目的新鲜血液,还有大名鼎鼎的“薛莹班”。737MAX垂尾单元是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勇往直前的国际转包生产队伍,他们齐心协力保节点,高质量完成公司国际转包生产任务。

责任编辑:int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