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关于美国空军“下一代空中主宰”第六代战斗机项目的七个问题

2021-08-25 13:17:41 航空简报 黄涛

2021年8月19日,aviationweek网站刊发评论文章,题为“Opinion: Key Questions About USAF’s NGAD Sixth-Gen Aircraft Program”。文章指出,越来越清楚的是,美国空军 “下一代空中主宰”(NGAD)第六代战斗机项目将成为下一个主要的军用飞机计划。有两大未知数:有没有飞机,谁是主承包商?还有五个小问题。

首先,去年9月,时任空军采办主管的威尔·罗珀披露了一架全尺寸原型战斗机的存在,称其正在试飞并“打破(研发速度)记录”。据称这是NGAD的一部分,但鉴于该项目不断演进的性质(以及该原型机成熟度的不确定性),目前尚不清楚这架喷气式飞机与NGAD的最终形式有多大关系。但NGAD作为一个项目显然正在加速发展,2022财年需要15亿美元的研发资金(高于2021财年的9.02亿美元)。

其次,我们不知道这架原型机是谁建造的。在第二季度的财报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收取了与机密项目相关的每股0.61美元的费用,而在第一季度的业绩中,该公司将1.35亿美元的销售额增长归因于机密合同。本月,该公司在其“臭鼬工厂”开设了一家大型“智能”工厂。由于机密侦察机的订单很少,很少需要大型的新设施,因此该工厂可能会用于研制新的战斗机。但波音和诺斯罗普·格鲁曼也可能是竞争对手。

除了这些不确定性之外,还有五个关于NGAD的问题:

1.进度节点怎样?开发和集成任务系统和其它关键部件是比制造测试机更大的挑战。试飞原型机和生产作战型飞机之间可能存在巨大的鸿沟。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YF-22首飞和第一架F-22交付之间耗时12年,而X-35和F-35最初交付之间用时将近10年。数字化可能会加速这一过程,但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一点。事实上,数字化时代之前的F-15和F-16从首飞到服役,分别只用了两年和五年。

2.将采购多少?罗珀表示,空军需要采用“数字化百系列”方法,连续开发多个批次、每批次装备数量较少的飞机。但采购数量取决于时间:如果生产一型作战飞机需要十年时间(通常需要数百亿美元的非经常性资金),那么购买数量较少将非常低效。另外,俗话说,敌人在这里也有投票权。如果与均势对手的冲突被视为短期或中期风险,那么关注当前的生产模式比耗费数年等待下一件事或一系列事情更有意义。

3.是否会联合研制?海军的F/A-XX计划在定义和资金方面似乎有点落后于NGAD。但历史表明,海军化的NGAD飞机几乎没有希望满足这一要求。联合攻击战斗机(即F-35)更像是空军/海军陆战队的战斗机;海军拒绝为数量很少的F-35C做预算。对于F-14、F-15、F-16、F/A-18和F-22,“联合”完全失败。自美军上一种真正联合研制的战斗机F-4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空军对此并不那么热衷。

4.是否可以向全球销售?F-35有十几家国外客户,但由于政治和成本原因,F-22没有海外客户。F-15为高端战斗机出口提供良好的基础,共有6个国际客户,前提是NGAD的生产时间足够长到能够吸引国际客户兴趣。日本有可能发现NGAD联合生产作为其本土F-3隐形战斗机计划的替代方案具有吸引力。

5.采购开始时会有什么影响?增加NGAD采购现金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美国空军F-35A和/或F-15EX的资金。由于后者是较旧的机身,而且采购速度要低得多,NGAD可能会导致F-15EX项目终止。此外,空军参谋长查尔斯·Q·布朗将军最近表示将退役F-22,留下F-35A、F-15和F-16,当然还有NGAD。

除了这些项目问题之外,另一个未知数与新型战斗机的能力有关。具体来说,部署这架飞机对力量平衡,特别是对中国意味着什么?NGAD的有人-无人组队能力能否解决西太平洋地区的数量不平衡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还需要数年时间,但它对美国的未来战略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int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