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沈阳所舰载机技术保障人员:家国情怀不是大话

2021-06-01 15:06:27 中国航空报 陈赓

伴着他们远航,就要承受密闭空间工作生活。

伴着他们远航,就要感受黑白颠倒昼夜不分。

伴着他们远航,就要忍受不间断的噪音轰鸣。

伴着他们远航,就更能懂得一缕阳光的珍贵。

作为航空工业沈阳所舰载机的技术保障人员,他们经常体验着这样的生活。很多人纷纷羡慕,能跟随航母一同出海远航,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但实际上可远没有那么轻松。

舰上保障是客户与研究所之间的纽带和桥梁,肩负着协调客户、研究所、生产厂、配套单位等重任。尤其在舰上,由于通讯受限,无法像其他外场任务一样可以随时进行沟通协调,获得各专业领域的技术支持。因此,每个人都要掌握更加全面的专业知识,因为他们经常要在现场作出决策,只有当遇到特殊复杂的难题,凭借个人经验已无法解决时,才能申请一次通话机会,得到所里的技术支持。

“外场人绝对心向党”

老刘今年48岁,1996年从南航毕业到所里工作,到今年已经是第25个年头了。“外场人绝对心向党。航母离开码头,到了公海上就相当于到了前线,谁都不能预料将要发生什么。”他表示,歼15舰载机是航母的核心装备,是拳头力量,容不得一点闪失。“我在家的时候,晚上沾枕头就能睡着,但在舰上经常要到半夜2点才能睡着。一是完全的密闭空间不利于睡眠;二是关灯以后的黑暗,让人分不清昼夜;三是通风设备的噪音会造成人失眠,开始几天还不明显,等到10天以后身体就开始出现反应了。”我有时经常会扪心自问:“还能坚持吗?”最后也都咬牙挺了下来,因为我们深知,国家的舰载机起步晚,想要赶超先进一定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舰上保障第一人”

崔哥今年36岁,2010年从西工大毕业到所里工作,也已经11年了。在参与舰上保障的8年时间里,他被称为“沈阳地区上舰保障第一人”,。他笑着说:“现代人对于手机的依赖度是很高的,在舰上手机都要进行集中管理,人一定是会焦虑的,好像是一下子回到了80年代。”他表示,在舰上的生活久了,人会极度想念阳光和陆地,这就需要个人拥有比较好的自我调节能力,否则很可能任务还没完成,心态就先崩溃了。

再加上航母在海上一直晃动,有人刚上来生龙活虎的,晃两天就蔫了。睡觉的时候也经常不由自主地一会儿往这边歪,一会儿往那边歪,对大家来说,这都是每天的考验。

“家人们心也得大”

“不光要我们心大,家人也得心大。”他们通常都是在上舰之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说是要出差,等到靠岸之后再跟家里报个平安,期间是没有办法跟家里取得联系的。有时因为离家时间太久了,也只能在跟所里汇报情况的时候让所里帮忙给家里报个平安。之前也发生过家里很长时间联系不到人,急得找同事打听的情况。为此,他们每个人都有其他同事家里的联系方式,代报平安已成为了常态,内容也很简单,“人安好,请放心”。

采访过程中,崔哥接到电话,是同事小韦打来的,想让他帮忙联系一下女友和父母,报个平安。小韦是刚刚入职不久的新员工,从2020年西工大毕业后来到所里工作,就一直负责外场保障。面对上舰任务他没有犹豫,但是女友的担心着实让他“头疼”。崔哥便成了“传声筒”,定期帮他跟家人报平安。

家国情怀不是大话

家国情怀在外场保障人身上不是一句大话,“为国家舍小家”,一项任务的完成,不仅是一个团队的付出,后面还有无数个家庭的支撑和保障。

崔哥那一年刚结婚不久就被派上舰进行保障,之后孩子出生不到2个月他又接到了上舰保障任务,其中的艰辛难以言说,直到现在,他都深感亏欠家庭。2017年7月9日,他接到任务,随辽宁舰驶入维多利亚港,参加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活动。他们在舰上见证了那一历史时刻,身为航空人的荣誉感油然而生,国家力量在血液中汹涌澎湃。那一刻,也成为他人生中最难忘的瞬间。

伴着歼15飞机远航,让它成为大国重器、海天利剑;

伴着航母远航,守卫祖国的碧海蓝天;

伴着海军战士们远航,他们是海上的卫士,是刀尖上的舞者,是最可爱的人。

伴着大国威风远航,让世界见识中国力量!无怨无悔,誓言响亮!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