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败身退?美国空军正在考虑替换F-22“猛禽”

2021-05-26 14:51 航空简报 看航空 专栏

2021年5月19日,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RUSI)网站发布评论文章,题为“Retiring Undefeated? The US Air Force is Considering Replacing the F-22 Raptor”,作者是空中力量与技术研究员贾斯汀·布朗克。评论指出,美国空军最新的举动首次公开证明增加了对保密的“下一代空中优势”(NGAD)计划的资金支持,而其指挥官似乎愿意比预期早得多地放弃当前的主力战斗机机队以确保这一点。

美国空军参谋长CQ布朗将军最近概述了他对美国空军战术战斗机机队的未来愿景,其中不包括F-22“猛禽”第5代隐身战斗机。这引起了许多人深深的震惊。毫无疑问,F-22是世界上最致命和生存力最强的现役战斗机,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发展的任何最新一代战斗机仍不太可能对其原始能力构成挑战。此外,F-22属于美国空军机龄第二短的战斗机机队,是1996-2011年生产的。F-22的机体设计疲劳寿命为8000飞行小时,其机队平均疲劳寿命消耗目前为大约1800小时左右,这意味着该喷气式飞机本身应比较老的F-16和F-15机队拥有更多的潜在使用寿命。

另一方面,由于多种原因,F-22一直是美国空军有问题的资产。机体、隐身涂料和航空电子设备在设计时都突破了技术边界,而这意味着F-22与其它战斗机相比使用极其昂贵且难以维护。此外,过时的电子组件以及从一开始就设计成仅与其它F-22交互的软件和通信体系结构,都使“猛禽”变得昂贵且复杂,无法使用新的武器进行升级并与F-35等其它资产联通。与尺寸和重量为较老的F-15家族这一级别的其它战斗机相比,F-22的航程也相对较短,这是由于采用极其强大的发动机以及牺牲机内燃油容量供内部武器舱使用,而F-22这样携带武器可以不损害其关键的极低可观测(隐身)特性。具备探测和攻击敌机的能力,而几乎没有被探测到或至少被跟踪和反击的风险,这使得F-22成为卓越的战斗机,但也使其无法像常规战斗机那样采用外挂副油箱来扩展作战航程。驻扎在阿拉斯加和关岛的F-22平时经常使用外挂副油箱进行飞行,但即使在飞行中抛弃了它们也无法恢复全部隐身特性,而这在战时将是一个重大缺点。就美国空军日益关注在印太地区实施威慑和对华潜在作战等挑战而言,这种机内燃油航程的不足以及对脆弱且航迹易被跟踪的空中加油机的依赖是一个主要弱点。

也许对美国空军而言,最成问题的是F-22的产量被反复削减,在仅生产187架之后于2011年最终停产。这使得拥有战斗编码的机队中约有120架F-22,从美国的标准看这是一个规模极小的利基机队,尽管该机拥有无与伦比的作战能力,但机队太小却缩减了规模经济且难以持续合理投资。机队太小且生产线封存也使F-22随着时间在流失,这严重损害了其长期存在能力。迄今为止,没有战斗损失并未阻止其因迈克尔飓风等事故或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该飓风在2018年损坏了廷德尔空军基地的17架“猛禽”。在未来任何高烈度冲突中,F-22部队的潜在脆弱性对于计划人员而言可能是非常清楚的,因为即使是最致命和作战生存力最高的战斗机,在地面上仍然很脆弱,或处于安全空域之外,甚至被剥夺了空中加油机的支援。

上面概述的诸因素很可能至少构成了这样一些因素,它们促成了布朗将军不再依赖F-22来制定美国空军未来战斗机机队路线图的雄心壮志。但是,还有其它一些重要因素可能会影响五角大楼正在进行的辩论。首先是即将到来的NGAD计划的成熟度和能力,该计划被布朗将军列为构成其未来理想力量的4种战斗机之一。尽管时任美国空军采办、技术和后勤助理部长的罗珀在2020年9月评论说:“我们已在现实世界中建造并飞行了一个全尺寸的[NGAD]演示验证飞行器,并且在这方面我们打破了记录”,但目前根本没有这种指定取代F-22的后继机的状态或设计的任何公开信息。布朗将军将NGAD称为战斗机这一事实,暗示着它是一种以有人驾驶为主的航空器。但是,NGAD仍可能包含一个系统集成,其中包括作战无人机和先进弹药元素,它们与核心的有人驾驶战斗机协作以提供下一代空中优势。

尽管使用了现代数字设计和测试工具,但具有先进宽带隐身特征、战斗机飞行性能以及下一代数据链和传感器技术的有人驾驶飞机不太可能便宜。此外,由于隐身飞机必须在机内携带所有燃油和武器,F-22的后继机要想在作战半径上更适合印太战区,可能就得比F-22大得多以携带足够的燃料。这将进一步增加采购和使用成本。但是,美国空军参谋长有足够的信心公开谈论用NGAD代替而不是增加其主要的“空中优势”资产,这是一个拥有所有必需的权力并承担相应责任的人对NGAD当前状态明确评估后投下的巨大信任票。

但是,还要考虑的最后一件事是A-10C“雷电”II机队的命运。美国空军曾多次尝试让这种标志性的对地攻击和近距空中支援喷气式飞机退役,以便获得与高强烈度飞行任务更为相关的战斗机机队的资金,这是由于重新将俄罗斯和中国作为军力发展的主要驱动因素。但是,国会的反对派不仅阻止了A-10C的退役,还迫使美国空军投资进行广泛的机体结构更新,以使它们能够再飞行很多年。如果美国空军确实试图让这种具有巨大象征意义且仍未受到挑战的空中优势之王在短暂服役之后就退役,国会类似的反对派要让F-22继续存在下去也就不足为奇了。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