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为何在疫情下成立新的航空公司?

2021-05-25 15:45:27 中国航空报 熊维

最近,备受疫情冲击的航空业,在很多国家却开始纷纷出现了新成立的航司。

在疫情下新成立的航司

Wizz Air Abu Dhabi:作为定位于廉价航空的Wizz Air在今年1月15日开通了首条由阿布扎比至雅典的航班。对于长期由阿提哈德航空主导的全服务市场,Wizz Air的出现,其希望通过全空客A321neo机队在当地廉价区域航线作为一个很好的市场补充,形成错位竞争。

Breeze Airways:这家美国的新航司由前捷蓝航空以及西捷航空的创始人David Neeleman在去年打造。这家航司很可能准备复制当年西南航空的起家模式,开辟美国的中小城市之间的点对点支线市场。其采用的机队也均为巴航工业E190系列以及空客A220。

Avelo Airlines:这家由前美联航主席成立的新航司,与Breeze Airways的定位类似,也将目标市场主要集中在美国三大航目前所退出的中小城市之间的支线市场。目前,该航司已经筹集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Flyr:今年6月,这家挪威的新航司主要将弥补挪威航空破产后所留下的国内市场以及前往欧洲各地的航线。该航司的飞机大多接手于挪威航空破产后所遗留的资产。

Play:与Flyr类似,这家成立于冰岛的新航司可以看作是疫情下破产的WOW AIR的接替者。该家航司仅仅在WOW破产数月后即宣告成立,而且也定位于廉价航空市场。未来,该航司将承接WOW遗留下的航线资源,服务于冰岛前往欧洲及北美之间的市场。

Flypop:这家成立于英国的新航司定位于洲际低成本长航线市场。选择的飞机是空客A330宽体机。主要客户定位是服务于欧洲与南亚之间的游客与家庭出行需求。该航司创始人认为,在英国生活的70万旁遮普人以及60万古吉拉特人,这些南亚人群的旅行需要,将会支撑其未来航线客源。未来,所提供的点对点的直达航线,将使人们无需再经过新德里或者孟买中转。原计划今年首航英国与印度之间的航线,但目前受疫情影响或将推迟。

大湾区航空:这家航司虽然由东海集团注册于10年前(与深圳东海航空为同一控制人),但直到今年才开始准备申请持牌。今年关于大湾区航空的筹备进程也是新闻不断。首先,顺丰的王卫加入了该公司的董事会,其次,该公司已经向香港牌照局申请了104条航线,其中涉及内地46条。年底之前,大湾区航空预计有3架飞机投入运营。

为何会选择在此时成立新航司?

虽然目前从市场表现上看,美国与中国两大航空市场近期基本已经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但从全球航空业来看,恢复的前景还不乐观。

根据IATA的预测,今年底,全球的客运最理想的情形是恢复到疫情前的50%,但随着印度疫情的暴发,病毒新变种的出现,这一预测在近期已经调整为38%。可见全球航空业的恢复之路还十分严峻。

从大环境看,面对供需失衡的市场,似乎此时并不是一个投资进军航空业最佳时机,甚至大部分的航司仍在依靠政府援助艰难度日。

但为何这些投资者要如此急于成立新航司?原因可以归为以下几点:

首先,航空业的倒闭潮留下了大量的市场空白亟待填补。去年受疫情影响,全球超过24家机队规模大于10架的航司宣布破产。其中不乏很多知名的大型航司。例如,LATAM阿根廷、挪威航空、维珍澳洲、WOW以及Flybe等。

这些航司破产后,根据各国法律规定,原手中的航线以及机场起降时刻资源要交还给政府。此外,由于业务承压,很多大型航司也在疫情下缩减了航线网络,退出了很多区域市场。这些机会,对于熟悉行业的人来说,尽早成立,尽早取证,就能第一时间占据最为有利的时刻。即使现实需求还远没有恢复,但航线所留下的空白,站在更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是一笔难得的财富。

其次,航空业虽然经常伴随着倒闭破产,经营模式看似脆弱,但不容忽视的是,在大部分国家由于市场相对成熟,成立一家新航司的准入门槛是非常高的。其原因也是跟政府以及竞争对手在疫情下的态度转变相关。从某种程度来看,疫情对于这些新投资人来说,确实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第三,飞机资源的过剩极大降低了新航司的经营成本。作为航司三大运营成本之一的固定资产,在疫情下,供求关系的转变让如今的飞机二手价格严重减值。由于航司的破产,在2020年有将近700架飞机进入市场待价而沽。目前,全世界仍有近6000架飞机处于停飞或封存的状态。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无论是租赁或者购机,新航司所需付出的成本大大减轻。

根据报道,Flypop所支付的空客A330租金仅为疫情前的50%。Breeze以及Flyr也透露,他们的机队租赁费用也都有40%~50%的下降。尤其在宽体机,这种急转直下的变化更为显著。在2019年,一架2016年出厂的波音777-300ER的月租金还需要120万美元,到了2020年,这个租金价格就不到80万美元了。

第四,充足的劳动力市场。对于一家航司来说,除了有了飞机外,还需要一系列有经验的专业人员的配合才能让飞机安全地飞上蓝天。

在正常时期,新航司往往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才能挖来符合业务需要的专业人员,例如,有经验的机长以及机务等。飞行员市场甚至在市场繁荣时期变成了极为抢手的资源。但在疫情下,目前大量的人才供应,不仅给新航司快速组建团队的可能,而且甚至还有很大的选择空间。

Flypop的CEO就坦言“以往由于要向其他航司挖人,花费了大量的人工费用,而如今,在招聘所花费的费用大大降低了50%”。

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几点外,如今的新航司财务压力也在减小,比起背负着沉重的政府贷款压力的既有航司而言,轻装上阵显然为经营带来了更多可能性。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