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航西飞航空人:前途漫漫,唯有奋斗

2021-05-21 17:48 中国航空报 刘小虎

李玉峰 摄

2021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比往年更晚些。已是3月初,航空城阎良依旧有几分寒意。深夜,中航西飞的张亮刚刚躺下,却又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你快来,这边这个活儿有点棘手,大家都在等你!”电话那头传来同事急切的声音。

张亮快速骑行在西飞大道上,一道身影在月光下被拉得很长。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工作:“晚上临走的时候明明都已经安排好了,怎么又出问题了?”

刚到厂房门口,便听见铺丝间声音嘈杂,推门进去,一群人正围在铺丝机前争论着,单元长唐珊珊、主管师何大亮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各自陈述着想法。原来是丝束铺放质量不佳。

由于该零件的形状非常复杂,丝束铺放质量很难保证,很容易出现架桥、褶皱等现象。“如何才能够避免这些问题呢?”唐珊珊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头。由于连续工作,她泛黄的面庞显得更加疲惫,转过头来看向何大亮:“从工艺方面有没有什么可行的解决措施?”

何大亮是大家公认的“技术大拿”,所有人都期盼地看着他。他沉吟片刻说道:“我的想法是改变丝束的张力,增加压辊的压力,并针对铺丝轨迹进行优化。你们觉得呢?”操作工程师余晶晶眼前一亮,指着工装补充道:“我觉得在我们操作层面,还可以通过在曲率变化大的区域适当降低铺放速度并增加加热温度的方法进行优化。”

方案一经确定后,大家便立刻开始进行测试。张亮将压辊的压力增加到了300牛,余晶晶开始操作手轮铺放起来。“不行,效果还是不佳!”唐珊珊大声喊道:“继续增加压力,降低速度。”400牛、500牛,张亮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一直增加压辊压力,降低铺放速度固然可以解决问题,但同样也会大大降低工作效率。这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吗?

“晶晶,如果我将压辊的压力以及丝束的张力在可控范围内设定为最合理的数值,你可以通过操作来弥补铺放效率降低这个问题吗?”张亮起身看向余晶晶。余晶晶抿了抿嘴说道:“我尽量!”说罢,她便紧张地盯着工装开始操作起来。速度一遍又一遍调整着,10米/分、5米/分、1米/分……还是不行,环境温度不高,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盯着铺丝头与工装的运动。这一刻原本嘈杂的铺丝间显得格外安静,汗水逐渐浮现在大家的额头上。他们知道,这不仅是技术参数的改变,更是在探索复材制造的未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大家3个小时的努力,问题终于完美解决。夜已深,活已完,但人未停。唐珊珊、何大亮对着电脑继续展开分析,力求能在同时满足的多个技术指标中达到平衡,在铺丝路径轨迹规划方面做到尽善尽美。

唐珊珊是中航西飞首批单元长中唯一一名女单元长,长期工作在复材研究一线,是复材自动化团队的领头人;何大亮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闪闪发亮,精湛的技术和严谨的工作作风,让他成为团队的核心骨干力量;张亮是一名“90后”,经过几年的历练,早已从职场“小白”成长为复合材料厂最年轻的主管师。他们都是中航西飞复合材料厂智能制造“乘风破浪”党员先锋队的一员。他们和所有的航空人一样,深知国之大者,就是责之重者,前途漫漫,唯有奋斗。

天下以国为本,国以家为本。60余年来,在中航西飞,一代代航空人用自己的青春,用自己的热血为祖国航空事业的发展而奋斗,这就是青春的模样。经过大家的奋斗,昔日的阎良小镇已成中国大中型军民用飞机研制生产基地,这就是航空人青春的模样!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