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制造院郑四木:只要任务能够完成,我就不觉得累

2021-05-14 18:03:32 中国航空报 骆建利 詹祖沛

“诶,你zei个做dei不行dei呀!”工作研讨会上,郑四木瞪着眼睛,扯着嗓门着急地用浙江话解释着……和郑四木合作过的人都知道,这时候谁也不能够打断他。

对于航空工业制造院这位光电产品结构设计的专家,平时大家都喜欢亲切地喊他“郑师傅”“大管家”“老大哥”,因为他亲切和善,不管同事遇到什么问题,他都会耐心、细心帮助解决。但是在讨论工作问题的时候,他却不容得有半句玩笑,特别是当有不同意见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这样的他,让同事们既爱又恨、既敬又亲。爱他一丝不苟、认真负责,恨他铁面无私和那改不了的家乡话;敬他勇挑重担、从不言败,亲他热情开朗、总是积极主动帮助别人。

年过半百的郑四木得知大家这样的评价,摸摸头,咧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认真负责的“郑师傅”

中红外项目研制技术是当前国内外的热门,也是制造院开发研制的新产品,应用前景广阔,郑四木负责项目的结构设计试验组织工作。

设备型号的机械结构设计,招标方临时需要进行调整,时间紧迫,修改量大。接到任务,郑四木没有抱怨和迟疑,他接过修改要求单,扎进办公室,彻夜搞研究、做设计,想尽一切办法协调和修改,最终满足设备的机械结构需求。

光路调试阶段,需要专用工装,郑四木连夜画图设计,第二天又跑到外协盯着加工制作,身边随行的同志劝他回去休息,他说:“我不放心!”

这项工作刚完成,为了方便调试过程,他又琢磨着专门设计了2套调试夹持工装,为调试创造便利条件。约3个月的设备整机调试,他全程冲在第一线,忘记了节假日,忘记了休息,有的同事说:“郑师傅好像把家都忘记了,很少听见他给家里打电话,打电话都是在讨论工作。”

深夜,他靠在椅背上捶着腰,年轻同事看见了让他去休息,他又说:“我扛得住!”

重担在肩的“大管家”

2020年12月29日,郑四木接到通知,中红外干扰系统第二天一大早就要送去基地进行外场试验,2021年1月下旬必须完成并送往比测地点。

任务已定,郑四木没有犹豫,他紧急联系相关同志配合准备工作,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凌晨2时。第二天,他又跟到外场试验基地进行试验,再回到单位已经是下午4时,但是他顾不得喝上一口水,又立即召开会议讨论样机试验中存在的问题以及下一步的解决方案。深夜,他把修改好的方案小心地装进公文包,满意地抱在怀里,回家的脚步异常轻快。

“大管家”,在试验基地的同事们都这样叫郑四木,除了做好试验工作,外协沟通协调、物资采购、食宿安排,他都主动承担起来,对年轻同志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任务圆满完成,当样机装载好即将送走,携带的设备和材料清单一应俱全、清晰完整。郑四木像很多时候那样,咧开嘴笑了……

以身作则的“老大哥”

GD11作为制造院激光武器装备的支柱产品,审价工作至关重要又异常繁重,郑四木顶住压力,主动把任务承担下来。

40盒审价图纸,4000多张图纸,28盒工艺规程,200多个工艺规程目录、近600份文件,还有19个主要配套设备、15个外协厂家、375个外协件、675个元器件,还有其他一些目录清单、专用设备、仪器、工装明细及价格构成说明等,加上大量的物资采购合同、外协外购合同,这些郑四木都要一一核对详实。

晚上10时多,韩林森的电话铃铃响起来,接通电话,那头传来郑四木干脆响亮的声音:“工艺规程还是有些问题,明天你配合我再审校一遍……不能有丝毫误差!”

复杂的内容,繁杂的程序,加上艰难反复的协调沟通,长期的疲惫让年轻同志们有些压抑和浮躁。郑四木在忙于工作的同时也不忘记关心、开导他们,帮助解决问题,年轻同志都喜欢亲切地叫他“老大哥”。

不管是制约激光产品散热的瓶颈问题,还是研制难度强的大尺寸高脉冲能量激光器,各种难题在郑四木这里似乎都会迎刃而解,顺利完成。看似轻松的背后,同事们清楚,这是他熬了多少日夜辛苦换来的成果。他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精神感染着身边人,大家为他严谨负责完成的科研成果点赞,更为他辛苦付出、熬夜通红的眼睛感到心疼。

郑四木说:“只要任务能够完成,我就不觉得累!”说完,又咯咯地笑了。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