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直升机所黄胜:123天的极致考验

2021-05-11 15:19 中国航空报 刘瑾

午夜12时,航空工业直升机所801大楼联合设计办公室,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传来声音:“请过一下图纸流程……”一句话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无数双或惊喜或迷惑的眼睛,齐刷刷投向同一个方向。

角落里讲话的那人看起来瘦瘦的,头发略有些蓬乱,双眼虽疲惫却放出晶莹的光亮。这是黄胜在801大楼“孤军奋战”的第123天。

时间倒回至4个月前,彼时寒冬的气息里已有了春的萌动。作为直升机所系统研究室液压组的一名设计员,黄胜已入所多年,参与过直10、AC313等多个型号的研发设计。他也一直渴望着新的机会和新的成长平台。

那一年,多个型号科研试飞工作如火如荼;仍是那一年,重点型号详细设计正式开始。6月底正式发图!这是个雷打不动的节点,回到现实,却是原本4人的液压系统详细团队配置缩减至1人。

“你先去801打样吧。”黄胜得到组长徐峰通知时,心里满是干劲。当年,801大楼是直升机所一个颇具文化意义的坐标,重点型号在此开展联合设计,所有专业汇聚一堂,设计画图、研讨深聊,从清晨到日暮,甚至深夜、通宵。设计员们的心愈渐靠近融合,型号总师、副总师的办公室也设置在隔壁,大家协作交流沟通无碍,零距离解决问题。

黄胜的沉醉,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次展开。液压系统贯穿整个机身,从机头到机尾,从机轮到上平台,到处都有液压管路、卡箍、液压阀等液压零部件,牵一发而动“全机”。4个月里,他一个人要完成整个液压系统的详细设计,包括为飞控舵机供压的左、右液压系统,为机轮刹车和旋翼刹车等辅助功能供压的液压系统,为APU起动提供动力的液压系统……而这相当于正常状态下,4个人半年的工作量。

每一个系统的呈现,都由无数张详细设计图纸来承接。在一张空白的界面,勾勒出每一个物件的位置,先定液压泵,再放液压油箱和液压阀,为保证性能液压油箱距离液压泵不能太远,液压阀和管路的设计还需要综合考虑液压如何传输至飞控舵机、刹车装置和液压马达……

来来回回不断调整,在新开发的MBD管理系统中,由粗略的模样到精细准确的三维数模,再转换出繁杂的标注信息,最终达到输出状态。这是一种全新的设计理念,此前的型号设计以二维图表达为准,数模仅供生产制造参考用,三维数模也仅需粗略表达实物的外形和功能特点即可。而MBD对三维设计要求极高,小到一道螺纹都必须细致地构画出来,复杂零件的设计和安装也必须做到精准无误。

当一名设计员全身心地沉浸于一项压力巨大的工作,并且是一个人独自奋战时,是什么样的状态?

工作伊始,从萧瑟的严冬走出,在初春时节迎接一项极具挑战的任务,的确令人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越往前走,他越明白自己的工作不光是“打个样”。他要一个人扛起4个月的时光,扛起整个液压系统的详细设计。

“没感觉,也不慌。”走过2月的澎湃和3月的忙乱,愈渐深入而愈渐平静。黄胜的脑海中已慢慢有了整个系统设计的计划清单,生活的步调也有了属于那段时光的节奏。那时,他已成了家。每天早晨作别家人,7时准点出发,在食堂吃过早餐,就径直走向801联合设计办公室。

馒头,是那4个月中,味觉上最忠实的陪伴伙伴。中午时分,在一上午空间构画和口干舌燥的协调后,面对食堂各式丰盛的菜肴,黄胜常常没有食欲。馒头,也就成了填充饥饿的最佳食物。

“北方人都拿馒头当主食,我却拿它当点心。甜甜的,吃下去也不躁,养胃。”说起来,他是南方人,很多年里对馒头这一最普通的面食却总是情有独钟。中午吃两个下去,抵住一些饥饿,留出一些胃的空间,也留出大脑清醒思考的空间。晚上再来一个,又支撑住了三四个小时神经的高速运转,直至夜深人静,再沉沉唤醒胃的动力。

时间还在向前推移,时间转眼已经过半。最初的兴奋和跃跃欲试,在无止境的图线交错中平静下来。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从未独自承担过全系统详细设计的他,设计经验并不充分,很多的路径需要自己去探求和决断。好像一个人突然来到了空旷的山麓,每一天都在仰望蓝天奋力攀爬,向上的信念早就融会在筋疲力尽的执着之中。你感受不到它的存在,直到来到山顶,瞭望日出与云海的那一刻。

那一刻,一种无以言述的骄傲喷薄而出,时光仿佛定格在交出设计图、进入会签流程的一瞬间。如释重负,心底里又溢满沉甸甸的自信。

“经过4个月的磨炼,我觉得自己以后什么都可以做了。”黄胜感慨道。人在成长中,有一种无言却深沉的快乐,是在极致的考验中构建起来的与世界对话的体系,以及面对未来的无所畏惧、自信坚韧。一名设计员,需要在成长中接受这种考验。

几个月后,离开了驻扎已久的801联合设计办公室,黄胜又辗转至哈尔滨,在繁杂的试制和调整试飞保障工作中,更游刃有余地对本专业出现的问题进行快速定位分析和解决。时光匆匆,“黄大拿”的美誉渐起,成长的方向也愈加坚定开阔。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