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同龄人:无愧于过往,欣喜于今日

2021-04-15 14:32 中国航空报微信公众号 中国航空报 专栏

《寻找航空工业同龄人》

出生于1951年的他/她讲述新中国航空工业70年,一群航空人和他们热爱的航空事业。

1.jpg

2.jpg

“我的亲朋好友,很多都是航空人。他们每天都很忙碌,加班加点攻坚,劲头一点不比我们当年差,但突飞猛进的效率和质量,不可同日而语。”

——中航西飞 安英梅

上世纪70年代初,红安公司(今天的中航西飞)招工,我成为一名航空人。

3.jpg

每天充满干劲地进入厂房,心里又激动又忐忑。这里日日夜夜灯火通明,加紧生产最新型的轰6飞机。锻铸车间里,硕大的铁锤砸下,反复捶打火红的锻件,火花四溅。零件车间里,敲击声、机床轰鸣声此起彼伏。走到哪儿,都能感受到大家的那份热情。

5.jpg

在西飞与同事们,下左一为安英梅。

90年代,设计员们一直在攻坚轰6的各种改型机,设计大楼每天灯火通明。后来,大家又没日没夜地攻坚。以前的年轻人成了老师傅,又有各大院校的学子们投身到航空事业中来,为新型号注入新活力。

大家人心很齐,干活从来都不惜力。党员突击队不用动员,带着群众往最难的地方冲。技术人员和工人们一起携手,不断提升工艺方法,提高产品的质量。一门心思,要造更多的飞机,造更好的飞机,让中国强大起来。

6.jpg

80年代末在西飞厂大门前留影。

摸爬滚打中,我一路磕磕绊绊地成长,也见证了西飞制造从最初的手工制作,到现在现代化、智能化生产的过程。退休后,孩子们告诉我,他们现在都用机器人进行铆接了,电脑控制。我真是惊讶,“敢教日月换新天”,这不就在逐步实现吗?

7.jpg

退休后,在荔波机场偶遇“新舟”60。

“航空品质”四个字逐渐声名远扬。每当我乘坐这些飞机时,都会很自豪地对同机乘客说,这些飞机上用的是我们西飞的产品。

8.jpg

两年前航空开放日活动,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运飞机。那天许多离退休的老人们都特别激动,看到自己工作的地方,精益改进后旧貌换新颜的老厂房、拔地而起的现代化新厂房和自动化设备,还有多个型号的飞机在停机坪上列阵欢迎,我们一路走、一路惊叹。

岁月更迭,我们这些老同志都退休了,新进厂的孩子们都是“80后”“90后”了,但我感到,流淌在航空人身体里的基因没有变。国旗、党旗依旧在厂房里高高飘扬,同志们依旧在携手攻坚,拼搏奋斗、不计回报、甘于奉献,这些都没有变。

9.jpg

2020年2月,中航西飞复工复产两不误。

10.jpg

11.jpg

“9岁那年,我随父母从上海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兰州。这里,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航空工业兰飞 杨玑

刚来的时候,兰飞还只是个雏形,周围有大片的荒地。那个时候生活条件艰苦,我们从南方来,前半年还能凭票分到一些大米,后来就没有了,能吃到馒头加开水就很知足了。

12.jpg

1975年,铣工杨玑获厂级先进个人。

1971年我成为一名铣工,原本以为人生就会这样与机床做伴,但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给我带来了新的人生。

13.jpg

兰州航空工业职工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后,我留校任教。没想到,这段执教生涯为我今后带领公司开拓市场、争取产品项目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93年,我任兰飞医疗器械制造厂厂长,领导和参与了人工机械心脏瓣膜的关键技术——碟片的低温热解涂覆技术攻关。为成功设计制造碳的热解流化床与涂覆工艺,我先后到上海图书馆、苏州大学等查阅数以千计的相关资料。那时候,互联网刚刚兴起,我又开始自学计算机、英语,通过互联网查阅并组织人员翻译了几百份外文资料,进一步改进涂覆工艺。

14.jpg

1993年,接待外宾,介绍人工心脏瓣膜情况。

兰飞最终独立完成了人工机械心脏瓣膜产品,掌握了关键技术,也彻底扭转了产品生产的被动局面,并为产品进一步优化、改进打下了技术基础。“兰飞”牌短柱型瓣膜1995年通过国家技术鉴定,2001年获得“甘肃省陇货精品”称号。

15.jpg

在带领公司民品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以后,我又投入到公司的军品市场开拓中,参与多个重点项目的争取和研制的组织工作。那时经常通宵工作,一些重点型号产品的设计定型为新时期公司军品项目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

每一个清晨与夜晚,留下的每一滴汗水,倾付的每一丝心血,都留在记忆里。当青丝变白发,岁月的痕迹刻在皱纹里,我把青春献给了祖国的航空事业,岁月没有虚度。

今天的兰飞,产品覆盖率越来越广,在多种机型上有所应用。工厂的生产、技术和试验条件等方面都得到了快速提升。航空工业的发展壮大也带动着企业的成长。愿今天的航空人再接再厉,为祖国、为航空工业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视频剪辑:柴俞)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