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隔阂再起:美国空军抨击陆军的远程打击计划

2021-04-08 18:04:35 国际航空 国际航空专栏

美军高层军种之争再现,如何平衡军种利益长期以来都是五角大楼的重要任务。

长期以来,美国各军种都存在较深的隔阂,往往对其他军种的能力和规划都表示出相当大的抵触。

就在前几天,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AFGSC)司令蒂莫西·雷(Timothy Ray)将军认为,美国陆军的远程打击能力的计划是“愚蠢的”,而且浪费了其他地方迫切需要的资源——此处很可能暗指占用了空军的相应项目经费。

让雷将军如此大为光火的,是美国陆军提出的新愿景,即要求“其在所有范围内作战”,这不可避免地要接管海空军的某些任务,包括长期以来都是以空军执行为主的远程打击。

1.jpg

蒂莫西·雷将军。

陆军的雄心壮志

今年3月,美国陆军公布了一份新的战略文件,名为“陆军多领域转型:准备在竞争和冲突中取胜”(Army Multi-Domain Transformation:Ready to Win in Competition and Conflict),该文件阐述了其作为“内线力量”发挥作用的计划,将在包括亚太地区在内的前进基地部署一批部队和远程陆基导弹。美国陆军参谋长詹姆斯•麦克康维尔(James McConville)将军表示,由于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建立了先进的防空和反导系统,也建立了先进的反舰能力,因此空军和海军的使用可能会受限,特别是加油机、运输机等至关重要的作战节点仍然是十分脆弱的,这也限制了空海军出动飞机的作战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基导弹可能比空中或海上发射的导弹具有优势,例如陆基导弹发射装置可以充分进行伪装,这与空军的隐身飞机不同,这样的伪装在导弹发射前几乎不会被发现,就像朝鲜那样做的一样。另外,陆基导弹的发射准备很简单,在完成部署的情况下,接到命令后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发射,相比之下出动飞机或军舰需要进行复杂的规划和组织工作。

2.jpg

美国陆军的“陆基高超声速武器”(LRHW)设想图。

因此陆军发展具备战略反击的能力和远程高超音速武器,对于远程压制舰艇、远程压制防空系统和击败反进入/区域拒止能力是“极其重要的”,陆军也“需要穿透”敌方领空,因此必须拥有自己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例如高超音速导弹。

麦克康维尔的目标是到2035年改变陆军,并将2028年作为重新评估和调整的“起点”。该文件列出了陆军现代化的6大重点:远程精确打击能力、下一代作战车辆、未来直升机、现代化网络、先进防空体系、新单兵作战系统。

在谈及陆军在穿透敌领空,麦克康维尔表示在先进防空系统的保护下,空军难以突破敌机防线,此时可以用地面发射的高超声速导弹对防空系统进行打击,以使敌方的防空体系出现空白。对此他还表示在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时,美国陆军的“阿帕奇”直升机从低空突破了伊拉克的防空系统并对相关设施进行打击,为空军固定翼飞机开辟一条通道。

3.jpg

4.jpg

美国陆军已部署了数个LRHW的模拟发射箱,用于部队的训练。

显然,美国陆军的立场激怒了美军中一些空中力量倡导者,他们一直认为空中打击是穿透敌人领空、摧毁防空系统更有效的选择;当然,过去虽然空军也担心陆军的计划会如何挤占其国防预算,但他们基本上在公开场合下保持沉默,没有公开表示过不满。

空军高层的愤慨

然而,不知是不是因为对麦克康维尔谈及“阿帕奇”的案例忽略了已穿透到伊拉克领空的隐身飞机而表示愤慨,蒂莫西·雷将军一反常态,对陆军的远程打击思想大加抨击。

雷将军的主要观点,是陆军如果要完成远程打击任务,就必须依托于大量的前进基地,虽然在欧洲、中东甚至中亚地区都可能有这样的盟国愿意提供基地,但在亚太地区,雷将军认为陆军需要面对“残酷的现实,该地区中一些国家永远不会允许让你在他们的国家部署这种远程武器……不信你可以随便问问这些国家”。

5.jpg

但对于空军来说,前进基地并非远程打击所必须的,雷将军认为美国空军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采用战略轰炸机执行打击任务,即使在远离战区的基地、甚至美国本土都可以执行跨越大洋的任务。重要的是,空军这样的能力是得到了长久以来实战的验证的,是一种“真实的、而非理论上的能力”,而在雷眼中,陆军“可能在未来五年内都没有这种能力”,而且在具备这种能力后,实际部署也将需要“一两个月”;与此同时轰炸机将拥有更快的部署能力,几乎可以立即做出反应。话已至此,雷将军还更进一步,抛出“除非有狭隘的部门利益,否则为什么要尝试重新创造这种能力?”

不过,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空军上将约翰•海腾(John Hyten)此前在2月份曾表示,当前在两军种之间进行辩论为时尚早,而且联合作战概念要求所有军种都能够执行远程打击任务,并在某些情况下消除以往界定各军种角色和任务的僵化路线。 

这番表态似乎为美国陆军的远程打击计划开了绿灯,而且雷将军可能也是因为空军很可能被陆军把奶酪分走而感到沮丧,从而发表了上述抨击的言论。

来自现实的暴击?

蒂莫西·雷提到空军的远程打击能力将包括近年能够服役的AGM-183A“空射快速反应武器”(ARRW)高超声速导弹,言语之间可以体会出他对这种导弹的期望,然而就在他抨击陆军之后三天,AGM-183A的首次空投飞行试验却以失败告终。

当地时间4月5日,用于飞行测试的一枚AGM-183A导弹挂载于一架B-52上面,本次空投试验按计划将测试其助推器性能、助推器-防护罩的分离,以及模拟滑翔飞行器的分离。但在试验中,该弹未能与载机分离,最后B-52携带着该弹返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

6.jpg

在本次失败的测试前,AGM-183A已7次完成挂载测试。

美国空军本来希望在2020年代初期将AGM-183A部署为其首个高超音速武器,因此这次飞行测试也是期待已久的,是ARRW项目的第8次飞行试验,前7次均为挂载测试,不进行投放。而本次空投试验最初计划在2020年12月进行,后来不断推迟,直到4月5日。另外,虽然本次空投试验失败,但美国空军有人戏称本次飞行可以看作“第8次挂载试验”,只不过导弹里面这次装满了真正的火箭燃料。

相比之下,陆军和海军的高超声速飞行器的试射取得了更大的成功。2020年3月19日美国陆军和海军联合在太平洋武器试验场成功进行了“通用型高超音速滑翔体”(C-HGB)的发射和飞行测试。在后来2020年10月美国陆军协会的会议上,美国陆军部长雷恩·麦卡锡(Ryan McCarthy)表示这次飞行测试中,导弹距离预设靶心的误差“只有6英寸”。

7.gif

2020年3月19日进行的C-HGB发射和飞行测试,这次由陆军和海军联合进行的测试被认为相当成功。

虽然C-HGB是一款陆海空三军通用的高超音速武器,但目前看来该武器将偏向陆军和海军,试射也是由陆军和海军主持。因此,虽然陆军的远程打击计划被空军所轻视,但在实际装备的测试中,虽然这种“精确命中目标”的结果很可能是偶然情况,但这个结果仍然算是在与空军的较量中扳回一城。(颜思铭)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