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国商飞部分学员心得:坚定深处是沉静

2021-04-07 09:58:19 大飞机 大飞机专栏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商飞公司第二期专家、技能人才和管理干部培训班上,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贺东风给大家提出了“以坚定的力量、坚持的力量、团结的力量、学习的力量、创新的力量提升自身、决胜开局”的希望与要求,在学员心中激起涟漪,小编特选摘部分学员心得予以分享。

10.jpg

“吾心信其可行,则移山填海之难,终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则反掌折枝之易,亦无收效之期也。”

这是3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求是》发表《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一文中,转引自孙中山《建国方略》序言中的话。

1917年至1920年,孙中山先生从思想、经济和政治三个层面,潜心对中国现代化进程进行了系统设计,著成《孙文学说》《实业计划》《民权初步》三书,合称《建国方略》。在自序中,孙中山先生回顾了三十余年国事奔走,慨然心迹:“吾志所向,一往无前!”

多么熟悉的故事,多么熟悉的场景。

回望中华民族几千年发展历程,这样的故事,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心迹,这样的信念,此起彼伏、铿锵不绝。

两千多年前,那位民族的仁者,屹立东方,慨然而呼:“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三百多年前,就在这位仁者的家乡——齐鲁之邦,一位屡试不中的中年落魄书生,困顿之中想起了距自己几千年的表率,热血滚涌、奋笔疾书:“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无独有偶。二百多年后,黄河上游,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一个叫延安的偏僻之地,一群筚路蓝缕的时代精英汇聚一起,擘画着一个民族的未来。为首者用一口浓重的湘音,讲述起另一位中华老者“愚公移山”的故事。

“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

也就是这位湘籍书生,在其24岁,也就是孙中山先生开始著述《建国方略》那一年,写出了一篇关于个人、组织和民族的磅礴雄文——《心之力》。

 “志者,心力者也”,“天之力莫大于日,地之力莫大于电,人之力莫大于心”,“心为万力之本,由内向外则可生善、可生恶、可创造、可破坏”,“故个人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生活,团体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事业,国家有何心性即外表为其文明”。他说,“大凡英雄豪杰之行其自己也,确立伟志,发其动力,奋发踔历,摧陷廓清,一往无前”,“故当世青年之责任,在承前启后继古圣百家之所长,开放胸怀融东西文明之精粹,精研奇巧技器胜列强之产业,与时俱进应当世时局之变幻,解放思想创一代精神之文明”,“故吾辈任重而道远,若能立此大心,聚爱成行,则此荧荧之光必点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翻天覆地,扭转乾坤”。

11.jpg

一念起,风雷生;一志坚,九州平。这位湖南书生同他的同志们一道,用毕生的心血接续孙中山先生的遗志,救民族于水火,扶大厦于将倾,接力开创这个古老东方民族的现代化新征程,也用自己的行动将绵延数千年的“心之力”“志之坚”精神品质砥砺出更加夺目的光芒。

“勺饮不器盛沧海,拳石频移磊泰山。”探究“有志者,事竟成”的背后,一方面在于目标专一、持续积累、久久为功,终能从零到一、由少到多,聚沙成塔、聚腋成裘,不断汇聚成能量、带动起趋势,最终一往无前、百川归海。如果说这是由于专一所形成的外部积聚“凹透镜效应”的话,那么还有更重要的一方面,那就是内在的安静,以及由于这内在安静持之以恒、百般磨砺而修成的“化茧成蝶”的沉静之功。“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正是由于有了内心的“一心一意”“全心全意”“全神贯注”“心无旁骛”,面对诱惑才能知道“止”,才能“虑”,才能“得”。也正因为我们心中有了自己的“一”,所以才能不断拒绝和排斥无穷无尽的“万”,达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坚如磐石般淡然和安定,达到“宁静致远”的宽广之境。

古代印度有一则《擎钵大臣》的故事。一国王,欲选择一贤能之人为辅臣,不久找到一位,各方面都出类拔萃。国王想考验他,故意治以重罪,让他将满满一碗油捧在胸前,从北门到南门,出城二十里,送到一个庭园。如果碗里的油洒出一滴,立刻砍头。这位贤者直面绝境,断绝杂念,手捧油碗,一心不乱,穿越车马喧腾的城街,最终顺利到达目的地。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自古至今,志坚之人也必是沉静之士。孙中山先生为国奔走,以“只可存心做大事,不可存心做大官”为念,为民族统一主动让出大总统职位,乱云动荡之下潜心撰写《建国方略》,规划民族未来。青年毛泽东为了培养随时随地都能专心读书的能力,特地到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城门口“闹市读书”,时而朗读、时而默念,如入无人之境。习近平总书记在延安梁家河村的窑洞里一住就是七年,时时刻刻以人民群众的饱暖为念。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孟子的千古名言启示我们,无论坚定之力,还是沉静之功,都不是天生的,都不是唾手可得的,必须“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一次次“在事上磨”,一次次荆棘鲜血,一次次“动心忍性”,方能一次又一次增益“其所不能”。我们身边的大国工匠胡双钱师傅,手握一把“大飞机之钳”穿越几十年的行业风雨,经手上百万个零件未有一个或疵或残。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当今,我们的大飞机事业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亦前所未有,我们大飞机人也惟有不断拥抱这些挑战,不断战胜这些挑战,才能在不断的磨砺和“憔悴”中,不断沉静、不断坚定、不断走向民族期待的远方。

12.jpg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卯丁)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