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成飞殷灿冰:我为型号做贡献,型号成功我成才

2021-04-02 12:37:51 中国航空报 殷灿冰

殷灿冰在操作磨床。

我叫殷灿冰,今年与航空工业一起迈向70岁。与航空结缘是在1976年,那一年我刚从成都长征航校毕业分配到航空工业成飞。那时成飞所处的黄田坝还是郊区,只有一条简易公路通往市区,其他的土路颠簸得连自行车都没法儿骑。父母家在成都凤凰山边的西金厂,距离黄田坝20多公里,每天我要骑自行车往返40公里上下班。想到我27岁了还能有机会到飞机制造厂上班,心里的感激与激动都化成了踩脚踏板的力气,一踩就是十多年。直到1990年,我搬到成飞家属区,已经骑坏了三辆自行车。

作为年纪比较大的“新员工”,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因为早年上过山、下过乡,工厂干活的苦在我看来都不觉得苦,干起活来也特别卖力。什么重活累活,我都抢着干,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劲儿。那几年成飞公司迎来全面发展的新时期,正加大力度扩招、搞生产,光从长征航校就陆续招来1000多名毕业生,主要在机加、钳焊等各分厂干活,有干铣工的、干车工的、干钳工的,我干的是磨工。

我们用的是老式刃具磨床,即使有师傅带,但对于精度的掌握还是要靠经验。为了早一点掌握技巧,减少零件出问题的概率,我就趁别人休息的时候多上手。进给力度、磨削声音、装夹深浅,这里面有不少学问,一钻进去常常忘了时间,几个小时下来,衣服上、脸上全是粉尘。

之后的几年,航空工业不断发展壮大,成飞开始大量生产歼7飞机,我们刀具车间的工作也更忙了,每个月的订单多到只能按照特急件、急件来分配。那时的43车间,加班是常态,磨工是最后一道工序,每个月的最后一天都需要通宵赶工。我们每次都能在天亮前守住节点。每个人都想着赶快把刀具又快又好地磨完,好让零件部门保住生产节点,让更多飞机飞上天。

慢慢地,成飞的厂房越盖越多,上世纪80年代,我所在的五分厂已经扩大到七、八个车间,人数也增加到1000多人。后来,航空工业开展“军转民、内转外”,开始了改革开放、保军转民。成飞积极响应号召,快速调整了产业结构,增加了许多民品生产任务,当时生活中能看到的干洗机、千斤顶、摩托车等日用品都有了“成飞牌”的身影。那时候条件也好一点了,公司家属区也成规模建起来了,大家伙儿一个个都干劲十足,我也在1985年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

殷灿冰所在的足球队获奖合影留念(第三排左一为殷灿冰)。

1988年,成飞开始做转包项目,当时最有名的麦道系列客机机头,是中国最大的民机转包项目之一。一些全硬质合金的刀子被送来磨,我们使用的氧化铝砂轮损耗特别快,还达不到很好的效果,非常影响加工效率。后来厂里用上了金刚石砂轮,磨刀速度大大提高,粉尘也减少了,我们高兴了好一阵。

为了提高加工效率,我们想了不少办法。磨床自带的通用刃具磨夹具又笨重又不好操作,我和工艺员杨昌留一起跑到外单位“取经”,又回头自己钻研、问老师傅。有人劝杨昌留放弃,他却为了能解决我提的问题,默默加班、查资料,不时跑到现场跟我一起商量解决方案。只要我有更好的想法,他就立马加到他的设计中,就靠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头,我们最终把更高效、更轻便的专用刃具磨夹具给整出来了。这个夹具为我们解决了大问题,后来所有的老式磨床上一直沿用。

进步就是这样一步步积累,在积累中迭代的过程。航空工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这个过程中,无数航空人积极奉献、刻苦钻研,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和技术的创新,这些都让后来的路越来越好走。90年代,航空工业迎来了跨越式发展。电视上,越来越多的中国战机开始飞向蓝天。我渐渐明白,航空工业肩负着的重要使命,那是关乎国家安危、民族存亡的。保密工作做得很严,但我仍隐隐感觉出,我们制造的飞机越来越先进了。歼10首飞那天,所有高处的看台全部站满了人,我离得远,但巨大的轰鸣声仍将我的心震得发颤,那一刻,心里的自豪感像要从胸腔涌出来。即使我不在装配一线,但一想到我曾为它工作,我还是激动得热泪盈眶。首飞成功后,我很荣幸获得型号首飞三等功,“我为型号做贡献,型号成功我成才”这句口号成为我之后岁月中不竭的精神动力。

1996年,我被调到当时的劳资处。那时我已经45岁了,劳资处从来没来过这么大年纪的“新员工”,什么都要从头学。那几年公司的发展可真快呀,身边多了很多名校毕业的年轻人。我的主任比我年纪小得多,他从部门要来一台微机,教我打字、做表格、建文档,还送我参加公司组织的计算机知识培训。他跟我说,以后办公是离不开计算机的,要早点学会才能解决更复杂的问题。我也还算争气,只要懂一点微机的,我都去请教,一门心思要搞懂。不久,便能够顺畅使用进行办公,还能自己创新设计一些实用的表格。

在劳资处那几年,感触最深的就是工人们的工作环境一年比一年好了。因为要建立工时标准,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生产现场,最开始,很多工种环境是很艰苦的,后来不断有数控设备代替老的机床,噪音、粉尘都有了很大改善。

如今,我已退休10年了,当年开过的老式磨床现在可能都没有了,更多的是高科技数控机床、自动化设备,很多我也叫不出名字。这10年,我总想着还能为公司做点什么,社区的业委会、老协会、退休党支部,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我在支部成立党员先锋志愿者队伍,打头阵、发动各方力量,帮助社区安全度过危险时期。无论干什么,我都像当初在一线干活那样,踏实做好、无愧于心。我享受着为社区、为大家服务的退休生活,但每一次听到飞机呼啸而过,我仍忍不住抬头张望寻找它们的身影,怀念起记忆中的岁月。

近年,航空工业发展得越来越好,先进战机越来越多,我们的祖国也越来越强大。很开心能和航空工业一起度过70岁生日。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航空人,有无数像我这样的航空人前赴后继、持续接力,在不同的时代下续写着航空工业的历史。我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航空、加入航空,让祖国的天空飞出更多先进的战机。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