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成飞冯哲:我就是剧本里的“老赵”

2021-03-19 16:05:05 中国航空报

80da20271c868dc177c6259eac0d2c2a.jpg

成飞体育馆,“蓝天铸剑”重点型号情景报告会正在进行。

冯哲眼角晶莹,观众低头拭泪,台上台下,剧本内外,是航空人默契的对话,是岁月也不忍磨灭的记忆。此刻,冯哲终于有底气说出:“我,就是老赵!”

2013年7月11日上午,航空工业成飞退管处驾驶员冯哲像往常一样擦洗着车辆,宣传部的小司却在此时突然造访。

“老冯,这里有台戏得请您老出马!”小司风风火火地将一份五页的台词本放在车前盖上,冯哲拿起来,只见封面上印着标题——《赵师傅的送餐路》。

原来,为鼓舞歼20研制全线的士气,航空工业成飞和成都所正在共同打造一场情景报告会,这是其中一个故事,以食堂送餐师傅“老赵”的视角,展现歼20研制过程中航空人的精神风貌,并以“老赵”的口吻将他的所见所闻娓娓道来,台词量巨大,需要饱满的情感演绎。现在剧本、导演、道具万事俱备,却迟迟物色不到合适的演员。于是,在又一次激烈的讨论后,大家想起了冯哲——在一次演讲比赛中脱颖而出的老师傅。

此时的冯哲刚刚翻开剧本,他心里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还犹豫着,却在下一秒被一句台词吸引:“这笔债,只有下辈子……下辈子再还吧!”他是个感性的人,容易被文字一击而中。他想,这该是什么样的遗憾呢?他回答,我可以试试。

送走小司,处理完工作,已是中午。冯哲拿出剧本第一次细细地读,却觉得自己和“老赵”无比亲近——他的父辈已为航空事业奋斗终生,他的后辈也开始踏入接班行列。“老赵”穿梭在厂内,看着、感受着,听着、向往着,他和“老赵”像两条笔直行驶的线,此时有了交集,连接起一代人的奋斗之路。

那一整个下午,冯哲走进了“老赵”的世界,借助他的眼,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人。他看见歼20首飞前的厂房24小时没关过灯,夜夜都是灯火通明的车轮战;他看见自己正骑着送餐车,11月的夜风变得冰冷刺骨,保温柜里的加班餐依然热气腾腾;他看见试飞站门口所有加班的人都蹲在机库旁,三下五除二解决“战斗”,抹完嘴又继续干活;他看见总装厂的一个小伙子只打了五个饺子,吃得狼吞虎咽,他告诉他多吃点,却听那小伙子笑着说:“我的肚子吃多了,就怕挤不进飞机的肚子了!”他看见有个汉子眉头紧皱、脸色沉重,眼挂着血丝声音沙哑,那是甘国龙——他在现场坐镇指挥,但远在老家的父亲已经癌症晚期,这个铁人却只回去了三天,又匆匆赶回来没日没夜地干,错过了父子间的最后一面。原来,那句直击心灵的憾言就是他的故事。冯哲的眼泪掉在剧本上,晕开了剩下的台词。朦胧间他看见一个小姑娘从他手里拿了俩包子,吃着吃着就要往厕所跑,原来这是位年轻的妈妈,全机导通正是关键时刻,家里的孩子嗷嗷待哺,可她有奶却喂不上,只能去挤掉。

当天晚上,冯哲在排练室里便给了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只用一个下午基本实现脱稿表演,面对欢欣的众人,他淡淡地说:“我能行。”

冯哲是自信的,因为他对“老赵”是信任的,他在这些故事里,感受到了一群人流过的汗与泪,沉甸甸地积攒在他的心头,积蓄着巨大的能量。演出前最后一次彩排,他用饱满的情绪演绎着“老赵”的送餐路,来到结尾处时,他像几个月里很多很多次那样讲出台词:“50多了,还能干几年,可我真的想再多干几年啊。还是那句话,我送的是饭,长的是国家的力气。”圆满的表演本该在此结束,可冯哲感到积蓄在心头的那股力量还无处释放,他向前一步,双手高高举起,凭着本能,借着感性,又加上一句:“挺起的是共和国的脊梁!”掷地有声,振聋发聩,他感到胸中的火焰终于得以释放,也看到导演竖起赞许的大拇指。

正式登台那天,冯哲并不紧张,他感到自己和老赵已经血肉相连、心意相通。演出的最后,他蹬着送餐车缓缓下台,歌声伴着雷鸣般的掌声融汇在会场上空:“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

冯哲眼角晶莹,观众低头拭泪,台上台下,剧本内外,是航空人默契的对话,是岁月也不忍磨灭的记忆。此刻,冯哲终于有底气说出:“我,就是老赵!”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