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人故事:当“贾晓玲”和她的“李焕英”在一个单位工作

2021-03-08 09:44:32 中国航空新闻网 航空工业陕飞

“打我有记忆起,妈妈就是个中年妇女的样子。所以我总忘记,妈妈曾经也是个花季少女”春节档的《你好,李焕英》感人至深,余韵悠长,不禁让人想起自己的妈妈。

在航空工业陕飞,有许多母女共同奋战在航空战线上。当“贾晓玲”和她的“李焕英”在一个单位是什么感觉?

母亲:郑凤兰 部件厂统计员

女儿:张钰佳 总装厂工艺员

记得刚上班那会儿,我总是加班,这与我妈妈想象中“朝九晚五”的工作简直天差地别,她心疼我,看到相对轻松的岗位发了招聘公告就总是鼓动我投投简历,换个地方。大概父母就是这样,总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度过这一生。可我不想这样,我觉得我还是挺喜欢现在的工作,也可以接受这样的工作强度,在我的劝说下,妈妈终于转变了想法,成为了我的“后勤部长”。她总是默默地为我付出,每天做好早餐放进我的背包,家里的家务几乎都被她承包,她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来换取我工作、休息的时间。当妈妈看到我已经在单位成长为骨干,还获得了“优秀员工”,从心底里为我高兴,觉得我确实长大了,可以作出自己的选择。(张钰佳)

母亲:杨彬 部件厂工装调度员

女儿:徐茜 技术装备厂磨工

我的妈妈是一位航空人,工作中的妈妈有很强的责任感,不管天气炎热寒冷,都会因为工作的需要在三个厂房之间来回奔走,有时也会因为工作而放弃周末的休息时间。除了工作之外,妈妈还要忙着照顾家庭,以前一头黑发的妈妈现在也慢慢有了白头发。每天,妈妈总是督促我按时上班,要求我对待工作有一颗认真的心。受到妈妈的影响,我也渐渐地习惯了并且爱上了这份工作,我为我的妈妈是航空人而骄傲自豪,我也会尽力做好工作,让妈妈安心。(徐茜)

母亲:田红 钳焊厂技安环保节能员

女儿:管彬孜 质量管理部技术员

在我决定回归自己长大的地方,加入陕飞这个大集体的那一刻起,母亲的教诲就从未停过,她用她多年的工作经验和亲身经历不断对我进行指导帮助。正如她本人一样,母亲在工作中给出的建议总是简单又质朴的,“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积极主动不断学习”是她说过的最多的话。而放眼于生活,无数琐碎的要求和标准最终都凝练成一句“健康,快乐”。我想正如电影《你好,李焕英》所传递的那样,“健康,快乐”就是每位母亲对子女最衷心的祝愿吧。(管彬孜)

母亲:张艳 钳焊厂计调组副组长

女儿:雍蓉 航空电缆电器厂盘箱装配工

记得过年放假期间,有一天下午,我们工长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急件第二天就要,当时我们还在外面因为一些事情回不来,本来计划的是第二天再回家,妈妈得知后就急着办完事晚上九点钟我们就赶回来了,然后她陪着我去单位加班把事情处理完,就是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交付。我想,如果不是她陪着我,可能我会第二天回来了再去加班。妈妈身上的这种敬业精神让我心生佩服,这也是航空人身上的精神,妈妈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我诠释它。(雍蓉)

母亲:姚晓艳 技术装备厂计调员

女儿:赵萌 技术装备厂拼装钳工

说起来我和我妈妈在一个单位工作,但是工作内容没有多大的交集。只是记得在刚上班的时候,新员工要培训上岗,里面有画图的课程,还需要通过考试。可是我对立体图形掌握得还不是很扎实,心里就很虚,还是我的妈妈厉害,培训上课的那个时候刚好是夏天,妈妈直接用黄瓜把题目中的模型做出来了,让我看得清楚而直观,我感觉画图其实很简单,没有我想得那么难了,后来我顺利地完成了考试拿到了很满意的成绩。(雍蓉)

母亲:钱文清 技术装备厂计调员

女儿:安炯宇 非金属厂工艺员

当我第一次提一件有点复杂的工装时,心中有很多疑惑,急得不知如何下手,由于刚进厂又不好意思向周围同事请教,忽然间想到妈妈的工作不是和工装有关吗,一个电话打过去,妈妈把工装从申请、审批、设计、制造整个流程和路线分工给我讲了一遍,我才明白眼前的事儿该怎么解决,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妈妈对这些流程了解得这么细致,最后妈妈电话里还叮嘱我,要虚心学习,要拿得起自己这块工作。现在我已经进步很多了。(安炯宇)

母亲:安蓉 非金属厂缝纫工

女儿:王雅馨 制造工程部设计员

去年AG600飞机工装新制,这是我入职以来第一次参与大型工装设计,我每周各种加班,也是抱怨连连,母亲看在眼里却也没娇惯着我,午饭直接送到工位上,还不忘关心与我一起加班的同事,我对飞机组件结构了解不多,她便把我带到现场给我一一介绍各部件以及基本功能。我之前没想过母亲也了解得这么多,我永远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母亲认真而有力地给我介绍飞机的时候,她是发着光的,像太阳一样闪耀。母亲教会我的除了知识,还有对待工作的态度。(王雅馨)

母亲:刘西玲 质量管理部检验工

女儿:刘琢华 航空电缆电器厂盘箱装配工

我的妈妈是一名检验,认真负责,追求完美是她的“职业病”。从我入职的那一天起,妈妈就常在我耳边唠叨,干活要仔细认真呀,可不敢糊弄,质量红线不可逾越啊……正是妈妈的这些唠叨,让我时刻牢记产品质量重于泰山!记得去年春天,我正在准备出徒考试,晚上加班进行绑扎练习,妈妈说她陪我一起。我当时又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终于可以向妈妈展示下我这半年来学习的成果,紧张的是我这尚未成熟的技术不能呈现出完美的作品来。果然,一点点不完美都难逃检验大人的法眼。在我练习结束后,妈妈说:“我想给你提点小小的建议,这个绑线的宽度是不是要根据电缆粗细的不同而变化,还有每一截电缆的长度要大致一样,这样绑扎出来的电缆是不是会更美观一些呢!”听了妈妈的建议后,我又重新练习了一遍,果真好看了一点呢。(刘琢华)

幸运我们成为母女,共同奋战在航空战线上!妇女节快乐!(图片:各单位 何菲 范一期)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