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未知的新型号,能否为波音带来好运?

2021-02-23 11:52:35 中国航空新闻网 看航空专栏

对于波音来说,“否极泰来”也许是其眼下最盼望的事儿了——在2018年10月,印尼狮航的波音737 MAX坠毁之时,没有人会预料到,其后又接连出现了737 MAX遭到多国停飞、新冠疫情蔓延全球、777X飞机节点不断推迟……

即便如此,眼下也难以断言波音已经熬过了“至暗时刻”,因为2021年伊始,波音的麻烦事儿依然没有终结——

2021年,一切并没有“自动”好起来

2月15日,汉莎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卡斯坦·施波尔(Carsten Spohr)在伦敦经济学院德国研讨会上表示,汉莎航空正在与波音协商,希望将777X这样的大型飞机订单换成其他更小型的飞机。

汉莎航空是777X的启动客户之一,原本订购有20架波音777X。但随着眼下民航市场的持续收缩,以及777X不断推迟交付日期,更多的客户正在考虑转换或者取消订单。按照惯例,在推迟交付的情况下,客户有权取消或者转换合同机型。

也因此,一些业界专家预测,未来波音可能会失去777X三分之一以上的订单(截至2021年1月,波音777X共获得309架订单,其中确认订单为191架)。

除了研发型号的问题外,正在运行中的波音飞机也出了问题——

2月20日,美联航一架波音777-200客机(航班号UA328)在当地时间20日中午从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国际机场起飞后不久发生严重事故:飞机右引擎外壳脱离爆炸起火,所幸紧急降落成功,机上人员没有伤亡。

之后,美联航停飞了24架选装PW4077发动机的777飞机,FAA也发布紧急适航指令,要求选装普惠PW4000系列发动机的所有777系列飞机进行适航检查,日本民航局、大韩航空等机构和航司也停飞了同样的型号。

今天,波音发布声明,建议航司暂停运营选装PW4000系列发动机的波音777-200飞机。

在巨大的现金流压力下,波音一方面进行“绝境求生”,不断的出售各种资产求得现金流;另一方面,开始启动能够适应民航市场新需求的商用飞机新型号——

曾经错失“中型机”研发良机

2021年1月,波音首席执行官大卫·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表示,正在重新考虑新中型飞机(New Midsize Aircraft, 简称NMA)项目。

根据波音的设想,这一NMA载客量为250-274人,将直接对标空客A321XLR飞机。而此前,由于波音737 MAX10的交付节点在2023年,这导致多年内,A321XLR都没有同座级的飞机与之竞争。

事实上,波音对“新中型机”的构想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早在2017年巴黎航展上,波音就曾首次公布其新款中型机概念图和研制时间表。

当时,波音表示,多个航空公司都曾表示他们非常需要像新中型机这样的MOM(中端市场)飞机。因此,在对36家航司进行市场调查后,波音得出结论:“新中型机的潜在市场需求为4000-5000架。”

波音新中型机概念产生之初是为了弥补波音757停产后,波音和空客系列产品中220到270座飞机的市场空档。这一飞机的座级大致处于最大窄体飞机(如波音737MAX 和空客A321neo)与最小宽体飞机(如波音787和空客A330-800飞机)之间,航程约为9300公里左右。

同时,根据航空公司的期待,波音公司还把新中型机定义成“一种兼具单通道飞机经济性和双通道飞机舒适性的新机型”,也就是说,新中型机要在单通道经济性上实现只有双通道飞机才能做到的载客量和航程。

坊间称波音新中型机型号为797

按照原定计划,波音的新中型机将在2020年启动设计,于2025年交付客户并投入商业运营。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2019年737 MAX系列遭到全球停飞后,波音对运行中和研发中的各种事务疲于应对——比起开拓未来,“活下去”显然更为迫在眉睫:近日外媒报道,波音商用总部大楼的员工被通知要整理工位,业界推测,波音正在考虑出售其商用飞机总部大楼来补充现金流……

在这样的景况下,NMA研发计划遭到忽略和推迟也是常理之中。

来自空客A321XLR的挑战

在新型中型飞机市场上,空客的准备显然比波音要更为充分。

2019年巴黎航展上,空客宣布启动超远程型A321XLR项目,其最远航程可达8700公里,比远程型A321LR航程还增加15%,并预计于2023年开始投入运营。

而此时的波音,正在忙于应对737 MAX坠机所带来的一系列事件。谁也没有想到,弥补波音737(窄体)和787(宽体)间市场空缺的居然是空客的A321XLR。在那届巴黎航展上,空客一共收到243架A321XLR订单,其中50架订单来自波音的忠实顾客——美国航空公司。

A321XLR可以从北京直飞伦敦、珀斯、阿德莱德、温哥华(以大圆航线距离计算)

空客 A321XLR 8700公里的航程其完全可以比拟宽体客机,执飞远程洲际航线,比如A321XLR飞机可从北京直飞伦敦、珀斯、阿德莱德、温哥华等地。

此外,空客宣称,A321XLR的单座燃油消耗比波音757-200低30%。航程和座级却更大于其,因此全新的A321XLR正是替换757飞机的理想选择。

不得不讲,空客A321XLR的出世顺应了新冠疫情的影响——眼下,窄体长航程客机正在得到市场越来越多的青睐。在这样的背景下,2021年2月3日,空客宣布在德国汉堡为首架A321XLR开设新的加工零件供应链和试验生产线,这条试验生产线将从明年开始逐步加速A321XLR新后机身生产,确保2023年A321XLR的顺利交付。

一个喘息的间隙,新机遇带来黎明?

在某种意义上,疫情下全球民航市场需求的结构性变化,使得窄体长航程飞机得到了发展的机会。但对于需要巨量资金和相当长研发与生产周期的商用飞机市场来说,这样的机会也是转瞬即逝的。

独立航空咨询机构IBA指出:如果波音无法在2026年将NMA推向市场,那么就会错过替代波音757和767的最佳时机。因此波音公司必须快速做出决定,否则就有重蹈覆辙的可能。

眼下,虽然737 MAX正在稳步复飞,但波音启动NMA的节奏也没有那么快。在透露其重启NMA项目的同时,大卫·卡尔霍恩谨慎地表示,波音正在与供应商谈判及组建研究团队,但是目前还没有进一步发布通知的意愿。(文案:余楠、钟飞)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