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郑飞2号厂房测量间与“37度”无声“较量”

2021-01-05 14:47 中国航空报 CAN译讯 专栏

度是最常用的角度单位,在实际应用中,当需要更准确的角度值时,就把度细分为分和秒:1度为60分(60′),1分为60秒(60″)。这不是为了科普数学知识,而是在航空产品检测中,只有明白了更准确的量度标准,才能理解航空人对产品精益求精的态度。

12月的室外天寒地冻,航空工业郑飞2号厂房三坐标测量间外,几个身穿蓝色工装的人挥汗如雨,建伟英带着徒弟张涛和李积鹏正在与“37″”进行着较量。某产品总装检查中,“你们来看一下,有一个数据超了37″,赶紧调试吧!”检测员发现其中有一个数据超过了角度值37″,需要调试。一边说着,检测员一边将三坐标记录卡片递给建伟英。师徒3人相互配合把100多斤重的产品从检测台上慢慢抬下来,轻轻放到置物车上,开始想办法调整。首先从调整前后吊耳高度差入手,几人仔细挑选不同厚度的垫片,每次调整后要使用杠杆千分表打表确认,直到把高度差调到0.05毫米以内,再次抬上检测台。三坐标打完产品正面的数据,需要小心翼翼地把产品反过来,再打产品导轨直线度的数据。但经过40多分钟的测量后,37″还是没有消除。

此产品有4根近2米长的导轨,加上前后吊耳,要保证每根导轨的平面度,两两导轨之间的平行度、对称度,导轨和吊耳的垂直度、直线度、高度差等几十个数据实属不易。这批产品是一种新型航空产品,测量技术要求高,精度检测严格到近乎苛刻,工作量大,交付周期短,产品检测工作难度大。但困难从来吓不倒敢于尝试和挑战的人。接到任务,项目组组长建伟英就在心里盘算:“一件产品三坐标打完需要40多分钟,每套产品按照平均调试5遍计算,加上搬运时间,仅一件产品检测合格就大约需要一天时间。现在25套产品装配周期要求在15天内达到验收状态,除了加班加点,还得提高装配效率,如此才能按节点完成。”时间紧、任务重,整个项目组9个人不敢有丝毫懈怠,大家每天早早来到现场,抓紧每一分钟赶任务,而这天明显是出师不利。

项目组围着产品拆拆装装、搬抬翻转、忙前忙后,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吃饭时间,可谁都没有吃饭的心情,胡乱扒拉几口饭,就接着干。建伟英暗暗发誓:“今天就不信搞不定!”调整前、后吊耳垂直度,调整后吊耳垂直度,重新安装导轨,3次更换导轨位置……外面的天从大亮渐渐暗黑下来,已经拆装调整修正了6次却还没看到胜利的曙光。平时性格开朗的徒弟此时也耷拉着脑袋,甩着酸痛的胳膊,沮丧地说:“我太难了!”该产品重量大,进行三坐标测量时需要将产品摆放在4个垫块上,而且测量时对这4个垫块的平面度、所放置的位置都要求极高,否则将影响产品的测量精度,同时吊耳的左右高度差需控制在0.01毫米以内,这给产品的调整修正带来了极大难度。

经过一天的打击,尽管身体疲惫,但大家没有怨言和气馁,反而有一种迎难而上、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决心。一次次地抬上抬下,一次次地拆卸安装,一次次地调整、打表,不厌其烦。当第9次测量快出结果时,几人屏息凝神。“现在前后吊耳高度差0.03毫米,吊耳左右垂直度0.01毫米。”建伟英沉稳地说:“这种精度,几乎是调整控制到了极致。”功夫不负有心人,产品检测终于达标,37″终于完美消失。这一场37″的较量,项目组完胜,看着两个徒弟激动地相互击掌欢呼,建伟英的胸中也激荡着满满的成就感。

那晚师徒几人收拾妥当,离开时已是夜里快11时。心满意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心情格外舒畅,月亮也显得分外皎洁。酷爱摄影的建伟英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摸过相机了,因为这批活,整天满脑子都是装配调试办法、组内人员调配、打表测量修正,琢磨起来不分时间地点,刷牙时、吃饭时、走路时,对周围的景色好像视而不见了。想到这里,他不禁笑着摇摇头,继续坚定地向夜的深处走去……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