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21成型、MS-21首飞……这是航空工业国际十大新闻

2021-01-05 09:16:45 中国航空报

新冠疫情导致国际民航市场陷入衰退

7.jpg

从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一直持续到年底,仍在全球大部分地区肆虐。受此影响,全球航空运输业呈现巨幅下滑,航空公司资产空置、人员剩余、飞机停飞、大批裁员、债务扩大、运营资金紧缺以及大规模的破产重组等问题屡见不鲜。宣布破产重组的航空公司不乏区域性领先者,欧美支线或中型航空公司直接宣布破产并关闭的也不在少数,市场的竞争主体正在持续减少,还有更多的航空公司仍在困境中苦苦挣扎,试图通过节省开支,缩减经营来维持运营。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发布的全球航空运输业业绩展望报告指出,今明两年全球航空运输业都将出现严重亏损。预计2020年将出现1185亿美元(1美元约合6.6元人民币)净亏损,比今年6月份预测的843亿美元更为严重;预计2021年将出现387亿美元净亏损,高于今年6月份预测的158亿美元。

波音、巴航工业终止合作交易

4月25日,美国波音公司宣布已终止与巴西飞机制造商巴航工业公司42亿美元的交易。该交易将使波音公司在小型喷气式飞机市场上获得更大的股份,并帮助该公司以更便宜的价格开发飞机。
波音公司表示,双方达成的协议计划在4月24日前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但最后期限已到,而巴航工业未能满足交易协议(MTA)所需的所有条款和条件。波音公司方面拒绝透露未满足条件的具体细节,但巴航工业称自己完全遵守了MTA协议。

美国首架B-21轰炸机总装成型

8.jpg

8月初,美空军快速能力办公室(RCO)对媒体宣布,正在总装的首架B-21“突袭者”隐身轰炸机原型机已初步成型,来自美国各地的供应商提供的子系统正在与该机进行集成,并不断取得进展。首架B-21原型机于2019年秋季在诺格公司位于加州帕姆代尔的工厂进入总装阶段。尽管B-21的总装工作总体顺利,但现代作战飞机研发工作的复杂性仍无法确保整个周期的一帆风顺,特别是早期阶段仍有部分意外情况出现。B-21是RCO负责监管的重大武器研发项目之一。

GE9X发动机通过美国FAA认证

9.jpg

美国GE航空公司9月28日公告,其GE9X发动机已通过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FAR(联邦航空法规)33部认证。GE9X是为波音777X系列飞机研制的动力装置,与GE90115B发动机相比,GE9X发动机的单位油耗(SFC)降低了10%,SFC比同类产品中的其他发动机降低了5%,而且运行时排放的烟雾更少。
FAR 33部认证涉及8台试验发动机,共完成了近5000小时和8000次循环运行的认证试验。GE航空公司的重点仍然是与波音公司合作完成777X飞行测试计划,并投入运营,已经生产的8台GE9X测试发动机和两台测试备件均已并交付波音公司,配装在4架777X测试飞机上。GE航空公司已完成数台生产型GE9X的生产,目前正在完成工厂验收测试。此外,GE航空公司还正在对GE9X发动机进行3000次额外的地面测试,以期通过增程运营(ETOPS)审批。
目前GE9X发动机获得的确认订单和意向订单已达600多台。

波音737 MAX恢复运营与交付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于11月18日解除了关于停止波音737MAX系列两种机型737-8和737-9商业运营的指令。此举将允许FAA管辖范围内包括美国境内的航空公司采取必要步骤恢复该机型的运营,并允许波音开始交付飞机。11月30日,FAA宣布,发放首架波音737 MAX飞机适航证书。
12月2日,美国航空执行了禁令解除之后的首次737MAX载客试飞,航班号为AA9750,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飞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时长约40分钟,美国航空高管及90余名记者被邀请乘坐试飞航班。
恢复载客的同时,波音737MAX的交付也重新开始。12月8日波音公司向美联航交付了一架波音737MAX飞机,美联航成为首家在美国FAA取消了737MAX长达20个月的禁飞令之后接收737MAX新飞机的航空公司。至今年底,美联航预计将接收8架737MAX飞机。

UAC并入“俄技”俄航空工业回归统一集中管理

10.jpg

2020年3月,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集团(UAC)并入“俄罗斯技术”国家公司(“俄技”)的行动基本完成,这是21世纪以来俄航空工业集中化重组改革的重大里程碑事件,标志着俄罗斯航空工业回归了统一集中管理。借此合并方机会,“俄技”航空板块开始对UAC深度调整,进一步融合民用、军事和运输航空部门,力图打破工业企业之间的技术、产品、市场和服务壁垒,裁减冗余业务,剥离非核心资产,提高航空产品研制和资金利用效率,降低管理和企业运营成本,间接缓解债务问题。合并后“俄技”作为统一管理机构,对航空工业的资产、战略方向、规划计划等进行统筹协调;UAC的地位与俄直公司、联合发动机制造集团公司、无线电电子技术集团公司、“技术发展”集团公司类似,共同归属“俄技”航空板块管理。2020年4月到8月,一系列围绕着飞机和直升机工业企业的整合工作开始紧锣密鼓的推进。

欧洲6国组成两大集团攻关下一代战斗机

7月17日,法国、德国、西班牙三国代表在维拉库布莱空军基地就“未来空战系统”项目(FCAS,法语缩写SCAF,也称下一代武器系统NGWS)举行会议,会议讨论了“未来空战系统”的下一阶段目标,并计划在2021年至2026年期间实施项目系统部件演示验证等工作。法国和德国于2017年启动了FCAS项目,2019年6月的巴黎航展上,西班牙与法国、德国一起签署框架协议,正式加入该项目。2020年初,三个合作国启动了未来空战作战领域科研技术项目,2020年2月,FCAS第一阶段(阶段1A)研发预算得到了法国、德国、西班牙三国政府的批准,标志着FCAS的研发工作正式启动,周期为18个月。
同样在7月,英国、瑞典和意大利发布公告,已开始进行三方工业界的磋商,以加强三方在“暴风”未来战斗机项目上的合作。根据合作协议,三个国家宣布成立一个三方工业集团,包括来自英国(BAE系统公司、英国莱昂纳多公司、罗罗公司和欧洲导弹英国公司)、意大利(意大利莱昂纳多公司、Elettronica、Avio Aero和欧洲导弹意大利公司)和瑞典(萨博集团和GKN瑞典公司)的国防工业企业等,开展“暴风”项目相关技术的攻关。作为英国发起的下一代战斗机研制计划,“暴风”项目于2018年7月在当年的范堡罗航展上首次对外宣布,2019年7月,瑞典与英国签订协议,表示愿意加入“暴风”计划,2019年9月,意大利宣布加入该计划。

人工智能在模拟空战中首次战胜人类飞行员

8月18~20日,美国国防预先研究计划局(DARPA)联合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AFRL)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共同举办了“阿尔法空战格斗系列”比赛。
经过前期的筛选,第3轮共有8支团队进入比赛名单。经过一系列比赛,在第3阶段的总决赛中,苍鹭系统公司的“智能空战代理”Falco以16:4的比分击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成为本次AlphaDogfight系列赛的冠军。在紧随其后的人机大战中,Falco凭借凌厉的攻势以5:0的成绩战胜了顶尖的F-16人类飞行员。
早在2019年11月第1阶段的比赛中,Falco仅仅能够勉强进行简单的基本驾驶操作;进入2020年1月的第2阶段比赛,Falco已经能够像人类飞行员一样进行一些基本的机动飞行动作;而到2020年8月,在经过至少40亿次仿真训练后,Falco已经相当于拥有30年的F-16驾驶经验,并可以凭借凌厉的攻势完胜顶尖人类飞行员。

日本三菱重工计划冻结SpaceJet支线客机项目

11.jpg

10月30日,三菱重工(MHI)公布了2021~2023财年的中期业务计划,声称考虑到研发状况和市场环境,将进一步削减陷入困境的SpaceJet项目预算,“暂停”M90相关开发活动,但仍继续进行型号取证相关工作,验证和审查3900多个飞行小时的飞行测试数据。在此期间,三菱公司努力改善业务环境,并评估项目重新启动的可能性。
截至2020年3月31日,SpaceJet项目总计亏损达到2633亿日元(约24.5亿美元),比上一财年增加851亿日元(约7.9亿美元)。SpaceJet项目糟糕的表现,直接连累了三菱重工的全年经营表现。作为三菱飞机公司的母公司,三菱重工宣布削减该项目的研制资金。到2021年3月31日为止,本财年计划用于SpaceJet项目的资金预算总计约600亿日元(约5.58亿美元),只相当于上一财年的一半左右。

配装PD-14发动机的MS-21完成首飞

12.jpg

12月15日,第一架装备俄罗斯国产PD-14发动机的MS-21飞机成功试飞。首飞机组人员由两名试飞员和测试工程师组成,飞行持续了1小时25分钟,飞机巡航高度约3400米,巡航速度约450千米/时。在飞行过程中,试飞机组测试了PD-14发动机的工作模式、飞机稳定性和灵敏度以及飞机系统的交互功能。PD-14是与CFM-56同级别的发动机,最大推力14吨,采用了最新技术和材料制造,联合发动机公司声称该发动机的性能与国外竞争对手的产品相当。
这架装备PD-14发动机的MS-21原型机于2020年11月初在伊尔库特公司制造厂总装下线。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