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货运将迎来史上最大单?航司:我们翘首以盼

2020-12-08 11:36:30 看航空 看航空专栏

在新冠疫情爆发一年后,关于疫苗的好消息正在越来越多的传来:12月4日,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在第八次世界中西医结合大会做《新冠肺炎疫苗和药物研发进展》发言时表示:“年内将有6亿支灭活疫苗获批上市……未来一至两周将有大消息公布。”

这意味着,未来不久,人类能够真正防御新冠病毒的武器即将问世。但随之而来的是,在全球范围内的疫苗运输需求也即将挑战现有的全球民航运力。早在9月9日,IATA就发布公告,敦促全球各国政府与运输行业开始周密规划,为新冠疫苗获得批准并全球投放做好准备。

“全世界范围内运送疫苗可能成为航空货运史上最大单一运输挑战。”国际航协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先生(Alexandre de Juniac)说。

为此,国内机场也加快了建设脚步。11月中旬,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正式认证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为独立医药物流验证中心,不久后的将来,无数新冠疫苗将通过这里运输与分发。

“独立医药物流验证中心”(CEIV 医药)是国际航协推出的一项旨在帮助航空物流企业提高竞争力的认证标准,该中心要评估和验证冷链流程,并提供培训,以保证航空物流企业符合所有适用的标准和法规要求。目前,中国已经有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的机场通过了该项认证,这意味着国内航司承运生物科技产品的保障能力会得到大幅提升。但当大规模运输需求真正出现之前,没有人能预测全球民航产业将如何完成新冠疫苗冷链运输这一前所未有的物流挑战——

2019年我国疫苗领域批签发数量为5.8亿支,而新冠带来的疫苗增量在28~42亿支(每疗程需接种2~3针)。据物流行业人士表示,疫苗研发成功后冷链运输市场的新增量在7.2倍以上……这对全球货运行业都是巨大的机会,当然也伴随着巨大的挑战。

在应对新冠疫情的行动中,我国以迅速、周密、严谨的反应和治理,使得全国社会经济生活迅速恢复常态,民航运输产业的产能恢复也领先全球,航空货运这一传统运输“短板”正在迅速被补上,但是对于医药冷链运输,物流企业们依然在不断的部署,力争主动。

2020年,在全球民航产业规模缩减的情况下,顺丰接收了三架B757-200型全货机,机队规模到达61架(截至2020年11月10日);同时,其客户已经覆盖“包括疫苗产业供应链在内的医药行业企业,顺丰有能力为客户提供专业、安全、全程可控的一站式医药物流供应链解决方案及服务。”

据顺丰中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顺丰冷运及医药业务整体实现不含税营业收入 32.41 亿元,同比增长37.78%,其中顺丰医药业务收入同比翻倍。东航旗下的东航物流,此前就运输过其他疫苗,目前在针对新冠疫苗的技术细节做准备;没有全货机的吉祥航空等航司,也在为利用客机腹舱带货运输疫苗做准备,包括储备冷柜,干冰等。

全球范围内,航司、机场和机队也都在积极准备。

新加坡民航局携手樟宜机场集团,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负责应对空运疫苗的风险和挑战,小组以航空货运业要员为主,包括地勤公司、航空公司、物流公司,以及相关政府部门。

阿联酋航空旗下SkyCargo货运部,已在迪拜设立新冠疫苗专用空运基地,以保障新冠肺炎疫苗的冷链储存和运输,为协助疫苗转运,基地还在飞机与货运航站楼之间配备了温控拖车车队。

11月中旬,美国航空在迈阿密和南美之间进行了新冠疫苗运输的飞行试验,模拟了疫苗热包装所需的条件,测试了疫苗安全到达目的地所需的处理过程。美国航空表示,他们已经建立了设施和员工网络,专门处理对温度有严格要求的货物。

纵然如此,从全球视角来说,全球货运运力并不容乐观——新冠疫情所导致的出行需求锐减、各国边界管控等现实因素,使得航空业成为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多家航司裁员、暂停运营或倒闭,机队停飞……

波音的乐观预测能否帮助航空产业链熬过今年?据统计,全球范围内目前正在运营的专用货机约有2000架,承载了全球约一半的空运货物,其余货物基本由全球22000架常规客机运载。而根据IATA的估计,即便全球每人只接种一针新冠疫苗,全球也需要8000架全货机来运送疫苗,即便将眼下全部的货机都投入疫苗运输也远远不够。

医药冷链运输被称为冷链行业金字塔的顶尖。不同于一般的生鲜冷链,疫苗冷链门槛较高。疫苗保存须遵守严格的温度要求,如果是冷冻,需要储存在零下58-5华氏度(约零下50至零下15摄氏度),冷藏则需储存在35-46华氏度(2-8摄氏度)之间。储存、运输全过程需要定时监测、记录温度。一些正在临床试验后期阶段的疫苗生产商透露,新冠疫苗可能需要更严苛的温度控制。比如,Moderna预计其疫苗的运输存储温度应为-20℃;辉瑞透露与BioNTech合作开发的疫苗的温度要求则为-70℃~-10℃。这远低于目前大多数药品在运输中的标准温度:2℃至8℃。

“温度将是运输中的最大挑战之一。”国际航空货运协会(TIACA)相关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国际物流公司Unitrans总裁安德鲁·施德格(Andrew Schadegg)说:“当前的疫苗运输中主要采用主动冷却(使用冰柜等制冷容器)与被动冷却(加入干冰等制冷剂)两种方式,主要是通过装有干冰的特殊容器控温,后者能将温度控制在-79℃左右,现有的某些冰柜也能达到这种低温范围。”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针对新冠疫苗这样庞大的运输需求,全球无法提供足够的主动冷却容器(冰箱、冰柜等)来运送所需的新冠疫苗;如果使用被动冷却容器,将必须依靠大量干冰来控制温度。但是,出于安全原因,任何型号的飞机都只能装载有限的干冰,这大大限制了空运新冠疫苗的效率和数量。

但中国的疫苗研发团队可能在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官网统计,截至10月15日,全球范围内已有42款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进入临床三期试验阶段的已经达到10款,其中有4款来自中国。

中国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有三条路线: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及重组蛋白疫苗,其中灭活疫苗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而这三种疫苗都只需要2-8℃的存储条件,也就是现有的疫苗冷链就能够满足。

对于航空运输业来说,如何应对新冠疫苗的运输,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也意味着一个巨大的机遇。在新冠疫情肆虐下,对防疫、医疗等物资的需求使得货运行业空前旺盛,此前便有许多航司通过“客改货”来维持发展,航空运输新冠疫正好契合“客改货”浪潮。

客改货,绝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虽然航空业目前遭受重创,但是一旦有一款有效的疫苗问世,航空公司会再次崛起。运输需求的激增,可能会迫使航空公司将大量闲置的客机投入使用”,安德鲁·施德格这样预测。一旦新冠疫苗进入配送流程,这场空前绝后的“大动作”可能将持续两年时间,对于一些受疫情影响较大甚至濒临破产的航企来说,这极可能是一次绝地重生的好机会。对于一些发展较好的大型航企来说,此次运输挑战会使其查漏补缺,建立更加完善的运输体系。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