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80后”航空人:人到中年 你怕了吗?

2020-11-27 16:28:42 中国航空新闻网 看航空专栏

站在2020年的末尾,空喵“惊恐”的发现了一个现实:第一批“90后”已经30岁了,第二批也快了……1991年出生的你,慌了吗?正所谓“独慌慌不如众慌慌”,这次我们来扎一下“80后”的心,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在沙滩上”,今天本“90喵”就带大家去沙滩上“捡前浪”,哈哈哈哈哈哈!

与刚过“30”那时候相比,眼看着“40”越来越近的艳姐,心态明显有了变化。

微信图片_20201127091653.jpg

杨艳,1984年出生 36岁,负责大客飞机生产项目管理工作

流水线

不断在自己的人生中加入作为零件的正能量,又不断把负能量作为废料排出去。

问:在刚过30岁的时候,你有觉得自己“老”了或者感到焦虑吗?

答:没有呀,我到30岁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觉得自己成熟了。因为20多岁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不懂,自己很多想法都不能实现,30岁了更成熟了,别人对你的信任感也更强了,很多事情都能放手去做。

问:现在也这么想吗?

答:现在一想到快40岁了就觉得压力好大,工作、生活都有很多问题等着你去解决。如果说20岁是个性和激进,那30岁就是理解和磨合。

问:这就是所谓的“中年焦虑”吗?

答:那倒也不至于。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也没必要焦虑或者是矫情,工作困境、家庭琐事、孩子教育……这才是生活的常态啊。一想到并不是只有自己才面临这样的状况,就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问:感觉你心态还挺好的。

答: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学着跳出舒适圈……

杨艳的手机突然响起

“我还是曾经那个少年……”铃声

问:现在对你来说,工作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答:可能是培养下一代吧,让下面的年轻人有更多表现的机会和发挥的空间,让他们获得更多的成长。因为现在我不是孤军奋战,我还有很多一起奋斗的伙伴。

同样36岁的老何,与艳姐相比,更多了一些……唔……活泼?

微信图片_20201127091702.jpg

何裕涵,1984年出生 36岁,负责团委工作

芥末夹心

作为公司领导层和青年职工链接的媒介,老何性格直来直往,够呛够味。

问:我猜你们80后和我们90后的年龄差主要体现在动画片上。

答:年龄差……不至于吧?《大白鲸》看过没?还有《恐龙特急克塞号》。没听过?就是那个“人间大炮一级准备!”还有《花仙子》什么的,反正不是英雄主义就是少女换装。

呃……确定了,就是年龄差……

问:听说你当时在西北工业大学是英语专业?就我所知的,咱们行业在西工大毕业的大多都是学理工科的,你当时怎么想到学英语?

答:因为(高考)分不够呗。

问:那为什么在西工大学英语呢?

答:因为(高考)分数高呗。

好气哦,还要保持微笑

问:感觉你以前是个挺爱玩的人,到了这个年纪有什么不同吗?

答:年轻的时候花花心思挺多的,发展了很多爱好,现在则更重视工作和家庭,更好的工作也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嘛。而且我现在有孩子了,也想在工作上有所成绩,身体力行做他的榜样,让他学习到责任感、荣誉感,今后要对社会有所贡献之类的。

问:那你怎么看待“人长大了就会被社会磨平棱角”这句话?

答:其实在我看来不是被社会磨平棱角,而是年龄到了自然而然就会收敛锋芒。我们这代人年轻的时候个性很强,但年纪大了就学会削减个性以融入家庭和社会。与其说是“被磨平”,不如说是学会了包容和选择。

马上就要迈入“40”大关的谢书记,显然更加严肃稳重,但总有点想吐槽是怎么回事……

微信图片_20201127091705.jpg

谢扬,1981年出生 39岁,负责试飞站党务工作

驰名双标

工作?哪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孩子?全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问:现在终于“80后”也开始干党务了,和你预想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答:对啊,但其实你看我们“80后”都快40了,干党务也不算新鲜。之前我在生产管理岗位负责业务工作,那都是看得见、抓得着、效果立竿见影的,现在负责党建工作,是看不见、摸不着、需要日积月累的。

采访过程中不断有电话铃声响起

答: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喂,你说……你找小刘,就说……好,定个时间我过去……

好了,可以继续了。

话题又被敲门声打断

“谢书记,这边有个事情……”

问:这工作挺废嗓子啊。

答:没办法,事情多,一天恨不得能接“800”个电话。这工作我接手了半年,发现其他单位上下游对接单位只有2到3家,我这里有9个,所有单位所有的事情最后都要汇集到我这儿,接触面广、接触人员多,每天都好多事情等着处理。

问:给老一辈人做思想工作和给年轻人做思想工作有什么区别吗?

答:思想工作其实不分年龄,重要的是让他们都能切身感受到归属感,把大家的精气神集中在一起,思想通了,行动才能通。前段时间我到他们90后年轻党员的公寓去看了看,也了解一下他们平时的生活。今年八一建军节的时候还组织退役军人开了个座谈会,让他们谈谈工作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一个老大哥很感慨,他说自己转业25年,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问:感觉你是个比较传统的实干派,在对孩子的教育上也是这样吗?

答:嗯……对我来说,工作嘛,哪会没有办法,但教育孩子就是没有办法!唉,孩子不好管啊,我家小子13岁了,上初中之后之后就参加过1次家长会。

问:那加上小学呢?

答:2次……

问:怎么感觉你还挺骄傲……

答:没有没有,真是管不了,一开始我也尝试过,但都是我父母那辈的传统式教育,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得给孩子空间……

所以说白了就是没管呗……

刚过30岁的盼盼承认在生活工作的双重挤压下开始有点焦虑了,但积极乐观的她觉得与其烦恼,不如行动。

微信图片_20201127091709.jpg

熊盼,1989年出生 31岁,负责强度设计工作

跷跷板

当下的选择永远是最合适的。

问:听说你是北京理工大学毕业的,怎么毕业后没有留在北京?

答:我家是南昌的,本来毕业之后想去广州发展来着,但被我妈打消了念头。

问:怎么呢?

答:我妈说,你有男朋友吗?男朋友在广州吗?没有男朋友在广州你去广州干嘛?

灵魂拷问最为致命……

问:那你现在还有出去闯闯的念头吗?

答:一开始有,倒不是离开南昌,就是想换个岗位。因为我们这个工作每天就是搞设计,跟人打交道的少,交流也不多,觉得思维都退化了。但现在工作干顺手了,也结婚有孩子了,心就定了,那些浮躁的想法就少了。

问:过了30岁,开始有所谓的“中年危机”了吗?

答:有啊,已经非常有紧迫感了。现在再有孩子了,教育投入增多,经济压力变大了,父母的健康问题也是目前最头疼的事。不仅是父母,最近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小毛病不断。

问:那有想办法对抗这种焦虑吗?

答:我是罗永浩的铁粉,平时上下班的时候都会听他的课,从中获得力量。而且在我看来,只有行动才能对抗焦虑,越是有紧迫感,就越应该在工作中更有干劲。反过来想,人年纪大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以前年轻的时候没有经验,很多事情会很困惑,只知道自己埋头干,现在成熟了,更有经验了,工作也更有计划性了。

问:你觉得人长大了就会变成自己曾经不喜欢的样子吗?

答:人都有两面性,做什么事情都存在纠结感,所谓成长,可能就是选择去压抑或是促进哪一个方面,没有什么喜不喜欢,相信自己,当下的选择永远都是合适的。

都说社会磨平了人的棱角,让我们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样子,但采访下来其实并不是这样。与其说是社会磨平了“80后”的棱角,不如说是年龄的增长让他们学会了权衡和选择。成长是减法,让我们减去了许多个性和锋芒;成长也是加法,以前我们心里只有自己,但现在多了很多更重要的东西。现在,越来越多的声音试图让我们相信“中年”一词似乎是一生中最夸张的转折符号。到了这个阶段,你将没有自我、没有自由的生活,油腻、危机、压力、崩溃……仿佛这些才是你今后人生的主旋律。

“人到中年,生活不易”,但请相信,人到中年并不脆弱。相信自己,相信“中年”的真正意义,拒绝年龄PUA,愿你人到40,前行仍似少年!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