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洪都陈逸宁:我和航空不解之缘

2020-11-20 16:48:37 中国航空报 陈逸宁

中国航空报讯:我对洪都的了解及对投身航空工业领域的立志,得从父亲近似传奇般的经历说起。儿时常听起父亲提及,在上世纪50年代诞生的“洪都机械厂”,是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发源地之一,制造了新中国第一架飞机、第一批海防导弹、第一辆摩托车,因此闻名遐迩,享誉中外。久之,“洪都”成了该厂的专有名词,也成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青年人找工作梦寐以求的首选,当时我那正值青春年少的父亲也不例外,航空情结早已深深地镌刻在他脑海中。

数年前,风华正茂的父亲投笔从戎,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前往北疆边陲的列车,在空军航校(现为空军航空大学)修理厂成为一名空军机械员。巧合的是该修理厂主要承修的飞机便是出自“洪都”制造、专供航校初教团培训空军飞行学员的初教6飞机。更令父亲兴奋的是,他所在的分队专门负责初教6飞机起落架、襟(尾)翼操纵杆的维修、检测任务。一位来自南昌的新兵、一架产自“洪都”的飞机,由此在北国春城结下不解之缘,留下一段美好记忆。

从地方到军营,又从部队最终回到家乡,父亲摸爬滚打、学海泛舟四十余年,从未离开机械行业,从一名学徒逐渐成长为拥有一技之长的行家里手。斗转星移,一路走来,父亲对南昌、对航空的挚爱一如既往,航空情缘,未改初衷。这些年,他从事特种设备起重机械作业人员理论培训教学,也曾多次应邀前往洪都,现为洪都公司生产基地为特种设备起重机械作业人员培训、授课,置身于洪都员工之中,颇有感触。课余他们之间师生交流,父亲对洪都又有了新的认识。每每这时,父亲会格外兴奋,在洪都学员面前自诩为洪都的“编外员工”,戏谑能为洪都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乐此不疲、老有所乐。我想这应是父亲出自内心的肺腑之言,是对航空情怀的朴素表白。这些巧合和机遇,最能体现父亲对家乡、对航空工业的魂牵梦萦、情有独钟。

无独有偶,受家庭环境的熏陶,长期的耳闻目染于父亲的航空情怀,潜移默化地渗透于我的童年,激励我成长。上大学期间,我一直关注对国内外航空知识的了解和积累,也未从放弃寻找解开父亲航空情缘、让其释怀的良方。功夫不负有心人,临近毕业前夕,在校招聘会上,流连熙攘交织的人群,穿过目不暇接的展厅,我径直走向洪都公司的招聘展台,交上我的简历。

今天,我终于如愿以偿,成为洪都的新一员,成为父亲眼中的洪都人。走进洪都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企业真大,在经过三个多月的培训学习,使得我对企业有了进一步认识。相比之下,同样的父子际遇,我幸运多了。子承父愿,或许我的这一选择是对父亲以往未能成为洪都人的最佳慰藉,它就像是解开父亲航空情缘的灵丹妙药,从此释怀。恰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凤凰涅槃,洪都的崛起腾飞,令人瞩目。放眼望去,瑶湖机场、洪都新址、职工公寓,交相辉映,蔚为壮观。工遐之余,行于航空城厂区,艳阳高照,蓝天白云。路过瑶湖机场,C919大飞机从跑道呼啸驶过、L15高教机腾飞而起。

洪都,这里将是迈开我职业生涯的第一步,心无旁骛投身于航空事业。这里令我怀揣梦想、充满遐思。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