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勘察院:不断接续奋进 敢为天下先

2020-11-18 14:31 中国航空新闻网 大飞机 专栏

1985年开业的上海宾馆,位于深南中路,素有深圳“坐标原点”之称。2005年,上海宾馆被评选为“深圳改革开放十大历史性建筑”之首。这座见证了深圳城市发展进程、在无数深圳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湛蓝色建筑背后,包含着航空工业勘察院以创新设计为深圳献上的一份珍贵礼物……在航空工业勘察院深圳分院前院长赵必武的印象中,第一次来到深圳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

1982年,深圳大规模的基础建设即将到来。赵必武作为航空工业勘察院业务专家团队的一员,在副总工程师黄志仑的带领下,作为首批“探路者”,背上厚重行囊,踏上前往特区的列车,开启航勘人支援深圳特区建设的历史篇章。彼时,对于深圳的岩土特性没有详细的定论,也没有什么经验能够借鉴。“在深圳南方大厦桩基础施工过程中,打桩打不下去,或者打到一半就断了,黄志仑大师和我们都感到非常困惑”,赵必武回忆到。

大家经过研究发现,“深圳地质情况复杂,既有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大断裂,又有沿海一带的软土地层和龙岗区的岩溶地貌,还有大量的花岗岩残积土地层,土层中存在非常坚硬的石英石。这给打桩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在当时已有的技术标准和施工工艺中,很难找到一种更好的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仿佛选择哪种方案,都会顾此失彼。

怎么办?所有的技术人员都犯了难。“当时,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困难很大,但大家从来都没觉得这事‘可能干不成’。在那些日子里,研究解决办法成为了所有人的头等大事。”

“或许也是天道酬勤,几天后,一个‘大胆’的想法被提了出来——既然这层花岗岩残积土土质如此坚硬,那就直接做成天然地基吧!”

“天然地基”!这个想法了不得!在这之前,深圳市还没有哪个高层建筑敢在花岗岩残积土上直接采用天然地基的,这样的设想对于深圳建筑地基基础设计而言,是破天荒的!

“多么令人兴奋!每个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无法抑制的激动。”

但是,工程是严谨的,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疑问。于是,基于“天然地基”的设想,以黄志仑为首的技术团队对花岗岩残积土的工程力学特性开始了专项研究。他们进行了大量的载荷试验、静力触探、标准贯入、旁压试验和室内试验,全方位探索土体的力学性质。

赵必武回忆,王春华是刚毕业没几年的女大学生,做事非常认真。

“在地下5米深的试验坑里进行的土体载荷试验需要24小时持续进行,按照规程,每加一级荷载要在很短的间隔时间内多次观测变形并记录数据,直到稳定再进行下一级加荷试验,如此反复,直至最终土壤变形达到标准。”一组试验时常需要十来天,王春华就搭好帐蓬,吃住在试验坑里,从来没有叫过苦。彼时的航勘人,就是这样风餐露宿,不知疲倦。经过几轮验证,他们终于得出了结论:花岗岩残积土具有良好的力学性质,由于其低压缩、高承载力的特点,可以将承载力设计值由150KPa提高至250—300KPa。

于是,这座坐落在深圳“坐标原点”上的上海宾馆,开创性地应用了“天然地基”。此后,这项技术在深圳得以火速推广,至今仍在使用。这项技术为正处于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为理念的高速发展时期的深圳创造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效益无法估量。

20世纪80年代,该项目成功收获了“航空航天部优秀勘察一等奖及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国家优秀工程勘察金奖”等诸多奖项。黄志仑也成为了深圳花岗岩残积土专家组成员,致力于解决花岗岩残积土相关问题。他们编写花岗岩残积土相关规范,为后续的工程,立下了坚实的理论支撑。中国国内首个关于建筑地基基础地方性规范——《深圳地区建筑地基基础设计规程》也专门收录了花岗岩残积土的相关研究资料和试验数据。后来,很多国家级的建筑地基规范中的条文也都取自这本规范。

1990年,黄志仑被评为全国首批工程勘察设计大师,这是对他为勘察事业倾注毕生心血的最好褒奖。近年来,航空工业勘察院紧跟国家发展时代脚步,全面开拓广东地区的市场,积极参与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先后参与完成了珠海机场改扩建、横琴新区全岛景观提升、腾讯云计算数据中心等工程的勘察设计全过程咨询,以实际行动继续助力特区建设的新征程。

同时,航空工业勘察院以布局在各地的分公司为支点,将业务领域向全国拓展,以黄志仑为代表的一代代航勘人秉承着敢为天下先的魄力与担当,不断接续奋进,始终走在祖国建设的最前沿。

当年的海风吹开厚重的面纱,梦和初心的队伍从脚下开拔,那些故事早已汇入时代的洪流,只留下承载着航勘人奋进印记的一座座建筑矗立依旧。站在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的时点上,面对新时代新使命,航勘人将永葆“闯”的精神、“创”的劲头、“干”的作风。为续写新的奇迹,再一次出发!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