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20℃ 一场23小时48分的鏖战

2020-10-29 09:15:44 航空工业 航空工业专栏

戈壁滩,冷风萧瑟。巨大的轰鸣声中,一架架战机风驰电掣,频繁起落。这里是军工人心中的圣地,也是设计员成长的“战场”。“等不起”、“慢不得”、“坐不住”就是他们紧迫感、危机感、责任感的真实写照。在这里,每天伴随着战鹰起航的,便是一个个不断“重复”上演着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1029090638.jpg

这是一个新型产品,“重”是它的显性特点,重量重,试验量级重,挂载物重;“难”是它的隐性特征,历时5年,设计员跟飞18个月,挂飞几十次,投放几十次,试验上百次。技术组与相关方无数次沟通,提前制定多种预案。

但问题还是发生了……

微信图片_20201029090658.jpg

开始

“小任,人到哪了?到郑州没?请下车后立即赶往公司!快!”刘家旺主任急切地说。

“我还在车上,马上39分到站,下车就回去。”设计员任维鑫正在赶回郑州的火车上。

一天前,基地在做投产前的最后试验,但悬挂装置电气接口出现对接异常,必须紧急排故。基地方面一切就绪,就等排故后,完成第二天的试飞。上级指示必须排除一切困难,火速赶赴基地完成排故,确保第二天试飞正常进行。

第1小时30分

由研究所书记廉卫民、设计员任维鑫、电气工张震坤、机械工唐跃武组成的保障小组集结完毕,扛上两套备用产品,踏上了西行之路。

第9小时30分

01:00到达乌鲁木齐。冷,是他们的第一感觉,两个产品在彻骨的寒天里感觉有千斤重,廉卫民清晰地记得“抬上车时,有两个台阶,4个人抬了两次,竟然都拎不动,后来是使出浑身力气才把东西托上去的”。

从乌鲁木齐到基地,几百里蜿蜒崎岖的雪地山路,第一辆车没有雪地胎、防滑链,只能再联系下一辆车了。

第14小时51分

午夜,开往基地的越野车上沉寂冰冷,外面零下二十多摄氏度,即便车里开着空调也暖和不起来。透过车窗,晶莹的窗花已经挂满玻璃。翻过天山,风卷着雪片呼啸而来,那不似我们平原的雪温柔而诗意,那仿佛是裹着锋利的刀片,打在车窗上,啪啪的响。

3个小时后,路过当地人说的“百里风区”,能见度只有几米,车辆在风中竟似一片秋叶,不时调整方向。司机说:“这是我有史以来走的最慢的一段路,要不是为了你们,我是绝对不出车的。”4个人相互对视,心里对司机充满了感激。

“你们是连夜飞来的吧,你看那小伙子眼睛红的。”

“他呀,刚坐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没停点,就直接拉过来了,熬的。”

“辛苦呀,不过值得,那可是像丰碑一样的地方。你们加油,我们老百姓支持你们,哈哈……”

6时21分,车子在基地前停靠。

一下车,劲风裹着人往前倾,4个人打着手语,才把两个产品运进基地,一进门张震坤就说:“我以为要被吹上天了,还好有这两个家伙给我们震着……”

微信图片_20201029090700.jpg

第15小时

“东西在哪?我们的人到了!”廉卫民向基地人员问道。

“在停机坪的飞机上……”

“好的,走吧,带上工具,我们去看下。”

4个人走向停机坪。“冷得刻骨铭心!”他们回忆到。

风雪里的基地黑的彻底,只有手电打出来的一束亮光。雪片还在肆意飞舞着,5个人被呼出的热气环绕着,随着风不断地被吹散,倾斜着身子走向飞机。

“示波器失灵了。” 任维鑫对着唐跃武耳朵大声喊,“你把热风枪拿着,对着我的手!” 张震坤说。电气线路有粗有细,粗的有手脖子粗,细的如发丝一般。张振坤把手套脱掉,爬到产品上,从碗口大的卸口上,检查着线路。

“没有,线路没有问题。”张振坤说。

“那就得全部卸掉,每一个螺丝都得查!”廉卫民说。

说拆就拆。张震坤、唐跃武互相配合着,任维鑫复查着线路,廉为民查看着连接器,“电路没有问题,如果接口连不上,是不是螺丝出了问题?”任维鑫作为设计员,几年的时间,让每条线路的走向,都刻在了心里,他比谁都清楚。

“接触不良,也会导致故障的。”廉卫民说。“试试咱们带来的。”产品都是铁家伙,这温度,光手直接放上去会被粘住。

“你们还是带上手套,别粘住了!”跟飞的人都知道,皮肤与冷冻的金属直接接触的那种冷,是刻骨铭心的。那种冷,是冷的心有余悸!

“不行,你看廉所,就是这个小螺丝!拧过头了!”任维鑫脱去手套,就上手卸那个卡在槽口的小螺丝。

“热风枪!对着这!”小螺丝被卸了下来。

“换一下,把备用的给我!”

“热风枪!”

“对,对着这里,这个槽,好的。好了,廉所!”

“小张,你拿示波器测一下,多测几次,取平均值。小任,你记录一下,看有没有不达标的参数。”廉卫民做着测试指导。

“电气整体检查一遍!”

“都在标准以上!”

“不!再试一组!现在是7时28分,再试3组!”廉卫民看了一下手表。

“第一组,没有问题!”8时02分;

“第二组,没有问题!”8时35分;

“第三组,没有问题!”9时10分;

28组线路,3组测试全部通过!

“好,回去!我跟基地人汇报一下!”时间9时14分,平时十多分钟一次的测试,零下20多度的情况下,每组都用了半个来小时。

抬头四顾,基地已经慢慢揭开黑夜的面纱,渐渐露出她神秘的真容。茫茫戈壁已被白雪覆盖、远处呈现着终年不化的雪山,之前乌压压的天空开始漏晴,缝隙里似乎有几颗星,停机坪上傲然矗立的飞机坚挺的像山顶的雄鹰。

天边悄悄亮起,风慢慢停了,地平线上那一抹殷红羞涩地、温柔地探出头来。红,洒在雪上,壮丽的是那么真实、那么清晰,就像基地的性格。

几个早已冻透的人,跳着“踢踏舞”走进室内。“大家赶紧喝点热水暖和暖和,我去找人对接!”廉卫民说着,也没落下脚步。

第21小时30分

最后3组检测。

“第一组,通过!”

“第二组,通过!”

“第三组,通过!”

廉卫民:“报告,我们准备完毕!”

基地指挥员:“好的,请随时待命!”

微信图片_20201029090702.jpg

第22小时

“备降机场准备完毕!可以试飞!”

“起飞!”

廉卫民、任维鑫、张震坤、唐跃武4个人焦急地等待着……

第23时48分

传来消息,试飞成功!

至此,该型产品圆满完成试飞试验。

但跟飞没有结束,故事每天都在发生着……

微信图片_20201029090704.png

是的,当正值青春的航空人与戈壁交汇。我们看到的是坚韧,是担当!我们看到的是大国利器、笑傲苍穹的豪迈气概!我们看到的是迎着无垠的天际海疆。

滑行,加速。一架架战鹰的呼啸起航……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