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始终冲锋在前 运12F时间域飞机背后的“老牌劲旅”

2020-10-23 14:46:17 中国航空报 裴根

中国航空报讯:线圈护体,“双剑”在身,造型别致,能给地球做CT……最近由航空工业哈飞全新研制的运12F时间域飞机火了!

运12F时间域飞机,“大名”叫固定翼时间域航空电磁系统飞行平台,它的成功首飞使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固定翼时间域航空电磁测量技术系统研制”项目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新机的研制成功离不开研制团队的智慧与付出。其中有一支“老牌劲旅”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在各环节一如既往地“给力”,做出重要贡献。它就是哈飞运12F研制中的党员群体。

98bc1e7a7cb06f14683bb465b260a2c4.jpg

时间域飞机此前已在国外应用,但国外对我国一直实行技术封锁,设计师党员杨欢和伙伴们决心打破它。如何在新构型下给出最安全、最优异的性能数据是摆在杨欢面前的一道难题,为此杨欢开展了大量的试验和计算。风洞试验中,杨欢几乎度过了两个月“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钻研做试验”的日子。

性能计算更“烧脑”,要在众多条件限制下找到最佳数据组合,一次计算需要一个月。为了加快进度,杨欢加班奋战,仅用两个月就完成四次计算。他的状态几乎可以用“走火入魔”来形容,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他一整天都沉浸地坐在电脑前,别人笑着说他“都快钻进电脑里了”。半夜醒来,杨欢也会在沙发上坐一会儿,在小本子上写来写去。靠着这股子犟劲儿,杨欢优质高效计算出了起飞着陆性能、爬升性能和巡航性能等一系列性能数据,为后续试飞提供了重要基础。

线圈护体,“双剑”在身……运12F时间域飞机的新构形“看”起来很酷,“装”起来难。加改装过程中,它的“造型师”——总装工和机务没少费心血。因为是第一次,问题总会不期而至。线圈敷设伊始,总装工段工长党员刘磊发现线圈按原有收头方式末端无法收紧。这一问题将影响飞行安全,他马上找到设计员和成品厂家寻找对策并展开试验,终于研究出稳妥的“编辫子”收头方式。这种方式耗时较长,但刘磊满心欢喜。

“只要稳妥干出来,辛苦一点不是事儿。”这个粗犷的东北汉子带领大家干起了细致活。每匝线圈收头和敷设就要一天时间,刘磊加了很多班,但他不厌其烦。交付试飞后,试飞准备的重任就落到了机务党员王洋和他的兄弟们身上。新机共有5匝线圈,总重量达400余公斤。每增加或减少一匝线圈都需要十几人配合完成,线圈下垂面必须保持在同一平面,王洋是“总指挥”和主要操作者,任何一点偏差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地面偏一点,天上很危险。”这句话,王洋经常挂在嘴边。在王洋的带动下,线圈调试越来越顺,飞机重心越来越稳,运12F时间域飞机最终具备了挂线圈飞行的条件。

对具有40余年飞行经验的试飞员赵仁波来说,飞行是家常便饭,但飞时间域飞机还是第一次。因为特殊的构型,飞机的操纵特性和性能等发生了许多变化,试飞的危险系数也随之增加,试飞员的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面临着极大考验。赵仁波做到了,而且交出满意答卷。第一次挂载线圈试飞的地面滑翔阶段,赵仁波就感到层层“阻力”。飞机还是那架飞机,但手感大不相同。在空中,他的任务是不断调整飞行状态,完成各项试飞科目,并及时向地面传输相关数据,为后续飞行员执飞提供重要飞行依据。

在这些科目中,“有拉力失速”科目难度最大,在国内通航领域能飞该科目的试飞员寥寥无几。“徒弟,刚才飞的有拉力失速,你害怕没?”“没有,也没啥感觉呀?”徒弟还没反应过来,赵仁波已经完美地完成这一操作。“在国外,能飞时间域飞机的不足10人。试飞员要求胆大如虎,心细如发。不谦虚地说,我算是中国时间域飞机试飞第一人了。”赵仁波满怀豪情说道。

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一群党员就是一支劲旅。在航空报国、航空强国的道路上,这支劲旅始终冲锋在前,聚如烈火,散若繁星,为国家航空事业的进步贡献着红色力量。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