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主责主业 决战决胜2020 航空人冲锋在外场一线

航空工业 航空工业专栏

提到航空工业“聚焦主责主业、决战决胜2020”的火热现场,很多人肯定会首先想到科研生产一线。其实,外场也是航空工业发展的重要“战场”之一。派精兵强将进外场,让优秀的年轻人到外场去接受锤炼,成为航空工业服务好客户、锻炼好队伍的重要方法。冲锋在外场一线的航空人,以实际行动诠释着航空报国初心,践行着航空强国使命,展现出了航空工业以客户为中心,不畏艰辛、勇于担当的精神面貌。

雪域高原上的热情

坐标:雪域高原

单位:航空工业试飞中心

任务:发动机高原试飞

那天凌晨4时,月明星稀,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某发动机高原试飞车辆匆匆从西安阎良出发,义无反顾地奔向雪域高原。试飞人背负着行囊,带着满心期许挺进祖国之巅。

历经两天的长途跋涉,大家终于抵达了本次试验的第一站——海拔2840米的格尔木机场。刚到宾馆,放下行囊,课题人员就迅速投入工作,与飞行机组协调任务,介绍试验方法、注意事项、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处理措施。

为了确保试验万无一失,课题组人员张浩、翟亚浩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开始了技术准备,深入分析以往高原起动数据及所出现的问题,与发动机研制相关单位协调处置方案,反复推演起动试验流程,分析试验风险点,制定处置方案。

高原起动,是航空发动机设计定型阶段的重要考核内容之一,其起动性能反映了发动机对高原压力环境的起动适应能力。发动机的成功起动,是进行所有试验科目的前提。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上高原,在格尔木,大家陆续出现了高原反应,但是没有一个人退缩。

按照计划,大家首先要在格尔木机场进行试验前的准备工作,主要是试验机桨叶的安装以及一些检查工作,这在高原就没那么轻松了。几十千克重的桨叶显得异常沉重,需要课题人员配合地勤人员抬起桨叶,爬上2米多高的梯子,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第一片桨叶的安装往往是比较关键且比较费时的,需要大家的相互配合,尤其是桨叶末端的人需要控制桨叶各个方向的移动,是最耗费体力的。不巧的是,这天正好起风了,更增加了这项工作的难度。平日里可能两三分钟就能安装好一片桨叶,这次却花费了半个多小时,进行了近百次桨叶的移动。安装完成后,大家早已是气喘吁吁。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续的安装速度有所加快,当天完成了试验前所有的准备工作。两天后的试验中,当机组人员给出“起动成功、一切参数正常”的手势时,大家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试验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几天的努力没有白费。

结束前期格尔木机场的试验任务后,大家又奔赴高原试验的终极之站——地处雪山深处的某高高原试验场。这里空气含氧量不到海平面的60%,4000多米的高海拔在无形中给所有人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风云突变的气候和强烈的紫外线让许多人都望而却步,却挡不住航空试飞人的行程。

正式试验这一天,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试验人员无暇欣赏这高原所独有的美景,试验流程已经填满了他们的思绪。他们深知,高原的起动试验是本次高原试验的重中之重,是对发动机起动能力的终极考验之一,极有可能出现超温、喘振甚至熄火等异常情况。

机组人员执行起动程序后,发动机开始工作,但发动机转速上升较慢,而发动机排气温度持续升高,接近限制值,大家手里都捏了一把汗,随后张浩根据起动过程中的参数,很快给出了详细原因并建议可继续进行试验。机组人员继续执行起动程序,当熟悉的发动机声音响起,课题人员凝重的表情释然了,内心抑制不住地高兴。当机组人员给出发动机起动成功的手势时,所有人都兴奋异常。

前前后后几个月的高原试飞让某发动机试飞团队每一个人都出现了高原红。攻关克垒,所向披靡,他们在极限中突破自我,在细致中创造历史。他们让航空报国精神驰骋在雪域高原。而这精神,在航空试飞人的心中,永远不会褪色……

披星戴月伴成长

坐标:江西南昌

单位:航空工业洪都

任务:外场试飞保障

0911004446489473.jpg

“凌晨1时,对讲机里传来本次飞行任务最后一架次飞机飞行报故的消息。下一场飞行任务6个小时后就开始了,大家都在努力,抓紧时间排故,争取不影响下一场飞行。大家奋战到了凌晨4时。”这是航空工业洪都某外场设计人员龚明阳成长日记中的一句话,让人眼眶为之一热。

这是龚明阳在外场保障的第二个年头,他感觉在外场的每一天都是充实的。

随着凌晨5时闹钟的响起,外场保障人员的一天就开始了。经过简单的洗漱准备后,大家到楼下集合,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乘车进入外场。

抵达外场后,各专业保障人员会立即参与到飞机状态的检查中,并与用户及时进行沟通,确认每一架飞机的状态是否正常,遇到问题立即处理,尽量不耽误当天的飞行。

早上7时,发动机陆续发出轰鸣声,一天的飞行正式开始。座舱里的飞行员、地面的机务人员、塔台的指挥人员以及外场保障人员的精神都进入到高度集中的状态,大家密切关注着飞机的状态,随时准备处理各种突发情况。如果飞行中出现故障,相关专业人员会迅速赶到现场,与机务人员搜集故障信息,待飞机降落后,向飞行员确认故障现象,并结合故障现象通过分析飞参数据作出初步判断,经现场讨论后,对故障原因进行快速定位、快速处理,保障当天的飞行顺利完成。

外场故障处理需要快速确认故障树、制定排故方案,针对排故方案逐条向用户解释,根据现场情况调整排故方案,联系备件,确认故障件是否在商保期内,并确认故障件的处理。

下午1时左右,随着对讲机中传来最后一架飞机已落地的信息,上半场的飞行暂时结束,飞行保障人员到每一架飞机前同机械师确认当天飞机的工作情况,并对异常情况进行处理。下半场的飞行一般在下午5时开始,同上半场一样,完成飞行前准备后飞机开始夜航,飞机通常飞行到凌晨1时30分,飞行保障工作就持续到更晚了。期间设计人员还与机务、指挥人员共进夜宵,以保持精力和体力。

0911018877787414.jpg

从早上5时到下午14时,从下午17时到凌晨2时,保障人员一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8小时,休息时间仅为6小时,这还是在故障能快速处理的情况下,如果在最后一批最后一个架次出现故障,则需要在休息的6小时内加班将故障排除。外场工作时间长,任务量大,且直面用户,保障人员不仅需要有过硬的专业技术能力和沟通能力,还需要强健的体魄和顽强的意志。

龚明阳感慨,外场保障工作对大家而言既是一个考验的过程,也是一个锻炼能力的平台,能使人快速成长。

精心保障卫“战鹰”

坐标:湖北某地

单位:航空工业武仪

任务:保障部队训练

前不久,航空工业武仪接到某部专项保障任务。为保证任务的顺利遂行,采取了主动对接客户需求、快速统筹分解目标、各单位协同发力落实三维联动保障模式,各环节需要分工协作,对各部门的准备工作和响应速度提出了极高要求。

接到任务后,公司快速反应,明确由市场与客户服务部牵头,技术中心、营运管理部、102车间、108车间分工协作的组织架构。为确保任务顺利完成,市场与客户服务部前期与机关、任务单位进行了两轮现场对接,技术中心专家樊孝英两次赴现场沟通、协调,了解用户需求。

用户现场提出既要保证产品质量,又要确保产品使用后恢复完好,减少训练损耗。为此,公司组织技术团队开展了试验论证工作,制定了详细的试验方案,同时搜集了大量实验数据,紧急加工了一批专用保障工具。根据野外环境,制定了详细的服务保障方案,从一线保障、包装防护、物流运输、时间控制、操作方法、后方支持等方面进行了周密安排。外场服务保障期间,营运管理部紧急协调,提前安排加工出一批专用保障工具并交由用户试用。同时安排技术中心张阳和108车间刘浩随部队在一线进行技术指导和现场保障。他们根据部队作训安排,每天早上5时就起床准备,乘车1个半小时到达训练场地,全程伴随保障。由于现场环境简陋,无任何遮蔽,保障人员的工作台都是临时用纸盒搭建,工作时往往是席地而坐。当时的湖北,气温正是峰值,在炙热的阳光下,短短3天的现场保障,两人的皮肤已被暴晒得黝黑发亮。尽管如此,他们也毫无怨言,除了现场指导保障,他们还耐心解答用户提出的各类问题,同时及时反馈现场的情况及进展,保证了产品的顺利返厂。“以客户为中心”对他们来说不是一句口号、一个标语,而是行动指南、攻坚克难的动力。他们深知,他们背后还有公司的重托,还有为他们提供支持的兄弟姐妹,让“客户满意”是他们共同的愿望、共同的追求。

102车间开锁器总装班负责后方保障,产品返回后要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由于部队现场的训练安排受天气影响,变化较大,导致产品返厂的时间、数量以及次数不固定,需要车间随时待命。在车间主任刘明哲的全力支持下,车间上下不讲条件,全力配合,顺利完成了保障工作。一次产品预计晚上10时左右才能返厂,他们全体坚守岗位,一直奋战到凌晨3时才结束当天工作。

此次外场服务保障工作零差错,圆满完成了前期的既定目标,得到了部队的一致好评,也为后续公司开展此类大规模训练任务积累了宝贵经验,有助于公司服务保障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责任编辑: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