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秦岭杜鹃

2020-10-16 18:16:22 中国航空报 张锋

中国航空报讯:大秦岭、美不胜收的大秦岭,是上苍赐予秦人的洞天福地。秦岭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像一座巨大的财富宝库,滋养着一代代的秦人子孙。在秦岭众多的林木中,杜鹃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引发了我许多的思考。

在专家的眼里,在教科书严整的说教里,杜鹃花属杜鹃花科,半常绿或落叶灌木,多分枝。杜鹃花产于中国长江以南各地,常常大片大片地生长在山坡上。花盛时节,红色的杜鹃花形成一处处花海,引游人驻足观赏。故此,杜鹃花又有了一个别样的美名——映山红。

1.jpg

在秦岭,我见到了别样的杜鹃花。

初见杜鹃,是在深秋,在东秦岭、渭南市临渭区最高峰箭峪岭的山坡上。大片的杜鹃林,静静地在这里生长着,深绿色富含蜡质的叶子,在秋日的阳光下闪着独有的亮光。这里的杜鹃和山里别的林木一样,摇曳多姿,沐浴着山岚、抵御着罡风。原来,杜鹃花并不唯独钟爱南方,在秦岭高山上,也有它的家园。更让我惊讶的是,这里的杜鹃,确是以树、以乔木的姿态在自由地生长着。

再见杜鹃,是在蓝田南麓的王顺山,一株躯干粗壮,枝叶繁茂的千年杜鹃王,傲然地矗立在山顶的平地上。它以它的卓尔不群,封王成名,成为王顺山骄人的看点;它以它的千年树龄,傲视群山,尽阅人间沧桑,饱含天地日月精华,枝枝丫丫被系满祈福的红丝带,寄托了无数俗世众人的期望。

又见杜鹃,是在太白山的山坡上。到了海拔两千五六百米的高度,远望山坡上一大片白花花的景致,初以为是山坡上岩石崩塌滚落堆积形成的石浪,走近却是一大片开着白色花朵的杜鹃花海。花海皑皑,气势磅礴,蝶飞蜂舞,慑人心扉。这里的杜鹃,像白色的军团,怒放着自由奔放的花朵,尽情地展现着家族的繁盛、力量和生机。

到了太白山的分水岭“天圆地方”,海拔3511米,干旱少土,自然环境异常严酷,但仍可觅杜鹃花的踪迹。令我惊叹不已的是,这里的杜鹃已是灌木的姿态,一簇簇,一团团,近乎匍匐于地,体态明显矮化缩身;根,扎在石缝里,缠绕在碎石间。但它的叶子依然碧绿,花朵虽小却依然雪白,写照生命的坚韧与顽强。我久久地驻足这一簇簇、一团团匍匐于地、变种的杜鹃,感叹它惊人的适应力和随遇而安的淡然。

在秦岭的山水间,杜鹃花或灌或乔,高大的尽显其高大,娇美的尽显其娇美,壮观的尽显其壮观,坚韧的尽显其坚韧,苍劲其尽显苍劲。它千姿百态,顽强生长,争奇斗艳,妆点山水。这是生命的智慧,是物种进化的神奇,是大自然的恩赐。

进化论鼻祖达尔文,在其惊世骇俗、奠定现代生物进化理论的名著《进化论》一书中讲道:“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那些最强大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那些最能适应环境变化的物种。”我以为,杜鹃花多样的种群,顽强的适应力和生命力,恰好印证了达尔文的观点,让我们又一次见证了生命的奇迹。

秦岭杜鹃的境遇与生态,或许会给我们一些关于生命、生活的启示。

责任编辑:贾茹

相关新闻
关键词:
秦岭,杜鹃花,太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