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0%俄罗斯制造”的新SSJ 100会有多少机会?

2020-10-12 09:23 中国航空新闻网 看航空 专栏

三周前,俄罗斯国防部长尤里·鲍里索夫(Yuri Borisov)向塔斯社透露,俄罗斯自主研发制造的新版SSJ 100(Sukhoi Superjet 100)支线客机将于2023年完成。“新版”的特点是这款飞机会有近60%零部件为“俄罗斯制造”。

“旧版”SSJ 100

可以说,俄罗斯做出这个选择实属无奈之举——毕竟SSJ 100这二十年,可以用“命途多舛”来形容。

简单、粗暴但并不有效的研发生产历程

虽然俄罗斯国土广阔,但是民用飞机领域一直发展缓慢。直至2000年,苏霍伊民用飞机公司才开始俄罗斯首款支线客机SSJ 100的研发工作。该机于2008年完首飞,并亮相2009年巴黎航展。

在2009年巴黎航展上,SSJ 100获得订单24架。

巴黎航展参展期间,苏霍伊民机公司的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 将有1000架SSJ100完成生产交付工作。

对于一款全新的商业客机来说,这一量产数字是巨大的。可见,当时俄罗斯的“野心”是把SSJ 100打造成为俄制支线客机领域的“王牌”。可以说,SSJ 100承载了俄罗斯在民机领域的希望。

在SSJ 100研发之初,俄罗斯就非常重视这款支线客机的国际标准与市场问题,为此专门选择了波音等经验丰富的民机制造商作为合作伙伴,并且不断与原独联体国家和诸多中美洲国家的航司建立联系,为SSJ 100积极寻找市场出口——SSJ 100也因此获得来自了印尼、老挝、墨西哥以及俄罗斯国内一些小型航司的订单。

2011年,首架量产的SSJ 100交付亚美尼亚航空,这意味着SSJ 100真正开始接受市场的考验。

一款飞机身上能出现多少问题?

俄罗斯虽然在军机的研制和生产层面有苏联留下来的丰富“遗产”,但在民机领域,其面临着民机制造与适航标准近乎空白、商业客机领域人才缺乏、民航市场品牌与基础不牢固等诸多问题。

而当SSJ 100诞生,这些问题都集中反映在了这架飞机上。

2011年4月21日,首架SSJ 100开始执行商业航班任务。之后,亚美尼亚航空公司反映,SSJ 100具有三个重大缺陷:泄漏警告系统参数错误、襟翼展开故障以及起落架故障。

之后,一些SSJ 100被俄罗斯管理部门暂停飞行,而其他运行中的SSJ 100也不断的发生事故——

主要事故一览

2012年5月9日,一架SSJ 100在雅加达进行飞行展示时于印尼爪哇岛萨拉火山坠毁,致使机上所有45人全部遇难。

2012年6月18日,由于技术故障,一架SSJ 100在执行莫斯科飞往哥本哈根的航班任务时中断起飞。

2012年7月10日,一架SSJ 100在从诺夫哥罗德飞往莫斯科的航路上遭遇空调系统故障。 

2012年8月3日,一架SSJ 100在从鞑靼斯坦共和国首都喀山起飞之后,客舱发生失压。

2019年5月5日,一架SSJ 100(俄罗斯航空1492航班)在空中发生发动机故障并引发大火,飞机随后成功迫降莫斯科国际机场,但在降落后立即发生了爆炸,机上79人中41人遇难。

2019年5月18日,一架SSJ 100(俄罗斯航空SU1389航班)在起飞时由于液压系统故障原因中断起飞,在跑道终止处停下 ……

接连不断的事故让苏霍伊民机公司每年交付20架SSJ 100的目标变得渺茫起来。整个2019年,苏霍伊民机公司只交付了1架SSJ 100给俄罗斯谢维尔航空公司,远远不能达到原先与谢维尔公司达成的6架交付飞机的协议。

也因此,苏霍伊民机公司近些年来亏损巨大,仅2018年该公司就净亏损了68亿卢布。

0918537508673234.jpg

航司反映,维修问题经常使SSJ 100好几天都无法使用;而且由于缺少备件,进口的萨姆146发动机也常常无法维护。

接连的事故也引起了强烈的市场反应——

接收了首架量产型SSJ 100的亚美尼亚航空公司在运行了首架SSJ 100后,明确要求暂停正在进行的订单交付工作,并在勉强运行了一年后,向苏霍伊民机公司正式退还这款“糟心“的客机。亚美尼亚航空公司表示,SSJ 100的日常维修成本过于高昂,航司无法负担。之后,布鲁塞尔航空公司和墨西哥Interjet航空公司也随之要求了“退货”。

0918523353240110.jpg

布鲁塞尔航空公司SSJ100

可以说,SSJ 100这一品牌并没有在市场历练中赢得美誉。但这还不算SSJ 100所遭遇的最大困难……

难于独立自主,这一“魔咒”如何能破?

在2014年克里米亚“脱乌入俄”之后,俄罗斯航空制造领域所遭受的西方制裁越来越严苛。美国于2014-2015年不断颁布逐步紧缩的制裁措施,限制本国企业向俄罗斯出口飞机零部件(包括商用客机),并将苏霍伊民机公司拉入制裁“黑名单”。如果SSJ 100项目要继续运行,就需要摆脱对波音等欧美航空制造商的依赖,完全实现“俄罗斯制造”。

SSJ 100主要机载系统依赖海外

而在此前的合作研发阶段,在SSJ 100的核心技术人员中,仅有100余名为俄罗斯人,其中只有19人负责最为核心的设计工作。而波音等公司以派出技术顾问的方式,指导着SSJ 100的设计与研发……

在一款商业客机所牵涉的巨量资源中,仅有百余人为本国科学家,这样的人才储备,对于梦想着实现“百分百俄罗斯制造”的SSJ 100来说,这无疑是最大的短板。

2020年2月的一次活动上,苏霍伊民机公司总裁Ravil Khakimov表示SSJ100的产量已经超过300架,并说:“我们在SSJ 100上投入了最先进的技术……到目前为止,SSJ 100是俄罗斯唯一一款在国内生产并在国内外获得认证的全新客机。”

但俄罗斯打造商用客机产业链的决心是巨大的——

2018年1月25日,俄罗斯联邦政府发布总统令,明确要求推进新型SSJ 100的开发,并要求机载航空电子设备以及发动机要达到国产水平,新型SSJ 100整体的国产化水平至少要超过50%。

此后不久,俄罗斯工贸部公布了新一版的《2030年前航空工业发展战略(草案)》,其中专门有一条针对新型SSJ 100的内容,即使用本国技术全面推进这款客机的数字化生产。

俄罗斯联邦政府表示,新型SSJ 100的投资预计将达到至少1300亿卢布(16亿美元)。一个可以作为对照的数字是:2019年全年,俄罗斯GDP为109.4万亿卢布。此外,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也在2019年底宣布会将150亿的补充款项用于这款新型飞机的研制工作。

可见,目前俄罗斯寄希望于“砸钱办事儿”,但商用客机领域,涉及适航、使用等多个领域,新型SSJ 100目前所处的阶段,还只算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遛遛,才能见真章。

责任编辑: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