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安大一个借“机”生蛋的故事

2020-09-22 14:49:31 中国航空报 李津川

中国航空报讯:航空工业安大最年轻的分厂——等温锻分厂又迎来了新一批大学毕业生,分厂党支部书记领着他们来到最新建成的120兆牛压机前,介绍着设备的性能和安大在等温锻造行业的领先地位,同时讲起这样一件事……

那是20世纪90年代末一个春节前夕,晚上9点多,一群人在贵阳七冶的工厂门口焦急地等待着什么。技术员小张一个劲儿地抽着烟,不停踱着步,眼睛不时向远处张望,嘴里嘟囔着:“这是什么鬼天气,他们今晚到底能不能到?”

他们等的是从安大运来的四件“宝贝”坯料。说它们是“宝贝”一点都不夸张,为确保钛合金压气机盘等温锻件市场,公司自筹资金进行研制,还要按照厂家要求在春节前完成生产,这是一场事关安大发展方向与前途命运的战役。因为公司设备能力不足,眼看年关临近,只能到外面找办法。多方了解后,公司得知整个贵州省只有贵阳七冶的3150吨水压机具备生产能力。经协调,七冶同意租借场地和设备,但不能影响他们平日的工作,所有生产调试只能在下班后进行。七冶的水压机一直是冷加工生产,没有电炉,还存在漏水、生产精度不够等情况。安大派出了一支由技术员、维修和生产师傅组成的党员突击队,他们拉着电炉先行进驻。忙碌了半个多月安装电炉、修理设备,就等待着坯料的到来。

1.jpg

安大这边,天刚蒙蒙亮,还带着余温的坯料就装上了车,像等待出征的战士一般,只待一声出发的指令。但谁也意想不到,他们将和一场特大凝冻不期而遇……

凝冻是贵州特有的灾害天气,冻雨夹杂着雪片遇上地面低温,路面结冰,气温骤降到零下6摄氏度,冷风直往骨头缝里钻。眼瞅着到了中午,雪却越下越大。小王跑去问厂长:“厂长,我们今天还去吗?”厂长回说:“去!今天就是下刀子也要去。出发晚了路上更不安全。”

这时的路面根本达不到通车条件,这可怎么走呀!人的智慧真是无穷,他们想了不少办法,给轮胎放气、拿麻绳绑在轮胎上、不走好路改走凹凸不平的县道。就这样,下午2点,厂长和项目负责人全挤上杜师傅开的一辆客货两用车,硬着头皮出发了。

出发没多久,就看到六七辆车翻倒在路边。这一路,杜师傅把车开得极慢,打方向小心翼翼,但车仍旧不受控地滑行着。每一次转弯,车上的人都紧张得像把心卡在了嗓子眼,身体不自觉地颤抖却浑然不知。按照贵州话来讲“人走在路上都在打偏偏”,此时路上的车也在“打偏偏”。就这样,5公里、10公里、20公里……车慢慢地向七冶挺进着。天慢慢黑了下来,车开到金华农场时遇到了2公里的长上坡。这个一点都不陡的坡,车子却打滑怎么也上不去。厂长喊道:“大家下车,推车!”车上的人全下来了,推着车,车没动,人却都滑倒了。他们又去找了稻草绑到鞋子上,车推向前一步就用石头垫一步,一步一滑地往前推着,车向后滑就靠人顶着,人跪在地上往前推。天完全黑了,气温越来越低,所有人都没有吃饭,手打了血泡又磨破了,就这样艰难地行进在冰天雪地的道路上。

晚上10点,在七冶等着的人们一直望着远方,终于看到一对微弱的灯光越来越近。多么高兴的事呀,四件“宝贝”和他们的守护者们终于到了!不足100公里的路用了8小时。大家都静静地跟在车子的后面往厂房里走,四件“宝贝”就等着在这里进行最后一次脱胎换骨的锻造。

连夜就干!七冶的厂房里插上了“安大党员突击队”的旗帜,炉子已经加热到高温,设备操作员喊道:“启动!干活!”早上6时,在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厂房地面上,整齐摆放着四件泛着微微红光的“宝贝”,仿佛是热气腾腾的“金蛋”。不知谁说了一句:“这真是借‘机’生蛋呀!”大家疲惫的脸上泛起了笑容。此时,离春节还有6天。

书记说,这次借“机”生蛋打开了安大等温锻件市场,随后公司拥有了自己的等温锻设备,在锻造高端技术领域逐渐占有了一席之地。时至今日,等温锻厂房内“党员突击队”的旗帜仍在迎风飘扬。

责任编辑: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