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奋进航空工业哈飞:两城一家十二时辰

2020-08-13 10:22:37 中国航空新闻网 航空工业哈飞

在外场,有这样一群哈飞人,他们身着航空蓝,有着黝黑的皮肤,微笑的面容和坚毅的眼神。他们很少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却在遥远的地方披荆斩棘。他们是由客户服务中心和试飞站组建的异地交付团队。

2020年3月开始,综合考虑疫情影响和全年任务情况,航空工业哈飞向前一步走,常态化开展异地交付,异地交付团队“两城一家”的日子也由此开始。

5时:闻鸡起舞与机共舞

早上五点,初升的太阳照射着燕赵大地,很多人还在梦乡,而交付团队却即将开始一天的忙碌。

叮铃铃,叮铃铃……试飞站郭宇的闹钟准时响起,短暂“迷糊”过后,他马上缓过神来,急忙穿上衣服去敲大家的房门。“起床啦!起床啦!”交付团队的9名成员大多是年轻人,早起并不是件易事。

5点20分,交付团队集结完毕,坐车前往客户驻地,郭宇习惯性望向窗外,若有所思。这小半年里,他的视线里出现过星辰、月亮,也有旭日东升。

微信图片_20200813101532.jpg

来到机场,交付团队开始每个清晨的日常。仔仔细细擦拭直升机,再做好通电检查等各种试飞前准备。半个小时内,直升机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一天的工作也正式开始。

微信图片_20200813101533.jpg

交付试飞相关科目很多,交付团队的工作质量直接关系到交付进度。在锥体调整试飞中,试飞站李洋仅通过三、四个起落就完成了相关调整,调整后直升机的震动值比理论规定值还要小。飞行员走出驾驶舱后,频频向交付团队点赞,李洋和伙伴们也露出默契的微笑。客户满意,他们就开心。试飞间隙,交付团队还要复装其他直升机和交接航材、备件,每天的时间都很紧凑。“从上一个客户那到这儿,我们都是在车上过的夜。”郭宇说到。试飞交付是直升机研制的最后一环,他们正全力以赴。

忙碌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中午十二点,交付团队终于可以歇会儿了。六七个小时奔波后,他们累极了,鼾声不时地从房间中传出。

13时:盛夏阳光红黑面庞

13时,中原大地正被炙热阳光烘烤,花花草草也没了精气神儿,而机场上一群红脸儿汉子正干得起劲儿。他们的衣服早已湿透,黝黑的皮肤和着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微信图片_20200813101535.jpg

交付试飞相关科目很多,交付团队的工作质量直接关系到交付进度。在锥体调整试飞中,试飞站李洋仅通过三、四个起落就完成了相关调整,调整后直升机的震动值比理论规定值还要小。飞行员走出驾驶舱后,频频向交付团队点赞,李洋和伙伴们也露出默契的微笑。客户满意,他们就开心。试飞间隙,交付团队还要复装其他直升机和交接航材、备件,每天的时间都很紧凑。“从上一个客户那到这儿,我们都是在车上过的夜。”郭宇说到。试飞交付是直升机研制的最后一环,他们正全力以赴。

忙碌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中午十二点,交付团队终于可以歇会儿了。六七个小时奔波后,他们累极了,鼾声不时地从房间中传出。

13时:盛夏阳光红黑面庞

13时,中原大地正被炙热阳光烘烤,花花草草也没了精气神儿,而机场上一群红脸儿汉子正干得起劲儿。他们的衣服早已湿透,黝黑的皮肤和着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微信图片_20200813101536.jpg

目送着直升机扶摇直上,郑乔山和高峰又马上开始直升机检修工作,今天他们要做的是尾减速器操纵轴检修。从下午3点开始,他们已经陆续干了4个多小时。在客户驻地,雨水经常不期而至,为保证大部件检修的连贯性和工作质量,他们给自己定了节点——今晚必须干完。正当忙得不亦乐乎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乱了他们的工作节奏。“好嘞,好嘞,我们安排人准时取件儿。”郑乔山急忙答到。除了负责售后服务、直升机检修,他们还要负责异地交付的故障确认和协调工作,每天要打几十个电话。虽然总被“打扰”,但凭借精湛的技能,一个多小时后大部件检修还是如期完成。此刻已经是9点多,乌云飘然而至,深沉的夜色又暗淡了许多。“要下雨,幸亏把活儿抢出来了。”大伙一边庆幸,一边对回宾馆的路表示担忧。顶着雨,开着车行驶在没有路灯的盘山道上,刚刚放松下来的郑乔山又打起十二分精神。把大家安全送到宾馆,是他的下一个工作重点。

22时,沐雨而归的交付团队终于在宾馆安顿下来。昏黄的灯光下,短暂的轻松时刻里,大家或分享着一天的工作心得,或通过一方小小的手机和家人“团聚”。23时,团队成员房间的灯光陆续熄灭,大家进入甜美的梦乡。在梦里,有他们心心念念的工作,有遥远而亲切的故乡。这一天,很圆满,这就是他们的两城一家十二时辰。因为他们的努力,即使有再多困难,一架架直升机也可以坚强“飞”向客户。

责任编辑: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