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疫情重创航空业 航空公司疫中求变

2020-07-21 15:44:17 中国航空报 宗合

 

微信截图_20200721153958

中国航空报讯:据民航资源网报道,7月9日,LATAM巴西子公司申请破产重组。这意味着除阿根廷和巴拉圭的分公司外,LATAM航空集团的其他分公司都申请了破产保护或重组。

海外疫情尚未平息,巨大冲击之下的航空业举步维艰。早在今年3月,亚太航空中心就曾拉响警报,认为全球众多航司将面临破产。3个月过去,预言似乎正在逐步被印证。自3月份以来,全球已经有近20家航空公司或破产,或终止运营。

他救:政府出手输血

许多航司2019年底的现金储备已经不多,IATA预计,航空公司的现金储备大约可维持2个月,因此财政援助对航空公司至关重要。各国政府承诺向航空公司提供总计123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

中国民航局会同财政部先后出台了包括免征航空公司应缴纳的民航发展基金、对疫情期间执行重大运输飞行任务给予资金支持等在内的一揽子补贴支持政策。美国财政部此前公布了对航空业的援助计划,包括320亿美元的薪资补助的流动资金支持。320亿的薪资补助以现金和10年期30%的低利率贷款的组合方式拨发给航企,其中,客运航司可获得最高250亿美元的薪资补贴。德国政府批准了为汉莎航空提供90亿欧元的国家救助计划,除此之外,救助措施还包括国有银行德国复兴信贷银行和私人银行高达30亿欧元的银团信贷额度,为期3年。

澳大利亚政府在3月宣布了规模为7.15亿澳元的航空业救济一揽子措施。6月初,澳大利亚政府表示,将继续补贴国内航班直至9月,并扩大对澳航和维珍澳大利亚航空等航司的援助。截至6月初,政府对航空业的支援已经超过12亿澳元。

6月,法国宣布了一项约150亿欧元的航空业救助计划,该计划包括援助、投资、贷款和担保等一揽子措施,旨在帮助法国航空业应对危机、避免出现大规模裁员。

各国政府承诺向航空公司提供总计123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其中670亿美元需要偿还。IATA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表示:“政府救援有一半以上产生了新债务,航空公司资产净值增加不到10%,彻底改变了行业的财务状况。偿还政府和私人借贷机构的债务,意味着行业遭遇的危机比客运需求恢复所需的时间要长得多。”

自救:航司显神通

此次疫情严重冲击了航空业,各大航空公司都在想方设法进行自救,而融资是短期获得大量资金的方式之一。一季度多家中国航司连发债券融资,以三大航为例,财报数据显示,南航和国航一季度发行债券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25亿元和90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87.5%和57.89%;为维持现金流稳定,东航也加快了融资步伐,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同比增长了446.46%。美国西南航空在4月份已经出售了7000万股股票,同时发行了20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筹集了约40亿美元资金。美联航发行股票筹资逾10亿美元。

除了发行债券融资外,加航还通过减少对供应商循环信用额度的方式,合计回收流动资金10.27亿元。此外,美联航和达美航空通过与信用卡合作方摩根大通、美国运通商讨折价出售航空里程数和常客计划的事宜以筹集现金。同时,多家航司还通过售后回租飞机的方式进行融资。美国西南航空售后回租2架波音737,回笼8亿美元资金。达美航空还将用美国国内主要机场以及伦敦希斯罗机场的时刻资源,以及一些国际航线的航权作为抵押用于融资。大韩航空近日将把其机上免税及餐食子公司出售给韩国Hahn&Company,预计将获得1万亿韩元资金。

 

疫情发生后,各航空公司纷纷过起“紧日子”,采用最严厉、最精细的方法进行成本管理。美国三大航之一的美联航7月8日称将临时裁员36000人,占总员工的近45%,汉莎航空、英航和法荷航等欧洲三大航近期也计划分别削减2.2万、1.2万和7500个岗位。此外,英国希斯罗机场、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等欧洲主要机场也在考虑推出不同规模的减员计划。而澳大利亚最大航空公司澳洲航空将裁员至少6000人,另有1.5万名员工将继续停薪留职。IATA近期公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欧洲地区航空业600万至700万个相关就业岗位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阿联酋航空公司裁员规模可能升至15%,即9000名员工将遭裁撤。

新冠肺炎疫情重创航空业,全球航空需求急剧下滑,这迫使航空公司停飞大量客机,同时也加速了客机退役的脚步。据预测,2020年美国航企将会退役多达1000架飞机。四发宽体客机首当其冲,机龄达到服役中后期的宽体飞机也受到影响,一些老旧的客机型号在加速退役。今年年初,全球航空公司约有20200架空客和波音客机在服役,新冠疫情发生之后,服役机队规模骤降,4月中旬降至7400架,随后开始逐步上升。全球机队数量的波动是由亚太航空公司推动的,它们首先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因此也处于复苏的前沿。

微信截图_20200721154007

创收:疫中求变

疫情下,航空公司纷纷“疫”中求变,努力在危机中创造新机会。在国内暴发疫情初期,为保障全国各地复工复产工作顺利开展,定制包机变成当下很多企业的首选。多家航空公司发布通知称,接受政府、企业包机,推出包机服务,主要是对全国各地企业推出复工包机业务,助力企业复工复产。与此同时,多地政府给予包机企业补贴,让员工尽快返岗复工。

许多国内外航空公司相继“客改货”,而客改货的机型也是不断创新,A380、ARJ21、ATR72都纷纷走上了客改货之路。此前,国内外客运航班数量随着疫情发展而大幅削减,机票收入骤降、停场费及租金等压力骤升,令各家航空公司面临着经营压力。而客改货航班既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飞机周转率的问题,也能抵消航空公司亏损额度。客改货在保通保运保供以及稳外资稳外贸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在民航局7月发布会上,民航局称多家航空公司利用大量闲置客机开通了客改货加班包机,在全货运航班基础上,3月~6月额外新增客改货航班分别为988班、3619班、4625班和2539班,客改货航班量占新增货运航班总量的比例超过50%。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当前货机运力不足的问题。

疫情发酵冲击旅客数量时,为了刺激出行需求,亚航、越捷航空等国外航司推出了“无限飞”产品。2月底亚航就推出过“无限通行证”产品,乘客在支付约118美元后即可在一整年的时限内无限次搭乘航班往返吉隆坡及澳洲、日本、印度等国家目的地;93美元,即可在马来西亚的国内网络内“无限飞”。而6月18日东方航空推出的“周末随心飞”产品则将这一波营销推向一个小高潮。此后,华夏航空、海南航空和春秋航空也纷纷跟进,推出带有自己特色的随心飞产品。吉祥航空还推出了国内航司首款含港澳台地区无限次升舱产品。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 魏晨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