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武仪李静:把自己活成一束光

2020-07-31 16:38 中国航空报 中国航发 专栏

企业微信截图_20200731163531.png

李静

中国航空报讯:在武仪提起“激光”二字,大家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人,01车间李静。李静在公司负责产品的激光焊接及激光打标工作30余年了,接触到她的人都会感受她全身散发的热情与活力,她展现给大家如花的笑脸,给人带来快乐,快乐得如同一束和暖的光。

从李静的家下楼便到了公司的前门,复工复产通知下来,作为车间的一名党员,她被通知第一批上班,有着男孩般爽快的她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但疫情防控期间,公司前门不允许个人进入,她就每日早出晚归,绕行整个鲁磨路,来克服“公司门就在隔壁,却要多绕行三十分钟”的阶段性困难,坚持了一个多月直至前门恢复正常出入。4月1日后,公司全面复工,各生产线加速运转,她工作的激光房内待加工的零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两天工夫就堆成“小山”。看着堆积的零件,她生怕在自己这一环节耽误了进度,每天都加班到晚上8点以后,就连午休时间也用上了。这样高强度的连轴转,她本就带病坚持的身体发出警报,右手红肿如馒头般,手指不能握拳。这让她心急如焚,但心中无比清楚,什么理由都不能耽误交付,尤其是“双线作战”期。为了不耽误生产进度,白天她贴膏药咬牙坚持,晚上回家用艾灸熏手缓解疼痛,尽可能少影响次日工作。同事劝她请假休息一下,她笑侃“轻伤不下火线”。因每晚将手上皮肤熏得紫红,还得了个外号“膏药艾灸李”。

这个“轻伤不下火线”的“膏药艾灸李”,练就了一双主刀医师般稳健的手。激光器前,她习惯性地专注着双管放大镜下某产品的螺旋包端管,确保光斑轴线与焊缝的重叠,左手与辅助工装一起固定零件,右脚踩着激光开关,右手盲操纵着工作台移动键,所有动作完美娴熟配合。这是她的强项,0.08mm的壁厚、1.5mm长的超薄壁焊缝在她的手中飞速地切换着,如程序员敲击键盘般自如,焊缝在25倍的放大镜下呈现出均匀漂亮的鱼鳞状,致密光滑。可是这样的游刃有余并非一日之功,我上手试过多次,她手下乖巧温顺的零件,在我这里变得张牙舞爪,不是手脚不听使唤,就是零件烧穿或是焊缝不致密,但她却能轻松自如地做到100%合格。我疑惑地问她,“你怎么做到左手稳定不抖,像用胶粘在工作台上一般?”她答曰:“靠意念,你信吗?哈哈……开玩笑的,手一抖,必出废品。泰山崩于前,手都不能抖,质量第一,这是作为航空人的基本素养。”焊接过程中,被金属表面反射的激光束部分余光及余热会反射在操作者的脸及手上,近距离十几分钟的操作后,脸部就会通红、发热、泛光,跳动的激光束映衬下,通红的脸庞上满满都是武仪人“航空报国”的热忱。

当问到她如何确保实物质量,她的回答只有四个字“望闻问切”:加工前“望”,看来件是否与工艺附图一致,与往常有无异样,有疑义及时“问”工艺人员,提前介入,避免质量问题发生;加工过程中“望”,观察激光光束颜色,焊点和飞溅大小,屏蔽罩类零件的焊接质量提升就得益于她的“望”;“闻”焊点声音是否正常,跟材料是否匹配。显然,她对各类材料的焊点声音已了然于心。她对满屋子的激光设备都爱护有加,每次设备运作前,听声音、看显示、探水温……她一边仔细地擦拭着设备,一边念叨着“这些都是我的孩子,可马虎不得”。在她每日的细心保养与维护下,一台本该到年限的激光焊接机仍在线运作。

这个外表大大咧咧的女子在激光加工岗位上却严谨细致,分外认真。这里,每一束跳动的激光束都燃烧着她的工作激情;每一条激光焊缝都渗透着她的辛勤汗水;每一个激光标牌都镌刻着她的细致入微与真挚热爱。

责任编辑:魏晨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