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长大后 我就成了你

2020-07-03 16:24:12 中国航空报 尹登宇

 

说起新中国的航空事业,作为“航三代”的我心里有着千言万语。

1970年,姥姥和姥爷响应中央号召,支援西部建设,作为航空工业成都所第一批建所职工从大东北沈阳来到了大西南成都,那会儿妈妈才4岁。

姥姥和姥爷作为第一批来川建所人员,严谨而敬业。儿时印象中,姥爷靠着一把尺子、一枝铅笔和一块橡皮,可以在白纸上勾勒出各式各样的图画。他就像个魔术师一样,只要能说出来的,他都可以画出来,在他的帮助下,我小学一二年级的美术作业经常被老师表扬。我的姥姥,89号大院(成都所所在地)里面的邓老太太,很早就一头白发了,总是乐呵呵的。但是,千万别被她的笑容给蒙骗,她特别严苛,小时候我只要做错了数学题,就要被姥姥批评很久。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你的一个数字算错了,有可能会影响整个团队的结果,其他人需要会为你的一丁点小错误买单,从头开始,你白白浪费大家之前的劳动心血。”

我的妈妈在姥姥和姥爷的影响下,毕业后也投身到了成都所航空事业中。妈妈在后勤站工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电话通讯是最快捷的与外部联系的手段了,成都所每天要通过通讯站传递上百条各种信息到全国各地。妈妈对待工作很认真,对很多人和单位的电话号码以及工作部门都烂熟于胸,工作30余年,从来没有出过错。

说说我自己吧,我从小就出生在89号大院,有着特别明显的大院孩子特质:单纯、快乐,好像外面社会的复杂与我毫不相关。因为我出生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有姥姥姥爷都还在工作岗位上,所以我成了所里幼儿园托管班最小的孩子,100天不到,也是幼儿园学龄最长的小朋友。随着年龄的增长,由于长辈们常年的言传身教,航空报国的基因已深入骨髓,高考完拿到成绩的时候,其他同学还在纠结填哪类学校,我已经开始在军工七所院校里面挑选专业了。最终我去了哈尔滨工程大学,选择了自动化专业。

好像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四年后我从遥远的哈尔滨又回到了成都,回到了89号大院。不过我的身份不再仅仅是家属子弟,而是成都所所培研究生。我成为了一名名符其实的航空人,一个有理想、有激情的“航三代”。

高中之前,我对航空的理解实际上挺简单,飞机设计研制、验证机首飞、交付部队,好像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但是,等我真正战斗在航空事业的第一战线时,我才知道,每一项工作的背后都是默默奉献的人熬了多少个日夜、付出了多少心血,甚至是有些人付出了一辈子的时光换来的。

回想当初姥姥、姥爷那一代白手起家、艰苦创业;爸爸、妈妈也成为航空事业建设者。我呢,我也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为祖国的航空事业添砖加瓦,为我国的航空武器装备建设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

现在的我在成都所航电武器部已经工作了八年,只争朝夕的充实工作时光锤炼了我,努力工作的结果得到了肯定,做到了无悔于青春、无悔于我所选择的事业。

如今,30岁的我时常和孩子讲起太姥姥、太姥爷和姥姥、姥爷的故事,还有我自己的点点滴滴。不知她能记住多少,会不会成为“航四代”呢?

责任编辑:李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