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飞机退出蓝天 飞机拆解与再循环行业却正在走热……

分享到:

这是最近的法国塔布机场:一排排飞机正首尾相接地停在停机坪,等待着疫情结束。

微信图片_20200630093021

塔布机场停机坪属于欧洲最大的飞机封存公司——TARMAC Aerosave。“目前我们的存储基地上有200多架飞机”,TARMAC Aerosave的CEO帕特里克·莱克(Patrick Lecer)说。而该公司之前储存的飞机数量记录是150架。眼下这200多架飞机已经将塔布机场的存储容量“撑”到了极限。

这200架飞机中的一部分也许在疫情之后也不能重回蓝天了,而是停飞到退役——尚未结束的新冠疫情,也许会让不少飞机提前进入“中年危机”。

新老交替引起的市场变化

据Cirium在5月初发布的数据,目前全球近三分之二的客机(约13700架)仍然停飞。据预测,2021年依然活跃在天空的飞机可能不到20000架,而2019年活跃的飞机数量则约为27000架。

微信图片_20200630093023

截至6月16日,全球在役客机与停飞客机的对比 

在疫情到来之前,由于世界民航市场多年的持续增长,在飞的飞机机龄已经处于新老交替的状态,老旧飞机的退役正在成为民航市场的常态:

2019年,波音公司就曾发布市场展望报告称,未来20年全球将需要超过44040架新飞机,其中接近一半的数量是用来替代老旧飞机的。也就是说,未来20年将有大量的飞机退役。

美国飞机回收协会(AFRA)也在报告中预测:未来15年内,全球平均每年将有超过1000架飞机退役。目前,全球退役飞机的数量就正逐年稳步增加,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4%。

在进入2020年后,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一些航空公司原定的机队退役计划被提前、甚至立刻执行,这让飞机退役更呈现出加速的趋势。据预测,2020年仅美国航企就会退役多达1000架飞机;未来12个月内,全球将有1500到2600架飞机退休,远多于往年。 其中机龄达到服役中后期的宽体飞机首当其冲,尤其是一些老旧的型号。维珍航空波音747、法国航空空客A380、荷兰皇家航空波音747和澳洲航空波音747机队都在计划退役的行列。

微信图片_20200630093024

欧洲航司正在加速退役宽体机

MRO与上游供应商的危机

在航司财务脆弱的眼下,缩减机队规模、淘汰低效飞机对航司来说是盘活现金流的重要手段之一。但飞机停飞、以及大量的老旧飞机涌入二级市场会让MRO和零配件生产商面临巨大考验——

一方面,由于疫情极大影响了飞机的飞行小时数,让飞机维修、维护和大修业务遭到推迟或者取消,MRO业务受到了直接的威胁。

另一方面,老旧飞机经过分解拆卸,可用零件还可以再利用,这对整机OEM的上游供应商会产生巨大影响。

微信图片_20200630093026

APU被拆下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 贾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用 户 名:

3-16字,可由中文,字母,数字及”_”组成

密 码:

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

确认密码:
邮 箱:
验 证 码:
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