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直升机所马成江:踏实是一种品质

2020-06-12 17:12:27 中国航空报 何欢

index (24)

中国航空报讯:马成江是浙江东阳人,2005年从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飞行器设计专业毕业,来到了直升机所总体室飞行品质组工作,而他的技术生涯仿佛在不停的变化中,唯一不变的是,他一直从事的是飞行品质专业有关的工作。

何谓品质,这是一个专业术语。飞行品质涉及飞行安全和驾驶员操纵难易程度的直升机的各种特性,是直升机基本平台飞行试验的两个主要考核项之一(另一项是飞行性能),专业责任不可谓不重。

工作前三年,他在部门专家悉心指点下慢慢成长,马成江踏实肯干的品质得到部门领导的认可,2008年他迎来技术路上的第一个挑战,成为AC313直升机的飞行品质主管,这是他主管的第一个大型号。他先后参与了型号的总体气动设计, 风洞选型试验;剪裁飞行品质规范,学习民机适航条例,确定直升机操纵范围,评估直升机稳定飞行或机动状态的配平、稳定性、操纵性等一系列飞行特性计算分析工作。数年的历练让他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飞行品质设计师。

AC313是一款在直8平台上改进设计的民用直升机,飞行性能虽然得到了很大提升,但有些硬件设备、软件界面却没有针对民机用户的需求进行重新设计,这给型号适航取证以及AEG评审工作带来一定困扰。

在民机适航取证中,局方审查员大都有飞行执照,他们对直升飞行使用场景、应具备的功能、安全性、人机功效设计非常了解,而直升机所的设计师队伍缺乏直升机飞行实践经历和知识,给双方技术沟通中造成很大的困扰。因此在同飞行员交流时, 双方时常不在同一个话语圈,根本无法对接。作为AC313的飞行特性设计主管,马成江深有体会。

为改变这种现状,直升机所于2017年筹备组建专业的试飞工程师队伍。马成江从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首批试飞工程师的成员。优秀的直升机是飞出来的,马成江身上肩负着沉甸甸的责任。

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如果说热情起始于对飞行的兴趣,接下来学飞中,马成江却感受到恐惧。马成江回忆说,他永远记得第一次离地的感觉,整个人都不能完全放松下来,心都绷着。飞行的时候, 除了操纵修正,还要看舱内的仪表,关注外部环境、地面参照物,耳朵还得监听着无线电,大部分注意力是要放在舱外的。飞行后,教员组织讲评,总结心得体会,马成江被教员批评得有点怀疑人生的, 有时心里也会嘀咕“为什么要来学这个呢?真的适合吗?明天会不会被劝退啊?”

“不管怎么受打击,我内心深处相信自己肯定能学会”。之后,马成江课后没少下功夫和教员沟通, 和一起学飞的同事交流,一遍遍看自己的飞行视频, 反思、练习以克服自身的问题,2017年11月,马成江完成10小时飞行科目训练;2018年3月,马成江赴加格达奇参加40小时的飞行培训,单飞后, 他逐渐享受到飞行的快乐,2018年5月18日马成江拿到飞行执照,完成了对自己的超越。

成为直升机驾驶员后,马成江对直升机的理解上了一个新层次,工作中更加从容与淡定。“当我是设计人员时,总是适航抱怨审查人员抠得太细, 现在回头想,人机功效,驾驶舱仪表界面,指示灯和屏幕亮度调节,每个细节都可能关乎用户的安全与利益,怎能轻易放过?”

不久,马成江以新人的身份投身试飞工作,飞行品质依然是他关注的重点,在了解直升机的飞行特性的加持下,他对飞行动作的操作流程更熟悉了, 对手册的应急程序和任务单也得心应手。飞行再也不是未知的领域,马成江与飞行员交流沟通不仅更自信且具有指导性,例如在飞斜坡着陆科目时,总距和驾驶杆该如何配合使用,马成江可以从设计上给出一个标准的动作,并把每个步骤细节讲解清楚。

随着自己的接触领域不断向外延后,只局限于一个专业注定是无法跟上时代发展的,马成江逐渐发现自己知识面的宽度不够。工作之余,他加紧充电,学习航电、发动机、液压等方面的专业知识。2019年参与了多个项目试飞文件的编制和试飞现场的协调,参与完成风险科目试飞技术课题、试飞员授课材料编写,国庆阅兵保障等工作。不同的是, 他变得更笃定与真实。

马成江似乎很“早熟”,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一直把自己定位于技术主管的角色,只是想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不管是一份手册,还是我主管的直升机的试飞验证,只想尽我所能,做到最好。”从2005年参加工作以来,岁月没有在脸上留下过多痕迹,很多人认为安静朴实是他的表象, 执着坚毅却是这位优秀设计师的真实内心。目前马成江正参与多项创新工作,他坦言工作压力很大, 但内心却很充实。他说很喜欢目前的工作状态,仿佛心中有种使命感,大概这就是他爱上直升机的初心吧。

责任编辑:实习生 马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