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航空工业特飞所铁鸟技术团队赴珠海:千里复产践誓言

2020-06-05 14:21:26 中国航空报 梅春艳

中国航空报讯:5月5日凌晨2点半,航空工业特飞所青年党员严超早早起床,蹑手蹑脚走到儿子床前,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又回到妻子的床边,亲吻了她怀中仅1岁的女儿熟睡的小脸,就匆匆出了门。

此时,党员干部刘昌权早已来到集合地点,等待他的队友们。不一会儿,张家飞、孙银娣、墙博林也陆续到达,大家一起驱车前往200多公里外的武汉机场,一刻也不敢耽误。

2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家一点困意也没有。刘昌权从手提包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技术确定方案,对每一个人再进行逐一分工和确认,严超针对试验台试验设备的研制问题与队友们展开热烈的讨论。

5点左右,车子顺利抵达天河机场,扫码、注册、测量、检查后, 他们终于登上了飞往珠海的飞机。

“那一刻,我悬着的心才算落地。”刘昌权说。两次飞机改签、两次汽车改签、三次核酸检测,这一趟旅程因为疫情显得尤其艰难。

这支技术团队,更准确点说是一支特飞所战“疫”复产的先锋队。由于飞机铁鸟试验室改造,技术团队原计划春节一过就到珠海与科研人员进行技术协商,可是这一切都因为疫情耽误了。“计划乱了,阵脚不能乱。”他们没有气馁,重梳流程, 重排计划,把沟通连上网络,把设计搬上“云端”,把一切能赶的任务都往前赶。

上午9点,飞机落地。“半小时后可以开始。”张家飞边走出机舱边掏出手机联系。没过一会儿,他们就出现在技术协调的会议桌上,在经过千里奔波辗转后,终于赢得了最直接最有效的沟通解决。

边扒盒饭边看图,咖啡红牛不离手,电话接到嗓冒烟,桌椅板凳亦当床……每周7天、每天15个小时,这样的高强度连轴转,他们坚持了20多天。

由于妻子工作忙,女儿又马上面临高考,部门领导刚开始并没有考虑让刘昌权出门。“前期工作都是我在负责,现在进度滞后积压了这么多技术问题,我是一个30多年的老党员,我不去谁去?”刘昌权在部门会上“红了脸”。在珠海的20多天里,他每天也只有在会议间隙才抽空给女儿打个电话。

“有老党员作表率,咱们年轻的党员也不能落后啊!”张家飞主要负责铁鸟头部、机身机翼及尾翼段主体台架的架设工作,改进任务非常繁重。妻子是一名医生,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冲锋在“战病毒、抢生命”的第一线。“你去忙吧,家里交给我。”好不容易刚刚歇下来的妻子,成为张家飞强有力的后盾。

“爸爸,你怎么总挂我的视频啊。”“对不起啊儿子,爸爸刚才在开会呢!”面对儿子一脸的委屈, 严超赶紧道歉。他到珠海5天来第一次有时间跟儿子打了个两分钟的视频电话。

山东姑娘孙银娣,年纪轻轻却已有10多年的党龄,独自承担着飞控系统试验设备的整体方案。挑灯夜战、通宵达旦对她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就是饭不吃、觉不睡,我也要把设计方案的‘硬骨头’啃下来。”姑娘语调里透着骨子里的倔强。

两个孩子的父亲墙博林,每天忙完,晚上九点多才有空视频辅导孩子上网课,有时实在忙晚了,孩子已经抱着手机睡着了。

谁最应该冲锋在第一线?共产党员用实际行动交出了一份答卷。千里“疫”线践誓言,他们用忠诚、奉献和执着将党旗有力地擎起在复工复产一线。

梅春艳

责任编辑:实习生 马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