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追忆怀寿章:从松花岭上到惠山脚下

2020-06-04 09:46:37 中国航发 中国航发

中国航发动控所原总设计师怀寿章同志,于2020年4月27日因癌症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77岁。尊重他的遗愿,他走后,没有设灵堂,也没有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刘大响院士在唁电中写到:“怀寿章同志是我们的老战友,他航空报国、奋斗一生,为我国航空发动机的研究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微信图片_20200604094326

择一事,癌症也浇不灭“火种”

1965年,北航毕业的怀寿章投身航空发动机事业,走进了四川的松花岭,立志为祖国的航空发动机事业作出贡献。“山青水秀屋顶漏,鸟语花香厕所臭。”当时的松花岭还是一个偏僻的山沟沟。怀寿章和战友们挑石子、修桥坝、建厂房,客观上能投入科研的时间精力十分有限,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过。不管白天黑夜,他们一有想法就挤时间一起讨论、想办法动手验证。正是他们的坚持,让航空发动机数字控制的“火种”在这个山沟沟里渐渐放出光明。

然而,在28岁的青春年华,癌症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向怀寿章袭来。在医院里,同期的“病友们”一个一个逝去,怀寿章却以惊人的毅力和乐观奇迹般地取得了这场“生命之战”的胜利。

尽管还要定期检查、长期治疗,怀寿章毅然迅速重新投入发动机控制专业的研究中,他与战友们在国内资源匮乏的情况下,从无到有,自主研制出了当时中国乃至亚洲的第一台半物理模拟试验器,成为了后来发动机数控系统发展的“火种”。

终一生,惠山脚下再出发

微信图片_20200604094329

80年代,发达国家的发动机都已步入数字控制的行列,而国内的形势不容乐观。“航空发动机控制系统是发动机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属于发动机但又有其自身特点,应独立发展。”怀寿章与控制领域的部分专家一同给当时的航空航天部建议,集合当时各大研究所的航空发动机控制专业力量,成立一个专门研制航空发动机控制系统的研究所,他们的建议迅速被采纳,研究所落定无锡614所。

91年,年近五十的怀寿章和数位控制领域的专家、年轻骨干举家搬迁到无锡。从此,惠山脚下的614所又开启了一段崭新的征程,中国的航空发动机控制系统又开启了另一段艰辛的创业史。

“摸着石头过河”异常艰难,怀寿章等人“老中青”三代前赴后继,无数次跌倒后又爬起,最后在客户、主机所、附件厂的信任、支持与帮助下,他们终于攻克了数控系统的难关。2003年,由614所及协同单位共同研制的全权限数字电子控制系统及其试飞演示验证通过了验收专家组的验收,标志着我国航空发动机数控技术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最好的“怀念”是“继承”

微信图片_20200604094330

八、九十年代,与外面优厚的物质待遇相比,研究所显得清苦了许多,留住人才是个巨大的挑战,但与怀寿章一起并肩作战的那些年轻人却坚持了下来。

已退休的房青艳依然记得,她和丈夫刚到无锡的时候,孩子因水土不服经常生病住院,所里出差试车任务重、地方远,丈夫有时一去就是两三个月。“我要到医院照顾孩子,很多时候顾不上做饭,家里老人年纪大,那个时候交通也不方便,怀总和夫人一有空就给我们送(饭)。”有一次下着大雪,天特别冷,她正准备想办法将就一下的时候,怀寿章的自行车依然准时地出现在医院门口,他身上的雪盖了厚厚一层,饭菜显得格外“热腾”。

随着年轻人逐渐挑起大梁,怀寿章从总设计师的岗位上退了下来,把舞台留给年轻人后,他依然活跃在航空发动机控制专业发展的一线。身边的人回忆说,他出差总会带个箱子,年轻人要过去帮着拿,都会被他爽朗地拒绝:“别别别,我自己来,这是我的健康检测器,拎得动就说明我身体还行,什么时候拎不动了,我也就干不动了。”

去世前的两三个月,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病情恶化,趁着还能走动,他主动找到614所现任所长,就专业发展的思考和建议进行了一次数个小时的长谈。弥留之际的话语更寄托了他对航空发动机事业深深的眷恋:“把我的骨灰分成三份,一份撒到惠山上,我要看着614所,看着控制专业的发展。一份撒到松花岭上,我在那里战斗过,还有一份送回云南老家,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从1965年到2020年,从松花岭上到惠山脚下,怀寿章就像一道充满赤诚与热情的火焰,穿越了半个世纪,为中国的航空发动机控制事业燃烧了他的全部,照亮了一条奋勇前行的路,激励了无数继往开来的人。(动控所 陈韬/文)

责任编辑:实习生 马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