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全国科技工作者日 致第一代飞机设计师

2020-06-01 09:24:52 航空工业 航空工业专栏

 

5月30日是“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全国8100万名科技工作者将在这一天欢度自己的节日。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袁隆平、钟南山、叶培建等25位科技工作者代表的回信中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是战胜困难的有力武器。

习近平希望全国科技工作者弘扬优良传统,坚定创新自信,着力攻克关键核心技术,促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勇于攀登科技高峰,为把我国建设成为世界科技强国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航空工业是技术密集型产业,离不开科技工作者辛勤的奉献,更离不开一代代科技工作者矢志报国、勇攀高峰。

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我们来讲述三位新中国第一代飞机设计师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45

在英国留学的黄志千

1943年10月,黄志千赴美,在康维尔公司以雇员身份参加了B-24重型轰炸机的设计工作,在实践中获得了宝贵的经验。1946年,他转赴英国格洛斯特飞机公司,刻苦钻研飞机设计技术,多方学习,增长才干。1949年,黄志千辗转回国投身新中国航空工业创建之中……

1944年,作为出国实习生的徐舜寿和陆孝彭一行赴美,先在麦克唐纳飞机公司生产实习,参与了FD-1和FD-2的部分设计工作。但一年多后,美方以保密为由中止了他们在工厂的实习。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50

1945年夏在费城研究公司实习的徐舜寿(右一)

完成在华盛顿大学研究院进修深造后的徐舜寿在1946年8月回到上海,随后在南川第二飞机制造厂工作。

而陆孝彭则是在1946年秋,从美国经海路到达大西洋彼岸的英国格罗斯特飞机公司,参与喷气式战斗机的设计工作。虽然所参与的项目夭折,但他更熟练地掌握了飞机设计技术,积累了飞机总体设计的宝贵经验,也为后来的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1946年6月,吻别未婚妻,陆孝彭坚毅地踏上归国之路。

1956年8月,优秀人才汇聚沈阳,中国首个飞机设计室就此建立 

飞机设计室以徐舜寿为主任设计师,叶正大、黄志千为副主任设计师。徐舜寿凭借对中国航空工业领域飞机设计人才的了解,从实际需要出发,按照设计各专业的设置和人才配备情况,从各工厂抽调部分技术骨干、挑选优秀毕业生充实技术队伍,陆孝彭就是被抽调来的技术骨干。

徐舜寿在大学时比陆孝彭高三届,又是同去美国学习,比较熟悉。设计室成立后,徐舜寿力邀陆孝彭北上,陆孝彭没有丝毫犹豫便答应了。与此同时,有志于投身航空的各种优秀人才从全国各地汇聚到了这里——航空工业管理局沈阳飞机设计室。

徐舜寿也是抛开在北京的舒适生活条件来到了沈阳。为了避免类似安排家属等事务性工作影响设计室的组建,徐舜寿和黄志千都是只身来到沈阳。他们住单身宿舍、吃集体食堂,有什么新的想法,马上聚在一起讨论,大家有着共同的心念,设计中国自己的飞机。

一排弃置多年的平房简单修缮后就成了设计室的办公场所,新中国航空工业的第一代设计师们就在这里正式开展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51

创建初期设计室办公地点

这是一支代表当时中国飞机设计最高水平的队伍,积极向上、乐观豪迈的精神状态,年轻朝气蓬勃,他们对新中国和祖国航空工业的未来充满憧憬和理想。设计新中国自己的飞机,多么令人振奋!

 

结合新中国国情,不唯米格论,探索独立设计的道路  

徐舜寿、黄志千二人根据自己在国外学习飞机设计的经验,结合新中国国情及部队需要,提出了设计亚声速歼击教练机——歼教1的方案,不要唯米格论,要探索出一条独立设计的道路。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52

歼教1飞机研制时的黄志千

1956年中央正式决定开始自行设计歼教1。这时的飞机设计室成立不到一个月,新飞机的设计工作就开始了。所面临的困难和难题不少,整个设计室几乎都是年轻人,只有徐舜寿、黄志千和陆孝彭有飞机设计经验,所有人都是探索着前进。

每天上班号吹响之前,大家已经伏案工作,中午只用十几分钟吃饭,晚上设计室的灯光总是亮到10点以后。从图样发完到首飞上天不超过100天,从开始设计到首飞成功,歼教1只用了1年零9个月时间,速度之快,国内外实属罕见。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54

徐舜寿与试飞员在歼教1飞机前讨论试飞问题

歼教1的研制基本上走完了从型号设计到试飞的全过程,培养锻炼了设计队伍,积累了宝贵的设计和试制经验。对新中国飞机设计事业有着重大意义。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55

飞机设计室设计人员在歼教1前合影左起:陆孝彭、叶正大、徐舜寿、王汇青、程不时、顾诵芬、汪子兴

只要搞飞机 到哪儿都行;只要祖国需要 我就能搞出来 

徐舜寿的足迹遍布全国。1961年,他作为主要领导,组织和创建了第一个飞机设计所。1964年,他又参与组织和创建了第一个大型飞机设计所。他是新中国飞机设计的一代宗师,参与飞机设计、飞机设计机构及基础的建设,也由此,培养出了一大批卓有成就的航空科学技术人才。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57

创建初期设计人员合影

1958年8月,在一次研究发展战略的重要会议上,根据空战特点决定将战斗机设计生产体系一分为二,分为战斗机和强击机,陆孝彭开始全面担负起强击机的研制工作。

在强5的设计研制工作转到南昌继续进行后,为了工作方便,陆孝彭举家南迁,“借调”到南昌。这一“借”便是40余载。在强5研制的困顿时期,陆孝彭拿笔和图样的手,又拿起了铆枪,十年铸剑:“只要祖国需要,我就能搞出来”。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759

陆孝彭走访部队征求强5飞机改进意见

1961年8月,第一飞机设计研究所在沈阳正式成立,黄志千被任命为总设计师。中国第一型高空高速歼击机歼8开始研制,他被任命为飞机总设计师。

1965年,黄志千带队赴西欧调研,途径开罗上空因飞机失事不幸罹难,年仅51岁。而在他行前3天,歼8飞机研制方案正式获得军方批准,作为总设计师的他,正准备带领大批设计人员大干一场…

微信图片_20200601091800

歼8飞机科研研讨会,以后再不会有一个叫黄志千的身影,却又增加了无数新的面孔……

攻破关键核心技术,勇攀科技高峰,只要祖国需要我们就能搞出来!

责任编辑:助理编辑 贾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