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空军计划启用F-35A假想敌中队扮演“红军”

2020-04-14 17:01:00 中国航空报 何晓骁

 

index (2)

早期生产的F-35A作战能力有限,但是可以做理想的陪练。

index (1)

使用“侵略者”中队涂装的F-35A与F-16C。

index (23)

美国德雷肯国际公司装备的二代机——A-4“天鹰”攻击机,用来做美军空战训练陪练。

index (24)

F-35上安装了内埋的ANALE-70拖曳诱饵,据推测其一次至少可以携带四个ANALE-70。

index (25)

除了F-22和F-35,世界上出现了别的四代机,迫使美军训练得更努力。

 

中国航空报讯:尽管美国国会在2019年12月宣布F-35A暂时不会扮演“敌机”,推迟了美空军建议将早期生产的F-35A战斗机用于“侵略者”中队的计划,但是并没有否认美军空军的建议,希望美空军开展对“侵略者”部队的深入论证后,由美空军参谋长高德费恩将军向国会提交一份报告,详细说明该部门对其已有的“侵略者”机队进行现代化改造的计划。美国国会希望得到关于F-35A部署位置,配套设施和使用场地大小的规划,以及F-35A能否满足对先进威胁环境模拟的最低要求的论证。此外,还需要论证对增加机队规模和对现有假想敌机队现代化相关的成本和时间表进行分析,包括升级飞机雷达、红外搜索和跟踪系统、雷达告警接收机、战术数据链、干扰吊舱以及为了模拟威胁所需的其他升级。

现有“侵略者”能力不足

随着近些年美军将战略重心从反恐战争转移到与中、俄等大国之间的正面冲突中,这给美军的训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美空军需要有对抗高隐身飞机或武器的能力,以应对特别是来自中、俄的新兴威胁,做好与歼20、苏-57正面冲突的准备。

1. F-16需要升级改进

美军空军目前有两个F-16“侵略者”中队,一个是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第64“侵略者”中队,另一个是阿拉斯加埃尔森空军基地的第18“侵略者”中队,分别装备了约24架F-16C/D战斗机(美海军有3个“侵略者”中队,配备F-5或F/A-18战斗机,而美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Top Gun”学校同时使用F/A-18和F-16;美国海军陆战队有一个F-5的中队)。

美空军曾经还拥有一个装备F-15C/D战斗机的第65“侵略者”中队,该中队成立于2005年,使用双发重型战斗机作为对第64中队威胁模拟能力的补充。第65中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与内利斯空军基地和其他基地的其他单位合作,帮助开发新的战术在诸如“红旗”之类的演习中让蓝军吸取了教训。后来由于国防预算紧缩,该中队在2014年解散以削减整个美空军的运营成本。

2.仿真训练基础有待完善

美空军致力于使用“真实-虚拟-构造”即LVC技术来提高训练的强度和场景的复杂度,解决传统“红旗”军演这种实装对抗的大规模演习频率低、成本高的问题。2015年,美空军实验室牵头研究“安全虚实对抗训练环境”(SLATE),目标提升LVC技术成熟度。2018年6月至9月,在内利斯空军基地成功开展了最后一轮系统验证,包括8架F-15和8架F/A-18战机、4台F-16和F/A-18人在环路模拟器,以及数百个由计算机构建的空中和地面兵力模型。通过这次演示表明美军LVC训练技术已经有较高成熟度,但是还没有向一线作战部队普及。

美军从2000年开始组建本土的模拟器训练网络,到2009年已经基本连接了其海外基地和主要盟友。如今,这个分布式作战网络(DMO)还在持续发展,几乎连接了除四代机外的所有航空装备。至于为什么网络里没有四代机参与,原因之一是出于保密,将高保真的模型放在网络上的风险很高;另一个原因是对电子战建模可能还达不到期望。

3.计划用F-35A恢复第65中队

美空军在2019年5月宣布将重新组建第65“侵略者”中队,将9架不具备完全作战能力的F-35A从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转移到了内利斯,使这批第四代战斗机成为专业的陪练。这9架早期低速初始生产批次的F-35A将与现有的第64“侵略者”中队的一部分重组成为第65“侵略者”中队的核心。此外,还希望将另外两架F-35A从加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转移到内利斯的第24战术空中支援中队,开展近距空中支援训练。

这9架F-35A目前在佛罗里达州的埃格林空军基地作为训练装备,尽管可能是美空军约200架F-35中能力最差的一批,但仍是对“侵略者”部队的重大提升。有新闻称在2019年4月下旬演习中,已经有22架来自作战部队的F-35执行了约100架次的“红色”飞行任务,取得了很好的训练效果。

一旦第65“侵略者”中队获批重组,美空军将拥有三个专用的假想敌部队。经美军初步估算,第65“侵略者”中队将需要194名军事人员和37名合同人员的编制,以及内利斯空军基地额外的60000平方英尺(约5500平方米)的基础设施和300000平方英尺(约28000平方米)的停机坪面积。

目前的训练依赖“外协”

前些年来,尤其是美空军缩减了其专用的假想敌规模。但是突然而来的战略转型让美空军将陪练服务越来越多的转移给私人承包商来承担。使用承包商可以使美军有更大的灵活性来安排演习,能让作战部队更合理的安排训练计划和部署前的训练需求,减少了自编自导自演“侵略者”的无意义工作量。

使用承包商的目的是降低总体成本。承包商提供自己的飞行员并为自己的飞机提供维护,这意味着美国军方不必从其他优先事项中动用自己的资源,也不必成立相关专用部门。美军使用承包商当假想敌,目的是减少其前线战斗机的机体疲劳以及有限的假想敌的飞行时间。承包商使用的飞机主要由各国退役的单发二代机战斗机、攻击机或者中级教练机组成,承包商选择的这些飞机采购成本和维护成本都比美军前线战斗机便宜,其与美军的“侵略者”中队共同使用,形成高低搭配或者高中低搭配。随着各国大量早期生产的三代机即将退役,承包商也计划采购F-16、苏-27等三代机将其机队升级,单发的三代机使用成本低将更受欢迎。

自2015年以来一直在内利斯空军基地进行陪练的承包商主要是德雷肯公司,其每年在内利斯飞行约5600小时的陪练任务,未来可能会增加到7500小时。美空军已经启动了一项60亿美元的计划,让承包商参与在美国22个基地的飞行训练。去年10月,美空军授予7家公司无交付限期、数量不确定的合同,使他们可以在22个基地争夺任务单,其中包括12个空对空合同和10个近距空中支援合同。

早期生产的F-35

是“红方”理想选择

1.用于反隐身体系训练

世界其他地区的第四代战斗机和隐身轰炸机正逐渐赶上美国曾经对“隐身”技术的独家垄断。此外,隐身无人飞行器和巡航导弹比有人驾驶的更容易发展。因此,对于美国和其他盟国而言,开展针对低可探测敌机进行训练是有意义的。

这种需求一直很强烈,美军此前在内华达州用退役的F-117A扮演假想敌。美军目前还保留约51架的F-117A飞机,其中有12架已留给博物馆使用,其余的F-117A在逐年减少。凭借其固有的隐身设计配合使用策略,F-117仍然可以成为世界级的低可探测目标。F-117A在演习中往往在低空潜入,用于测试美军机载雷达、红外跟踪搜索、地面雷达以及其他传感器的探测能力,以及制定应对此类威胁的策略。

与已经有30多年历史的F-117A相比,F-35A不是为追求极致的隐身目标设计的,但其针对为最具威胁性的雷达类型——高频火控雷达(如在X波段及其附近波段的雷达)进行了优化,前半球的轮廓有效保护了F-35A不被锁定或者攻击。此外,隐身飞机可以配备雷达角反射器,模拟敌机的某些雷达信号,也包括不隐身飞机的雷达信号。

2.用于电子对抗训练

像F-117A之类的飞机具有的电子战能力几乎为零,因为以当时的技术设计的电子对抗系统会暴露自己。所以F-117A需要在其他飞机掩护范围内执行任务,如EF-111和EA-6B电子战飞机的干扰支持。

传感器融合是第四代飞机固有的另一种能力,而这是传统飞机难以复制的。F-35A扮演在“红蓝”双方模拟对抗演习中“红方”的能力将超过之前的任何飞机,仅F-35A的软件功能就应该能支持去模拟“红色”传感器融合、电子战和通信干扰等,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高保真度模拟各种威胁。集成电子战系统还可以使F-35A以各种方式模仿假想敌,并有欺骗美军传感器系统的能力。同时可以设计应用程序来限制F-35A各个方面的能力,并通过数据链接的综合增强其他方面,以更好地表现其模拟的飞机情况。

F-35A后向隐身能力饱受争议,雷达截面积比较大,使得它很容易从后方被发现甚至攻击。值得注意的是,F-35A可消耗的防御手段仅包括各种红外干扰弹和ALE-70拖曳诱饵,并不包括传统飞机用于遮蔽和混淆敌方雷达的箔条,因为F-35A先进且高度集成的电子战系统是其主要的防御手段。拖曳诱饵在其他飞机上使用了二十多年,拯救了很多飞行员的性命,但F-35A装备了ALE-70拖曳诱饵并不能说明其隐身不好。当ALE-70被释放时,可以将一架隐身的F-35A变成敌人防空火力可以捕获到的最诱人的目标。同时,另一架以完全隐身模式飞行的F-35A将在诱饵捕获后等着敌人的雷达辐射,然后使用空地武器或反辐射武器将其摧毁。

小结

尽管近些年仿真训练的热度很高,但是采用实装实兵对抗带来的保真度和心理压力也是短时间内无法被取代的。但如果顺利的话,在2022年将有新生产的F-35A补充到埃格林空军基地,在这之后位于内利斯空军基地的第65“侵略者”中队才会接收到淘汰下来的9架早期生产的F-35A飞机。此外,美空军还将持续使用承包商提供的假想敌服务,配合空军的入侵者中队打造出强大的高-中-低能力侵略者组合。使用假想敌部队进行训练应该是在LVC还在发展阶段的一种过渡方案,未来的趋势还是朝着提高仿真训练比例发展。

责任编辑:实习生 马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