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受疫情影响欧洲航空业太惨烈!

2020-04-30 13:19:55 民航资源网

 

29日,欧洲航空业巨头汉莎航空一位消息人士表示,汉莎可能在与政府就90亿欧元救助计划进行磋商的同时,寻求某种形式的破产保护。同日,知情人士称荷航管理层认为当前的疫情危机可能会导致法荷航集团的分裂,而英航也宣布裁员12000人。

欧洲航空业现在境况究竟有多惨烈?

一.数说:疫情重创欧洲航空业

890亿IATA于4月底重新评估了疫情对欧洲航司造成的损失,预计将削减2020年行业盈利一半以上。该协会预计,与2019年相比,欧洲航司年收入将减少55%,达到890亿美元。这比3月24日的估计数增加了130亿美元。

而ICAO也发布了预测,欧洲将是受运力和收入影响最大的地区,此外,该组织预测乘客人数减少最多的地区也是欧洲。

1.06亿据ACI Europe消息,新冠疫情致欧洲机场3月客流量损失1.06亿人次。

5000架受疫情在欧洲蔓延的影响,欧洲航空市场受到严重打击。因此,欧洲各航司被迫暂时停飞部分飞机,或加速飞机的退役进度。据统计,自2月中旬以来,欧洲已超过5000架飞机停飞,包括3000架窄体机、500架宽体机和近200架超大型飞机。

负责管理欧洲各地航班网络的Eurocontrol公布了今年4月与去年4月欧洲多地航班运行的对比动画,显示了疫情对航空旅行产生的巨大影响。Eurocontrol表示,与2019年4月相比,欧洲机场减少了90%的航班。

二. 走在悬崖边缘的欧洲航司

疫情影响下,北欧航空、奥地利航空、布鲁塞尔航空等多家欧洲航司已宣布全部或大规模暂停航班。而英国Flybe航空已于3月5日宣布破产,成为疫情冲击下欧洲首家倒下的航空公司。

1. 欧洲支线航司的“破产潮”

截至4月29日发稿时,据民航资源网统计,共有5家欧洲航司已经破产或申请了破产保护。

3月5日,英国支线航司Flybe航空破产;4月6日,瑞典支线航司Braathens申请破产保护;4月8日,汉莎旗下的德国之翼永久关闭;4月20日,挪威航空四家子公司申请破产;4月22日,德国支线航司LGW申请破产。

微信图片_20200430131326

根据以上数据不难发现,欧洲的支线航司和廉价航司已经岌岌可危。与大型主要航司相比,支线航司获得政府的援助机会要少得多,金额也少得多。

欧洲支线航司协会(ERA)总干事27日呼吁欧盟机构和成员国确保及时向中小航司提供财政支持,如果不立即提供这种帮助,许多航空公司将会消失。

欧洲支线航司有助于确保欧洲航空市场的健康竞争,是欧洲经济复苏的关键力量。欧洲的旅游和旅游业,以及商务旅行者,都依赖支线航司为乘客提供航班。

在过去的两年里,已有20家欧洲航司折翼蓝天。欧洲政府在为大型航司提供公共贷款和备用担保的同时,也应平等地惠及所有小型航司,以避免竞争劣势。

 

2. 摇摇欲坠的大型航司

汉莎航空CEO此前称,该航司每小时烧钱100万欧元。尽管有40亿的现金流储备,但按照这个消耗速度,也只能撑半年左右。目前汉莎航空仍在与政府就90亿欧元救助计划进行磋商,但是结果可能会不如人意。德国政府表示,可以救助,但是有三个条件:1.持有汉莎航空至少25%的股份;2.在汉莎监事会中占有至少两个席位;3.部分贷款设定9%的利率。于是有知情人士表示,汉莎已经在考虑启动破产保护程序的这个选项了。

和汉莎同为欧洲航司巨头的法荷航也不好过,法荷航称每天都因疫情损失2500万欧元,若疫情无法得到好转,公司的现金流将在6月彻底枯竭。虽然刚刚与政府达成70亿欧元的救助,但是知情人士称荷航管理层认为当前的疫情危机可能会导致法荷航集团的分裂。

陷入停飞潮的航空公司每天仍会面对一笔笔开支,包括停机费、维护费、员工成本等,而停飞潮带来的影响远超航空公司本身。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说,如果严格的旅行限制持续3个月,全球航空和相关行业受威胁的工作岗位将达到2500万个。

北欧航空28日宣布将裁员5000人,29日英国航空也宣布将裁员12000人,占总员工的四分之一。

不过,相比支线和小型航司,欧洲大型航司还是获得了相对更多的政府援助。据民航资源网不完全统计如下,截至29日发稿时,已经获助或可能获助的欧洲航司如下:

微信图片_20200430131335

3. 机票退款总额达90亿欧元

在现金流紧张之际,各大航司还面临着退票的巨大难题。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统计,各大欧洲航司目前需要处理的机票退款总额高达90亿欧元。

根据欧盟立法,退票可以是现金或者代金券,但是代金券必须建立在旅客同意的情况下。

高昂的退票金额让欧洲航空业面临财务压力。

欧盟委员会表示“我们正在考虑如何帮助航空公司解决他们目前面临的流动性问题,同时保护乘客的权利。”

但欧洲航空协会却表示情况很紧急:“这可能在短期内对航空公司造成严重的财务影响。欧盟成员国和/或国家执法机构应考虑接受一种可退还的旅行券制度,作为立即退款的替代方案,并作为一种特殊的临时措施。”

不过当前的事实是,代金券式退款已变成欧洲各国官方默许的应急措施。而IATA4月也表示认同航空公司扣留BSP下机票退款或发行代金券抵偿退票款的做法。IATA称,在这样的情况下,航空公司在短内获得可以维持行业价值链上各方正常运转的金融方案并不现实,因为航空公司已经濒临破产。

航空公司针对自身需求必须做出保存现金的决策,这样才有可能消除客运代理端当前的现金退款压力。

三. 空客看淡前景着手自救

在疫情的冲击下,与航司息息相关的飞机制造业也难以独善其身。

欧洲制造业巨头空客2020第一季度营收下降15%,至106.31亿欧元,经调整后的营业利润下降49%,至2.81亿欧元。

目前空客法国工厂已经开始实施政府协助的员工休假计划,有多达3000名员工休假在家。空客CEO表示:“我们现在必须紧急采取行动,以减少现金支出,恢复财务平衡。”法国财长勒梅尔也称如有必要将会批准对空客的大规模救助。

鉴于目前的市场环境空客已经开始采取各项措施保护公司的财务流动性,包括将今年的预期资本支出压缩7亿欧元,至19亿欧元;获得150亿欧元的新信贷安排、撤销2019年股息计划;减少三分之一产能等。

此外,空客还将中止E-FanX混合动力飞机项目。该项目旨在研究电动航空发展,使用配备混合动力发动机的RJ100飞机进行测试,原计划一年后首飞。

欧洲航空业的惨烈现状,其实是全球航空业的缩影。无论是航司机场还是飞机制造业,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市场需求不足,压缩成本、政府救助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也无法彻底扭转航空业盈利能力提升,还是需要控制疫情、恢复出行。

日前,希腊宣布考虑从7月开始接待外国游客,波兰准备发放旅游优惠券,欧洲疫情高危区的意大利也将从5月开始慢慢复工。虽然尚不清楚未来疫情会如何演变,但至少目前欧洲各地政府相对宽松的措施,还是让欧洲航空业迎来了一丝复苏的曙光。

责任编辑:实习生 马丽